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永續的關鍵技術-風險管理

Mar. 1, 2020

永續的第一步-風險管理

2020/3/1 Version:1.0 Anthony Liaw

這次的武漢肺炎疫情,算是大自然對人類上了一堂最基本的風險管理課程。

對中國人而言,「風險管理」似乎只是課本上的一個知識,沒有什麼用處。誰知道,一個不經意,從武漢一個地方,短短三個月時間不到,演變成了世界大事,有一種無聲的世界大戰的感覺,全球瀰漫在一個不安的環境中。

「風險管理」,是組織可持續化發展的關鍵要素之一,但很多組織把「危機管理」擺第一位,「風險管理」被有意的忽略了,畢竟是還沒發生的事情(賭性堅強)。

從很多跡象來看,「風險管理」的重要性是有被關注到,也被大力呼籲,卻在人類過度自信(鐵齒)與無知下,還是出了問題。

ISO-9001-2015改版,將要求企業品質保證系統必須有「危機管理」能力,調整為必須具備「風險管理」能力,就是一個道理。現在沒有ISO認證的企業,應該算是鳳毛麟角了,大部份組織都有ISO認證,但「風險管理」是否確實執行,那就不一定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是台灣人的生活觀之一,問題是風險沒有有效地控制,往往一點小的問題,發展成為致命的危機,結果就是人直了,船沒有直。這次的武漢肺炎疫情,已進入到「危機管理」的程序了,其實大自然還是不斷的在考驗人類「風險管理」的能力。

前一陣子AI的話題不斷,幾乎無所不能的AI,為何在這次的疫情中,不見蹤影?沒有人談到科技救世的議題?「病毒是新型、變種」的因素可以理解,想想,自有人類以來,傳染病就不斷的演進、演化。對新病毒不了解,沒有碰到過…,都是原因,但任何傳染病的流行,還是有脈絡可循,只是可能傳染途徑還沒有被注意到吧!

AI如果無所不能,自然有其貢獻的餘地,可是兩個多月以來,科技的表現,似乎無能為力。也就是說,很多的事情,都有其「原理原則」。在沒有找到「原理原則」之前,再高明的科技,還是束手無策,這現象不就是目前的情境寫照?

最近管理領域流行的VUCA模型,很能反應現況。易變性(Volatility)、不確定性(Uncertainly)、複雜性(Complexity)、模糊性(Ambiguity)的特質,比起戰爭與企業經營的戰略規劃,此次的疫情更有勝之。很多人或許以為,既然全世界幾乎都已爆發疫情,也幾乎都有了確診案例,接下去應該就是「危機處理」的範疇了!好好的解決此次的危機才是重點。

這只是片面的看法,除了確診案例的「危機處理」,考驗著世界各國防疫的「危機處理」能力外,還會不會爆發更大的危機,影響範圍更大、更廣…,讓未爆彈不再爆發,該如何做?還是離不開「風險管理」的範疇。

其次,這次的疫情擴散的如此之廣、快,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沒有「全員參與」的緣故。一開始的掉以輕心是主因,對於疫情的理解與重視,只局限於疫情對抗的一線單位(從醫療系統到防疫系統)外,很多人並不以為然,不當一回事,造成病毒傳播路線的一發不可收拾。

「全員參與」是TQM(Total Quality Management)的一個重要思維,企業永續的三要素,「客戶滿意、持續改善、全員參與」,品質理念要落實到組織的每個層面,才可能有好的品質呈現。品質是上至經營者,下至一線的每個成員,都需充分的理解到事情的規格(嚴重度),方得以有效的做到自主管理,把問題在執行的過程中,有效的控制。光靠一個機能單位(防疫單位)的專家,結果就是疲於奔命,事倍功半,這次外勞移工確診病例,不就是這樣的寫照!

這些事情,沒有在事前做充分的準備,一旦發生危機,再來呼籲、圍堵,都將事倍功半(牽涉的範圍廣,複雜),這也是「風險管理」的範疇。如何做好「風險管理」,是企業邁向永續發展的基本前提。

相信,既使武漢肺炎疫情穩定下來了,也不意味著「王子與公主」的故事就得以展開。未來類似的問題絕對少不了,而且可能一次比一次兇悍。以這次事件來看,經驗的有效性,可能受到VUCA的干擾,變得越來越無用。做好「風險管理」,把任何會影響組織正常運作的因子,評估優先順序,設定風險管控點,做好「風險管理」,是可持續化經營的重點。

落實「全員參與」,組織內部的教育訓練防災演習的推動,也是一種有效的方法,可惜幾乎沒有企業會主動地進行防災演習,有,也只是敷衍了事。「風險管理」的重要性,在這次的事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如果疫情再拖延兩個月,可能有多少的企業會面臨休業、倒閉的危機!

該是好好談談風險管理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