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購的風險分類

Mar. 21, 2020

採購管理寫於2010/12/16 22:27 

今天早上在廣播上聽到一則消息,聽完主持人播報後,心裡好難過,為台灣的年輕人叫屈。一股不吐不快的衝動,只好佔用一點篇幅,抒發一下內心的感觸。

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小姐發表,台灣現在的平均薪資已到了四萬四千多元新台幣,比起金融危機前增加29元,是歷年來最好的。台灣的政府官員真的不長進,幾年時間只成長29元居然就此沾沾自喜。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不只是國內的問題而已,是全球化的競技場。薪資的高低不在於內部的問題,生活的痛苦指數,才是關鍵所在。要談競爭力,就必須與相對比的國家來進行標竿,比比鄰近的國家,台灣的薪資水平(應該稱為貧均薪資),與韓國、香港與新加坡做個比較,台灣的平均薪資比起別人,那真的要汗顏。(可是沒想到,換了一輪,還是原地踏步,原來台灣不是人的問題,是這塊土壤的問題,這樣的土壤養出來的政客,營養不良也難怪

一個井底之蛙的政府,一個故步自封的鴕鳥團隊,拿著高度成長的數字,卻無法得到老百姓的肯定,而且還分析不出問題出在哪,應證了「數字會說話,卻也會說謊話」的最佳寫照。選票為何會流失?不知道主事者遴選官員的標準為何?一個沒有庶民感度的團隊,也沒有甚麼好期待的。勇於面對問題是改進的第一步,不敢面對問題,報喜不報憂,是邁入衰敗的起點,可惜!馬總統看不到衰敗的軌跡。算了,這些政治的問題留給政客去處理,把個人的專業挺直了,才是實質對企業的微薄貢獻,今天開始來談談採購風險管理。

採購有甚麼風險?這樣的問句,相信很多人都還沒有聽過。傳統對採購的認知,就是一個付錢大老倌,哪還有甚麼風險可言。這樣的情境,也無可厚非,賭性堅強是台灣人的特質之一,十八年後又是英雄好漢一條,伸首一刀,就是一陣清涼,沒有甚麼可怕的。買東西,就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作生意,就是逢低買進,逢高賣出,就這麼簡單,市場有風險,採購哪有甚麼風險。.....

就是這樣的思維,讓中國企業難以登大雅之堂,要百年,路迢迢。風險管理已成為現代企業經營管理的一門顯學,要想永續經營,做好準備是趨吉避凶唯一之途。那要如何看待風險?要如何控制風險?是經營者的另一種社會修為。

風險又如何把採購扯了進來?只因為採購是一個涉外的部門,一個動用企業資產最大一部分的功能部門(大部份的企業成本結構中,材料成本的比重最高),接口多,管理複雜性高,出問題的機率比起其他機能部門要高出許多,如果沒有一個正確的觀念與態度,何時會踩到地雷,恐怕沒人打包票。今天就用一些篇幅來談談這一塊,採購的風險管理。

首先談談採購的風險面相。

採購風險可以從狹義的風險與廣義的風險來看待,狹義的風險是看到採購人員的不作為或是能力問題所帶來的損失,是屬於內部管理的領域。廣義的風險就不能如此看待而已,廣義的採購風險涵蓋面很廣,簡單大分類為確定性風險與不確定性風險兩大部分。簡述如下:

確定性風險:又稱為有意風險,意謂著本可以透過管理手段加以控制,卻因為種種原因而發生一些對組織不利的結果,這樣的風險都歸類之。如:

採購人員的操守帶來的組織的形象與財務損失;

供應商策略的錯誤,選錯供應商,或是供應商的管理不善,造成後續各類成本的增加;

因為管理上的疏忽,讓重要經營資訊流失,為企業帶來不確定的風險等等.....不一而足,都屬於確定性風險。此部分是企業必須嚴謹以待的經營課題,疏忽不得。

不確定性風險:除了內在的風險外,有很多的因素會影響企業經營的績效,卻難以以簡單的管理手法控制得了的一些風險因子。舉凡如:

政治環境變化、

原材料波動、

經濟情勢的改變,

甚至供應商的經營戰略調整與供應商企業的整併等等.....,

包括如這次的冠狀病毒疫情…

這些風險並不是採購能力可以控制得了,卻會帶來企業經營上莫大的損失的風險,都歸屬之。

一般談採購風險,都是以確定性風險管理為主,確實這部分也是採購績效的一部分,自然不得疏忽。既然是風險,對於強調永續經營的立場來說,都必須嚴謹以待,否則等於將企業的經營穩健度置於不可知的環境,還是必須有個預防的管理活動,方不致於亂了陣腳。本文就分兩個部分來談談採購的風險管理。

首先談談採購確定性風險的部分。採購的內部風險源很多,作為外部資源的供應商,是採購的最大風險源,本身的人員、技巧、系統流程等等,都可能帶給採購不必要的困擾。把確定性風險再作個分類,採購本身與內部系統流程的問題所引起的風險,姑且稱之為內部確定性風險;而供應商的種種原因帶來企業的品質成本的發生,就歸類於確定性外部風險兩部份,就先來談談內部風險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