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利絕對不是運氣不好

Mar. 24, 2020

微利卻不知為何-V(智慧財產權產值逆差的原因)寫於2013/1/25

這幾天的新聞話題都聚焦於科技會議與智財逆差(先進國家的專案價值高,國內廠商的專利價值低,兩相交換結果,還是要付給這些公司智財權的使用權。譬如HTC有個專利與Apple交換,估值上HTC的專利可能只值一千萬美金,Apple的專利估值為一億美金,一來一往,HTC還需要支付Apple 九千萬美金的智財費,這就是智財逆差),嘆之有之、罵之有之、惜之有之、屈之有之、屑之有之....就是沒有一個看得到的解決方案。國科會朱敬一博士似乎有一肚子的委屈;張忠謀董事長也帶著少許鄙視的眼光;行政院的政務委員似乎就是告訴老闆們,人才問題無解;行政院長只告訴大家,我們要成立新公司,創造就業機會.....會議成了拜拜,四年一次的拜拜。

少了議題,沒有焦點,只是應付性的辦個中華民國科技奧運,卻連獎牌與競賽項目都欠缺,自然無法看到金牌得主。為管理而管理的問題一直存在台灣社會,特別是行政院。政府組織再造的結果,沒有精簡,反而更龐大了,成了另一個怪獸。為何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這種現象?就是因為領導人少了願景,只有在見招拆招與自己的歷史定位上做文章,自然看不到老百姓。沒有顧客導向的產品,終將被唾棄的,只剩下自我感覺良好。

科技業界的大老不參加科技會議,是看不起這個會議,也不認為這個會議對企業有何幫助。果不期然,也確實如此,會議結束了,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方策,就是一堆的現況的報告與無奈的抱怨。看到管中閔政務委員的報告,不知有何意義?這些問題台灣人都不知道嗎?還需要專題報告。報告完了,沒有對策,就只是告訴大家,人才不足不是我的錯,不知要這些教授級的政務委員幹嘛?做專題研究?(馬先生的學歷主義觀念如果不改,台灣的教育改革就遙遙無期,因為會考試、好成績就是好學生,卻無用)

企業經營者自會找出路,鴻海最近砸下2億美金入股美國顯示技術的領域,對郭老闆而言,比起參加科技會議,直接、有效得多了。好多的問題有待深思,曾經Philips為台灣經濟紮下好深厚的基礎,後來慢慢地淡出台灣的生產,轉到大陸,在台灣的事業幾乎都賣給台灣企業。問題是這些成了本土化企業的事業部,都是平平淡淡的,並無突出的成績。

當時有一家公司併購Philips的一個事業部,記者招待會中,個人向董事長請教了一個問題:『公司買到的是過去的技術,還是未來的技術?』董事長信誓旦旦的說;『當然是現在的技術.....』似乎有點不以為然的回答。沒有多說,只是問題圍繞在自己的腦海許久。事後工作忙碌的緣故,也沒有去多關注事情的發展,但相信我們併購先進國家企業,大部分只買到過去的技術而已,包括當時最熱門的BENQ與西門子的案子。

為何如是說?這些先進企業都有一套很札實的標準化管理體系,重點不是有沒有,而是標準化維護的能力。一旦事業部賣出去,會把該給的東西交給買主,但並不保證事後的維護。而台灣企業根本沒有標準化管理能力,甚至連個專門部門都沒有,買進來的技術是新的,一段時間後就變成舊的,慢慢地失去了標準化的意義,這大概是國內企業經營者最弱的一環。

設計標準、技術標準、材料標準、管理標準、品質標準.....等等,是企業百年最寶貴的無形資產,也是開發支援環境中的一個重點機能。從製造起家的企業,看不到這個領域的重要性,也不知道該如何做,更找不到合適的管理人才,自然不可能有好的維護。台灣的教育體系,根本沒有這個領域的學科,人才培育的門道都要靠企業自己來。可惜企業在人才培育上,短視與速食的作為,像這樣的軟實力職能,不會有人花錢投資的。只要看坊間教育訓練課程與TTQS的一些顧問的指導,就可窺全貌。

有與日本人或是歐美先進企業做過生意的人應該都有這樣的印象,國外客戶拿給企業估價的,絕對不只是一張圖面,還會給一堆的技術標準、材料標準、檢驗標準(很多企業為了標榜企業社會責任,很多的企業標準都訂的比國際或是產業標準高,如ROHS的鉛含量標準,Sony內部標準就比國際標準高很多)等等。沒有這些東西,就無法有客觀與正確的估價,也無法做出真正滿足企業需要的品質。台灣與大陸企業的電鍍或是噴塗技術,與品牌產品的質感就是不一樣,就是因為有標準化的支撐(眼中只有成本,最後就是偷工減料。品牌價值之一就是五金件的電鍍處理)。BENQ的困境就是這一部分,只是李焜耀與董事會的人不懂,但卻認為都懂。如果這部分沒跳脫,BENQ的最高成就就是現況規模而已,難以再突破。Acer、MIC、.....不也都是如此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