Apr. 16, 2018

價值工程-起源

管理其實也可以很easy--價值工程系列二(起源) 分類:採購管理2010/06/14

自從工業革命以後,泰勒博士發現了IE(Industry Engineering),工業管理追求效率的法則,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以效率為基礎的管理,是IE的特色,卻也讓人成了機械式的反應,不斷重複的把一個動作做得更好、更快,是IE研究的重點。這種情形直到九零年代,人的價值與人性管理的理論抬頭後,才漸漸的退到幕後,不可否認的,IE對於效率的追求,有其不可泯滅的地位。人性化管理的追求,是另一種境界,多能工與創意型工作的抬頭,是現代企業經營的重點。

價值工程比起IE來講,算是小老弟,還年輕的很,只不過是七十歲出頭(1947年開始被討論的話題)。故事的開端是這樣的,把鏡頭拉到二次世界大戰後,戰爭的緣故,破壞嚴重下重建需求帶來的需求強勁,可是戰爭的結果,生產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壞,物資極度缺乏,市場的需求殷切。百廢待舉的環境下,產業的效率追求也是必然的趨勢。產業快速發展的結果,物資的需求更形殷切,帶來的結果是原物料的漲勢凶猛,讓採購人員頭痛不已。

世界第一大電機公司奇異(GE)公司的一位採購課長,L.D. Miles先生負責的是塗裝設備類的採購。當時美國的消防法規有一條規定,塗裝設備為了防止火災的發生,必須在塗裝設備上貼上防火的石棉材料,而石棉材料也是當時漲勢兇猛的原材料之一,供應商要求漲價的聲音困擾著採購仁兄。法規規定的東西,任誰也無法檔,Mr. Miles當時為此事也頭痛不已。

苦無對策之下,每天鬱悶的上下班,直到有一天Miles很鬱悶,下班後就到附近的酒吧喝杯酒解解悶(那個時代沒有酒駕的問題,呵呵!)。到了酒吧,旁邊有位已經喝得醉醺醺的醉漢靠過來。

醉漢說道:Miles,好久不見了,要不要請我喝杯酒啊?原來是Miles的老朋友。

Miles回答道:我最近心很煩,不要來煩我了,回過頭跟酒保說:看他要喝甚麼酒就倒一杯給他吧,算在我的帳上。

酒保眼睛瞄都不瞄一眼的回道:看他醉得這副德性,只要是酒精就是了,還不是都一樣。.....

這樣一個對話,看似稀鬆平常,也沒甚麼特別的,卻讓Miles突然靈機一閃的想到,喝酒的目的只是喝酒嗎?還是享受酒的芳香呢?還是只是喝那份酒精成分?對一個已喝得爛醉的人而言,只要是酒精,都是一樣的效果(功能)的。

如果把這樣的觀念拉到生產線來看,貼石棉材的目的是甚麼?是為了防火!那防火難道就只能石綿材?沒有其他的方法嗎?閃出這樣的一個念頭的Miles,立即飛奔的跑回家去,打個電話給研發主管,請教防火的技術。

研發主管告知有一種耐燃的紙張也可以達到類似的效果,於是Miles請研發主管幫忙試驗這種材料,結果發覺到效果完全可以滿足防火的規定,價格卻差很多。如果用此材料來替代原來的石棉材,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Miles高興了一點短暫時間後,又陷入迷思了,使用石棉材是當時消防法規規定的,任誰也無法改變法律規定。

這件事情發生後,Miles把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做出報告呈上去,得到副總裁的支持,指示成立一個專案小組,專門研究此一問題。這個小組把這些問題系統化的研究過後,得到很大的成本降低的效果,於是提出一篇研究論文,發表到電機協會的刊物,一時間成了熱門的研究議題。經過產、官、學與社會人士的奔波與努力,終於於1949年修改了消防法規,並發表這套手法,命名為價值分析(Value Analysis),這就是VA的由來。

後來美國國防部發覺到,如果從產品研發階段就來思考的話,效果將會顯著,於是將這套系統導入到武器開發與採購系統,出現了VE(Value Engineering)的做法。

故事雖然簡單卻很精彩,當然當時協會(EEE)在發表這篇論文後,產生的回響證明了傳統管理上的一些看法上的差異,被第一性原則給綁架。經過兩年多的系統化發展,就出現當今仍然使用的這套價值工程V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