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利卻不知為何的台灣

Mar. 24, 2020

微利卻不知為何-I(智慧財產權產值逆差的原因)寫於2013/1/25

官員說起大話,臉不紅氣不喘的,是讓人欽佩。行政院政務委員管中閔先生,先前在基本勞工薪資調整會議上,極力反對調整基本勞工薪資,還強調勞工薪資調整會傷到台灣企業的競爭力,一個最不負責任的說法。勞委會也知道台灣人才外流是因為薪資問題,才造成人才外流嚴重。

這幾天第九次科技會議,管政務委員接受邀請專題報告,在會議中報告如何應付人才危機時提到,台灣人才,早就吃老本了....以下是節錄Hinet新聞上的一段報導:

管中閔今天參加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舉辦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演講如何面對台灣的科技人才危機。他表示,台灣人才早就處於吃老本階段,人才優勢已消失殆盡。改革制度以落實育才、攬才、留才是刻不容緩的大事,必須全力以赴,避免僵固的單一標準、允許多樣化與彈性,並且分期試點,再由點而面改善......

他強調,重建人才優勢才能確保台灣的發展優勢。管中閔說,目前人才問題供需結構高低兩缺,中間卻高不成低不就,高等教育體系缺乏多樣性;內部制度缺少彈性,人才培育重名、重形式,不重實質;在國際競逐上,人才搶不贏、擋不住流失,導致入不敷出......

育才、攬才、留才,以現在台灣的薪資水平,不知有何條件與籌碼。台糖員工薪水年薪72萬元,被立委質詢提出來後,經濟部長的回答居然是請台糖說明,也就是說,經濟部長也認為72萬元薪水太高了。可怕的是台灣追求的是「均窮」而不是「均富」的社會;教育給年輕人的是「仇視」,而不是「競爭」;以紅衛兵式的問政(民進黨),就是不能夠拿高薪,而不是問有沒有績效,這個國家還有救嗎?

管政務委員的高桿,個人不於置評,畢竟行政院的博士級官員,沒有頭腦也有學歷,沒有能力也會考試,凡夫俗子看不懂。只是這樣的觀點矛盾,是不是政務委員也學會見風轉舵的能力了,還是認為只要微薄的薪資,就可以邀請世界級的人才來台?清醒的頭腦與高瞻遠矚的遠見,看來離行政院越來越遠了,一個只是壓低薪資水平喊高調的團隊,企業何樂而不為,卻不知原來受到傷害最大的,卻也是企業,因為人才都變成奴才了。

智慧財產權的問題,除非台灣企業開始決心投入研究發展,才可能有所改變,而且也絕非一朝一夕的問題,必須有個十年抗戰的心理準備。韓國的轉型也花了十年功夫,無論是「三星」也好、「現代」也罷,都是利用外部資源轉型成功的,重點是有魄力的投資。

三星購買美國的設計實驗室,只買到十四個人就花了三億美金(這個單位據說已擴充到四百多人的規模了,是個專門做商品企劃的單位),卻因此出現Anycall這樣的品牌;現代把法拉利的原設計團隊用了3.7億美金,重金聘請到韓國進行技術移轉,結果就是今日的局面。三星從老是跟在日本人屁股的地位,一躍成了手機的最大品牌;現代從一輛車在美國標價就是7,000美金以下的產品,現在也成了房車一族了。

投資要投對方向,也要砸得下錢,才會有效。美國人談研究開發,沒有人用預算這個字眼的,都是用燒錢來看規模(Burn rate)。研究開發砸的錢要比產品開發的投資大上n+1倍,這也是台灣企業算盤打得精的地方,卻也是落入微利而無法超生的主因。

不只要懂得看專利地圖,還要有能力超越專利地圖上的地雷才是重點。再多的專利,只是付維護費買個面子而已。個人也曾拿過幾個專利(手頭上有六七個涵蓋美國、日本、香港、大陸、台灣以及歐盟的水電池發明專利,有興趣者可以來電洽詢),沒有充分的運用,每年要繳一堆的維護費,乾脆就放棄了。專利戰略已是企業競爭的另一種能力,自己沒有用的不是重點,別人有用的才是關鍵。專利要做的前瞻,要佈得廣,就必須有很好的研究開發與團隊。要讓研究開發的投資風險降低,與投資效益極大化,必須有精準的技術預測能力,才不至於打水漂。

技術預測、技術盤點、商品企劃、技術戰略再到開發支援環境的構建,是台灣想要擺脫智財權策略戰的必要考量。其次是人才的培育,以現代的教育體制,是無法培養出能夠走在世界市場前端的人才。標準答案、考試讓台灣的學生只會憑補習班上研究所,這樣的心態既使培養出來的博士,也只能聽命行事,無法做更深入的研究(台灣現況唯一有創意與競爭力的應該屬婉君14x吧!在政務委員的調教下,殺傷力極大,很有攻擊性!)。初期借重外部的優秀人才應該才是重點,要等到教育體制改革成功,台灣大概就只剩下代工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