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與生活的界線

Mar. 18, 2020

本文寫於2017/2/18

月薪嬌妻那部日劇連續劇,已下片了一陣子了,還是餘波盪漾,在很多地方被討論著。收視率往往是製片人對於是否能賺錢的一個最基本的指標,是有道理,至少意味著故事情節與當時的大環境有契合,才會得到共鳴。

回味那部連續劇,沒有完整的看完,卻在片段的劇情中,看到好多有趣的情節,這部連續劇反映出日本的現實社會,女性就業無奈的一面,基本上與台灣應該有點距離才是,沒想到還是得到共鳴,有趣!

"太太"有沒有價值是不用討論的事實,但值多少?如果用數字來看,連續劇中男主角用管理的手法,把投入時間、經歷、包括必要的加班等等....全部加進去,算出來一年應該值300萬日幣的薪水。雖然有趣,卻對日本人做事情的那種一板一眼,與凡事都以數據與QC手法對話的習慣,心裡難免會說一聲-不無聊嗎?

從好的方面來說,某種程度的QC概念深植社會,而不是企業管理才會談的東西,也是日本製的東西就是好的印象的主因,台灣就做不到如此。公司是公司、工廠又是工廠;製造業是製造業、服務業又是服務業;管理是企業經營才用得上的手法,家庭管理根本沒有必要....等等的說詞與現象,是台灣食品安全、黑心產品、交通亂象以及政治亂象的根源。管理沒有深透到內心,只是為了某種目的,回應被要求的一種態度,自然是為工作而工作,難以產生價值觀。

故事情節有一個橋段很有趣,本來月薪嬌妻就是我們熟悉的人才派遣的家庭幫傭的工作。有很多日本年輕男性,有很多不想結婚,但條件好,收入不錯的一族。這些人每天上班,無暇也不太會整理家庭,所以就會雇用家庭幫傭(日本話叫做家政婦)。但這位男主角雖然不想結婚,又不想讓人感覺娶不到老婆,就與人才派遣公司商討,請一個表面上是夫妻,卻沒有夫妻之實的家政婦。

女主角雖然有碩士學歷,這一、二十年的環境變化,在日本甚至女博士生都不見得有份像樣的工作。這位女主角一直在找工作方面,幾乎都是失敗收場,所以對於有工作機會,全力以赴。於是就接下這份月薪嬌妻的工作。努力、做事情負責任是老闆對她的評價,當然孤男寡女長時間在一起,總會有些變化。男的並非改變心意要結婚,女的也不是愛上老闆(雖然有好感)。平常裝夫妻做事應付工作需要。

有天老闆與女傭提到,他也想要有點家主人的感覺,於是兩人就說好,分工做點事。完全照企業管理模式,提出計畫與目標,每個禮拜兩個人自我檢討與互相提出看法(有點無聊的日本人,哈哈哈!但各位不要笑太多,從收視率來看,這些都是日本人生活點滴的共鳴)。一個禮拜過去了,兩個人開始檢討,當然男的檢討了他的一些事情。當女的開始檢討她的工作時,她提出來自己好像鬆散了一些的看法,譬如:吸地板時,角落的地方就沒有以前那麼的乾淨。男的也同意這個事實,問她為何會如此。女主角講的一段話,個人覺得很有趣,應該這就是企業管理或是家庭關係變化的精隨。

幫傭說到,以前是一份工作的緣故,把事情做好是任務與使命,追求完美是天經地義的。所以每個細節,角落,轉彎,每個環節都會做到盡善盡美。可是一旦當自己把身份當成女主人的時候,對於這些工作的態度,似乎不再那麼的認真,常常在打掃的時候,內心會出現一種聲音,"家裡需要如此乾淨嗎?有點灰塵也不會怎麼樣吧!"於是就給自己一個鬆懈的藉口,不再執著於使命,原來是價值觀改變了。

不知各位有沒有感受到,你我周遭這樣的影子似乎不絕於耳?這就是管理常見的問題,也是企業百年不易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