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納不同聲音是民主的唯一表現

Mar. 23, 2020

2012/08/09 10:41

最近在找資料的時候,看到哈佛的一個正義的論證的教學影片,感觸良多,想要拿來與諸位談談。聽說這是哈佛非常受歡迎的一堂課,教授會提出一個情境,讓學生提出觀點,藉此討論觀點差異。沒有答案、不會批評,就只是依據觀點來思考,原來台灣的(中國式)教育問題就出於此。

沒有反駁的空間,沒有思考的餘地,所有的東西都只是教授與社會公論下的唯一答案。學生只能背誦與接受,一個本來是無限發展空間的頭腦,被教育給定型了。有人怪人才不行,有人怪價值觀扭曲,卻沒有人為社會的氛圍提出看法。一個沒有創意的社會,絕非個人因素,是環境因素所決定的。

台灣的教育,只著重在權威,無法接受不同的思維,也不願意培養不同思維。眼見當下,非吾族類必殺,養了一堆的酸民,只是當權者的打手,連一個擁護者的角色都談不上。只要不是喜歡聽的,撻伐、霸凌,反正就是不該容納,連一點民主最基礎的素養都沒有(我不同意,但我尊重)。當權也樂此不疲,最便宜的愚民政策,最有效的民主傷害,慢慢看吧!

哈佛,多少人羨慕的學府,馬先生也是哈佛高材生,相信這樣的教學模式一定不陌生,問題是換了地方,頭腦的思維也跟著緯度而改變了。人的盲點在於三度空間,經度、緯度、高度都會影響人類的思維,再加上名利的維度,四度空間的複雜度,小老百姓難以理解,卻需要有遠見與洞察力的人來引導,可惜,這種人太少了,因為他的頭腦要與常人不同。應該說是全力讓人失去該有的理智,被吹捧的感覺,可能是沒當過領導的人難以體會的飄飄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