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為何AI缺席了?

Mar. 10, 2020

世界上的事情總是繞著一個真理不變,就是「風水輪流轉」。

很多人,特別是高科技行業的成功人士,總是一副「未來的世界看我們!」的眼界,提出「大者恆大」的論點,好似世界上已無敵手了。

最近台灣的廣告做得很出色,外部對台灣友善的評論一篇接一篇的,沒有中斷過,包括前美國大使司徒都稱讚有加。台灣好沒話說,但那是怎麼來的?難道不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嗎?何況前人種的很多樹,也都被意識形態砍了不少,有逐漸沙漠化的現象。台灣有四五十個世界第一,可是以台灣的生活來看,似乎並不對檔,為何?

「大者恆大」這個論點存在嗎?這是一個最便宜的戰略思維,反正「大者恆大」才有機會,只能努力,盡人事、聽天命了。但如果以數據來看,翻開近三十年的科技競賽,以前的產業巨獸,剩下來的又有幾許?「Yahoo」、「Kodak」、「Nokia」、「黑莓手機」…等等,這些大老都一個個的從舞台上退了下去。這些都是以前的大咖,而且是市佔率排名在前的,如果說「大者恆大」的定律存在,這些公司又為何會消失?

其實歷史告訴我們的是大者不會恆大,只是這些大咖,或是提出這種論點的學者,不願意承認歷史的重要性罷了。當一個組織大到一個程度,自然會出現組織的「彼得定律」,無法得心應手的應對市場的變化。

商業舞臺上,目前最夯的大概就是M3A(Microsoft、Apple、Amazon、Alphabet)了,排名世界前四名。如果「大者恆大」的理論成立,那世界應該是定型了,這四家公司找不到可以一較長短的對手,也沒有其他企業可以與之抗爭了吧!個人的看法是未必,這些企業還能活多久,都是未知數。就如當年Yahoo當紅之時,有人出價100億美元併購被拒絕,幾年後只以八億美金被收購。以當時的Yahoo的條件,誰會懷疑,這家公司會消失在還是一片茂盛的舞台上?

前一陣子媒體上充斥著AI的話題,幾乎就是現在疫情消息的翻版,聽到耳朵都要長繭了。AI、AI、AI、…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AI,卻在冠狀肺炎病情中,消聲匿跡。如果AI無所不能,應該可以在這次疫情的控制或是醫療上發揮一些效果吧!可是似乎沒有人提及這件事,是AI不行?還是疫情太熱了,讓AI失去暫時的舞台?

凡事總有來龍去脈,抱著「大者恆大」的觀點來看世界的話,很多事情會失真,甚至如何消失都不知道。反倒是「風水輪流轉」這樣的觀點更契合時勢。從一開始的武漢封城以來,全世界莫不以圍堵的政策來看戲。

曾幾何時,也不過一個月時間,武漢的疫情已慢慢控制下來,世界各國的疫情才開始爆發。美國股市瘋狂暴跌超過千點,不得不採取熔斷機制。川普未當總統前,曾在推特(2015年)發下誑語:「如果股市暴跌超過一千點,總統就應該被放進加農炮射到外太空…時過境遷,昨天川普是否已買好加農炮的票了?呵呵!囂張沒有落魄的久,政客的嘴臉,都是同樣的醜惡!」這不正是「風水輪流轉」的寫照嗎?日本阿倍政權也搞得灰頭灰臉的,只剩下台灣相挺,因為…

其實今天要談的主題不在疫情,是AI,只是在這次的疫情上,聽不到AI的聲音,讓人有點懷疑,是AI沒有用?還是…?有人或許會說,大陸疫情嚴峻,專家不敢過去協助。看似有理,卻說不通,因為在AI這個領域,大陸已經可以自我繁殖,甚至可能在某些領域上,已經凌駕在歐美之上了,所以說中國大陸的AI無需借重歐美國家的技術援助。

前年Google在大陸設AI研究中心,有點讓人遍地找眼鏡的感覺。不是因為個資保護的因素,被趕出中國了嗎?怎麼又回頭了?是什麼因素促使Google一定要去中國?這其中肯定有很多的交換,Google也一定給了很多承諾,否則以中國的治理理念,是不太可能接受這樣的事實的。

談這個問題,有點複雜,可以先從Google為何要在中國大陸設研究中心談起,別個地方不好嗎?一連串的問號,是為了市場?人才?還是?…可能都是,13億人口的市場,還是無法等閒視之,但有一點是很多人不太了解的事實,是大陸的AI人才與獨特的Life style,其他地方已經找不到了。歸納來說,主要著眼點有三:市場、人才、與生活型態。

先說大陸的AI人才,以學術界的評估,大陸的AI能力,應該與歐美平起平坐,甚至可能還要超前一些。眾所周知,AI是一個很早就有的技術,早期軟、硬體沒有現在發達,AI只是電影情節上的故事主角,要談應用,似乎看不到曙光,在學校沒有什麼人會去唸這種科系。

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開始大量的輸出留學生。那個時代,有錢有勢,有口條與條件的,幾乎都選熱門科系,只有那些條件差、沒背景的,選AI這個冷門領域。90年代這些人在祖國的號召下,回大陸發展,拜科技神速發展的庇蔭,摩爾定律加速硬體的進步,加上軟體的發展,AI透過數學模式的突破,Deep learning、Reinforce learning的發展,一日千里,不可同日而語。

這些海歸派在北大、清大、交大等知名大學,受到政策的禮遇,有很多的研究平台,到了2000年以後,慢慢建立起自己的AI繁殖能力1。有個統計數字,世界上前百大科技期刊上,AI相關領域的文章,47%出自中國人的手筆,證明了中國大陸在AI這個領域的實力。以往科技發展的途徑是E->A->J->PRC,AI的世界正在改變,PRC發展出一套自己的AI模式。

其次就是Life style的差異,全世界找不到一個能夠複製中國大陸發展模式的地方。對生長在開發中,或是已開發國家的人來說,Modem、傳真機、PC、e-mail、Internet、相機…等等,應該不陌生。我們所熟悉的發展過程,是一步一步走上來的,無論技術、物流、金流與資訊流都一樣。

但中國大陸不一樣,在中國大陸,有3.5億人,一輩子從來沒碰過PC、e-mail這些東西,一開始接觸科技世界就是手機。早期外出打工,錢是放在枕頭下,等著過年過節帶回家(存銀行沒有用,老家沒有銀行,回到家也無法領錢)。手機的出現,直接受惠於騰訊與百度等這些公司的推波助瀾,把國外的技術引進到大陸,模仿加上獨特的生活型態,發揮得淋漓盡致。從買東西到生活的每個環節,幾乎都可以不用碰到錢(支付寶、滴滴打車、外賣美團、快遞、物流、網購等等衣食住行育樂,手機無所不能。

這樣的生活型態,世界上哪裡看得到?這種Life style是個很奇特的場景,無法回頭,也無法複製,卻可以從中找出很多的未知商機,你說,Google是否太有商業頭腦了?

不管怎麼說,這次的疫情,很期待AI的發聲,給一點信心。看到美國股市狂瀉(現在除了沒有自由、或是封閉的地方外,大部分的地方都還在掙扎中),全世界瘋狂搶購衛生紙與口罩的風潮,很難想像這是標榜科技無所不在的21世紀該有的場景,台灣又多了一件輸出的第一名-搶!

看來Nokia的那個價值主張:「科技始終來自人性」被遺忘了吧!

 

*註1:科學研究一般來說都是落後地區以先進地區的研究結果為基礎,吸收後再深入或是橫向發展,加以應用。如果一個地方,可以依據自己的知識,發展出不同的模式,不斷地擴大範圍,是科學領域到達一定程度的境界展現。現在很多科學家在研究AI的自我繁殖,生物科技的自我繁殖等等,同樣的道理。中國大陸已經具備AI自我發展的能力,而且無需借重先進國家,不斷繁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