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4, 2020

所有的競賽輸贏都在系統化

談談曾雅妮睡過頭無法參賽事件看管理 分類:社會觀察2013/03/24 23:46

似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件,卻在保持連續一百多週的球后曾雅妮身上出現,起亞公開賽的配對賽中,曾雅妮球后因為睡過頭了而喪失參賽的資格。國人不忍苛責,畢竟台灣之光很難得,但這件事情的背後,又透露了多少的管理問題,很值得企業經理人作為借鏡的地方,今天不妨來談談此事的一些問題。

以曾雅妮在高爾夫球界的成就,絕對值得台灣人驕傲,可自從登上球后寶座後,似乎就是她的生涯最高峰,(老子說到,運到頂點就開始往下走的道理!)好像幸運之神不再降臨,這是否就指一個幸運可以解釋得了?還是另有其他的因素?相信是有的。國外的職業選手職業生涯普遍都比國內的職業選手長,是有其背景與原因的,最主要的還是看長與看短的差別,與企業經營的特性非常接近。

老虎伍茲要不是因為感情因素,心理上的壓力,沉寂了一陣子,還是看到那份力挽狂瀾的拚勁。反觀國內的選手,似乎都在急於搶到最前面,把職業生涯於短時間拚掉的困境。棒球選手幾乎沒有沒受過職業傷害的;林來瘋要不是在美國,恐怕職業傷害在當初就已出現了。國外的選手,經紀人是個重要的合夥人,不只是幫忙賺錢,還會無時無刻的以保護客戶為最大指導原則,對於選手的保護,幾乎就是做到無微不至。

選手也都知道當職業運動員的結局,必須持盈保泰才能長勝,對自己的身體的照顧,甚至比勝一場球還重要。國內選手由於難得有機會上國際職業舞台,幾乎都是卯足了勁,那怕身體受到傷害,這是第一害。還有國人在成功的過程,為了快速賺錢,加上國人的目光太過集中,一旦成了世界第一,幾乎很快地就會消失於舞台。為鄉親的那份期待揹著十字架,也是運動生涯不長的另一個原因。(輸贏只是一場競賽,最後的冠軍杯是總結;勝負一場球,選手的健康是一輩子)

國外的運動選手還有一點與中國選手最大的差別應該是對教練的看法。聽說國外的選手,既使都是世界第一了,還是很尊重與重用教練,隨時請益。聽說這次排名前茅的Karrie Webb,雖然年紀有一點了,還是每場球賽都會把比賽的影片傳回去給教練,請教練給於指正。反觀中國人的選手,這點就比較不那麼的重視,一旦當了世界第一,似乎教練的重要性已不再那麼的重視了,因為教練還不見得可以拿到世界第一的頭銜,如何教?結果總是辛苦的單打獨鬥,省小錢失大機會。

今天要談的是曾雅妮小姐的睡過頭的問題,不該扯那麼遠,回來談談這次的事件。以世界球后的身分出國參加比賽,理應有教練或是經紀人跟在身旁才對。職業高爾夫球賽更是重大比賽,身旁的人應該會注意這件事情的。讓選手睡過頭,居然沒有任何人有動作,也沒有一個關心的電話,似乎說不過去,經紀人也未免太混了。

酒店的安排,桿弟的事先認識(很多都是自備桿弟),經紀人對於交通、食宿的安排,不該如此的草率,最簡單的理由就是怎知道。Double check是TQM強調的一個避免失誤的方法,很笨,卻管用,顯然曾小姐的經紀人或是曾小姐本人少了Double check。如果酒店有晨間提醒,如果經紀人有電話確認,如果桿弟有發覺選手未到,只要有個電話提醒,就可以避免睡過頭的情形發生。

管理領域也是一樣,總是認為沒有問題,為了省點錢,很多的機能都丟掉了(中國人的3M),結果就是省小錢花大錢。教練的功能、經紀人的角色與任務、選手的生活起居打理等等,與企業的產銷人發財,方方面面的管理都須有基本的投入,為了省一點小錢,兼職的結果,很多重要機能會受到劣幣驅逐良幣的影響,在必要時刻失靈,就如睡過頭的事件一樣。

如果國內企業經營者不改變以時間作為績效的評量指標的觀念,台灣企業的生產力要提升,22K的薪資水平要拉高,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務。用時間來衡量員工的績效,只會逼著員工學會裝忙的能力,其他一無所有。Nothing from Nothing,績效的產出與時間不一定呈正相關,再說,既使正相關,組織對於績效的認定與鼓勵,是否公平客觀,才是決定組織生產力的主要因素。這些話不中聽卻很管用,問題是良藥總是苦口,要看到台灣企業的轉型,還是只能看到「機會財」,少了「管理財」的能見度,辛苦的就是整個社會的那種貪便宜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