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3, 2020

帝王學首部曲

寫於2012/08/06 22:36

常常在想一個問題,為何沒有一個總統學院,針對有志於此的人,給一些先備知識,可以避免老百姓苦四年(或八年)。婉君表妹都認為可以當家作主,是民主的表現,結果卻是一代不如一代,走了豺狼來虎豹。原來嘴巴比行動簡單多了。

莊子云:『用徒者亡、用友者霸、用師者王』。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這幾句話又浮現在眼前。仔細推敲後,發覺到短短三句話,卻道盡了馬團隊的困境,原來『山不在高,有仙則靈』的道理,並不需要有多大的學問,只是在位者被『彼得定律』給陷住了,只緣身在此山中。

林益世事件,反映出了用徒者亡的道理,只因為有恃無恐,自以為後台硬,自然目空一切,出事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主事者無法掌握事實,被下面的『老闆英明』一句話所蒙騙,沒有精確的事實判斷能力,煙幕彈薰得昏頭轉向的,飄飄然的無知,亡是必然。

金溥聰先生對於馬先生而言,是一種外人很難看得清楚的革命情懷,也就因此一直無法跳脫世俗的有色眼光。新加坡大使事件,以及好多的事件背後,似乎都有一份藏鏡人的影子,揮之不去。一旦主事者用人哲學有所偏好時,狐群狗黨的霸氣自是難以避免,形成小圈圈文化,也就難以見到師的存在。

用師者王,很多人都認為馬英九先生不是用了很多的教授嗎?這些不都是人師嗎?這種觀念大錯特錯,人師不是指教一群沒有社會經驗的學生的老師,而是主事者的老師。主事者聽得進去的話,才稱得上師,而這些教授了不起都只是馬先生的友人,只見霸,難成師(一群沒有骨頭的官僚)。

應該是證嚴法師說過的一句話:「能力許可,改變環境;能力不許可,適應環境」。選用政務官,是要找一群能改變環境、有風範的公僕,而不是請來適應環境的一群實習者。現在的行政團隊的一些教授,又有幾個有用?能夠改變環境的?(以前很受尊重的幾位教授,現在都早被折舊掉了,只剩下沽名釣譽,還能有何期待)還不是只會說一聲老闆英明的官話以外,能有何作為?

馬先生喜歡讀中庸,就是淡定的最佳表現。老百姓也耳濡目染的,習慣了淡定,卻不知毒害了多少創意的機會。一個無法用師的主政者,最後的歷史定位,會留個無能的一代(或許以後大人教小孩子,會以不要像某某某一樣,讓人嘆息...來提醒小孩該有所作為),甚麼也沒有。莊子的先知,明知世上能人少,卻還是要提醒,問題是莊子不是帝王學的必修課,中庸卻成了無用論的主角。

朱敬一博士說道,台灣的海外人才庫已快用光了。一個不知有幾個人在意的話題,偶有佳作的提上一題,重點這就是馬團隊的特色,會點出現象,從來看不到解決方案。其實應該說朱博士不懂老闆的心,現在不是都在強調JIT了嗎?人才也要JIT啊!

台灣海外人才庫的凋零,已不是三兩天的事了,應該要從曹興誠先生在聯電當董事長的時候說起。當時曹先生很驕傲的對年輕人說道:"我沒有留過學,也不是能夠賺到這麼多的錢....."的那句話開始,台灣留學人口就每況愈下了。向錢看的價值觀,讓年輕人只看到股票的面值,海外留學的辛苦,又何必,這樣的情境已出現十幾年了,總算有人發現,為時不晚,卻也無奈,因為只是一群會張口的庸才。

這幾天國內看起來有點概念的一個活動(只是看起來,都是在作秀),就是國科會第一次「科學技術諮議會議」。一個連技術預測都做不出來的國科會,如何能主導國家的科技政策?這個會議聚焦於台灣科技人才危機,卻從不思考,沒有基礎底蘊,創新都只是點子層次,根本無從發揮。基礎科學的被漠視,數學、物理與化學,又有多少學子與家長會列為首選?如果這樣的價值觀不改變,喊得再多,也都只是枉然。應用技術並不需要有多好的人才,山寨不就只是靠聯發科一家就夠了。

面對各界質疑國內人才「一代不如一代」,智融集團董事長施振榮獨排眾議,為新生代打抱不平。這句話叫做廢話,一個無法下台的老人,自然無法訓練出年輕一代的接班人。台積電的張忠謀,鴻海的郭台銘,還有宏碁的施振榮,把公司當成個人的資產的老人,都沒有退下來的想法,如何培育人才?

這些人得了便宜還賣乖,在台灣政府金心栽培下,以政府的力量扶持出來的企業,從來不思企業社會責任,反倒怪國家人才凋零,是誰讓人才凋零的?是無薪假與退不下來的一堆老人。如果有心要解決這個問題,一點都不難,難在台灣只剩下這些人了。一個國家只能靠幾個老人把持,如何有人才出頭的一天,該好好想想吧!

十幾年前有一次幫A公司上課,課程主題是採購管理,上課人員是公司的採購。在課堂中聽到一種聲音:「我們公司都沒賺錢,供應商怎麼能夠賺錢!」這是出自該公司的採購主管與人資主管的對話,而那位人資主管還是台灣很有名氣的一位講師。聽了以後就直覺到這家公司前途難料,真為其感到惋惜。一家不賺錢的公司,從不思考為何不賺錢,卻要所有供應商跟著賠錢,這不知是哪門子的邏輯?經營企業如果這麼容易,那全天下都是老闆了。不知那位大老級的老闆,知不知道他們公司在創品牌過程,會走得如此辛苦,問題是出在企業文化與公司的老大心態。兩次的倒閉風波,是政府以國家力量及產業同好的扶持才重新站起來的,問題是社會責任又反應到哪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