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學的內涵

Mar. 26, 2020

2012/6/24

看到網路上徵人啟事,『徵求總統,低能可,只要會跑三千公尺.....』的戲語,真為馬英九總統叫屈,一個有心作為,卻不知該如何作為的總統,陷入自己的潔癖個性陷阱,誠可惜也。以馬先生所受的栽培,兵法、四書五經與歷史等,應該樣樣不缺,可是在實踐上,卻處處受挫,是陷入孫子兵法所說的為將五危的困境。戰國策孫臏曰:治寡如治眾。〔語出〈勢〉篇。〕不知行政團隊是否還在意?

帝王學談到將才何處尋的時候,都會以『聰明』與『努力』兩個指標來判斷。以矩陣來表示,可以劃分為四個象限,分別為:『聰明又很努力』;『聰明但不努力』;『不聰明卻努力』與『不聰明也不努力』。一個好的將才常常出於『聰明但不努力』的象限,為何?待小弟細說分明:

一般人會選擇聰明又努力的人當將,自古有無數的案例,因為聰明,又努力,大小事都會事必躬親,這種將才帶出來的兵,只是大樹下好乘涼,典型的將才有能,閒死三軍。大樹下無美草的道理,應該大家都清楚,諸葛孔明就是最典型的一個案例。

那努力不聰明的人又如何?主將努力有之,聰明不足,累死三軍。努力,但不夠聰明,常常做錯決策,會出現任何不必要的可怕決策,加上太努力,過度自我膨脹來凸顯自卑的心理隨時可見,後果難以評估。而且不敢用比自己強的人,錯誤的決策比貪汙更可怕,就是福島事件的最佳寫照。至於不努力又不聰明的將,有人稱之為『人畜無害』,反正想要害人也因為聰明度不足,無從下手,三國的阿斗可能會是這種人才。

最好的將才是聰明但不努力的人,這種人自己不想太累,會想辦法晉用人來幫自己打天下。因為聰明,會晉用比自己能力高的人為自己打拼,絕對可以選對人,自然可以為其奠下根基。歷史上最代表性的人物大概非劉邦莫屬。

李登輝先生是那種聰明又努力的人,所以手下培養出一堆的庸才,也註定國民黨未來的衰敗基因(沒有人才)。陳水扁先生是那種不聰明卻努力的人(努力強化自己與賺錢),所以處處膨脹自己,但卻不夠聰明,所有聰明人必須在他面前低頭,否則就無處容身,結果自然是難以收拾的殘局。

馬先生是那種聰明夠卻努力的類型,本來如果運用其聰明來選將,可以晉用一堆的好人才為其打拼,他就可以為自己的歷史地位奠下基礎。可惜馬先生用錯了方法,馬先生一昧地想要提升自己的努力,卻不懂得用人,更不敢用人,因為這樣會凸顯本身能力的不足,結果呢?畫虎不成反類犬。

當時劉邦奪下天下後,閒來無事就愛與屬下表功,常問屬下:大家都說項羽強,那為何今天在位的是我劉邦?一副地痞流氓的架式,大臣當然都不敢說實話。有一天,有人很不以為然的回應了主公的問話。

其言:「主公,您要人沒人品,要德沒口德(這種話說出來,在那個時候可能要命的)」;

劉邦聽了後愣了一下,雖有點不高興,但也想聽聽屬下的看法。稍一回神,再問道:「如何說?」

臣言:「主公有個優點是項羽比不過您的,就是賞罰分明,而且很大方,所以大家喜歡跟您。不像項羽,每打完一場戰,都只會怪贏得不夠多,結果離心離德。」

劉邦聽完後大笑三聲,說道:「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論驍勇,我不如韓信;論參謀,我不如張良;論運籌,我不如蕭何,但他們三個人甘為我所用也!」這就是帝王學。

荀子言:『用師者亡;用友者霸;用徒者亡』,是警惕領導者如何用人與用比自己有能的人。馬先生的困境也在此,沒有比他強的人在身邊,結果就是不斷的折舊與攤提,問題是八加一年的折舊,有多少的本錢?如果馬先生不敢晉用比他強的人,那也是台灣老百姓的宿命,起碼他有一點好處--不貪汙。

油價與電價的雙漲風波,根本無法平息,只因為那是結構性共犯的問題,無解的,除非用了有用的人,大刀闊斧地展開清理,否則是不可能解決的。台電購買電價(為了環保所做的犧牲,買進一度十元,賣出一度才區區幾元,結果只圖利特定人士)與轉售的虧錢,能算是經營績效嗎?

中油每年探勘的預算上百億,結果真正用在探勘部分,只有區區幾億,其他的都是用於必要的支出,而且探勘十幾年了,也不見到有任何的結果出現,不知有沒有人討論過此一問題?現在的部長級官員,有幾個能夠大聲的說,馬先生您錯了?相信沒有,因為不能比馬先生聰明。

官大學問大讓中國人難以維持榮景長久,逢迎拍馬與揣摩上意讓組織慢慢地進入新陳代謝症候群的地步,而領導人也樂於活在總經理症候群的世界,衰退就此開始。維護職位比維持理念更重要,因為堂皇的藉口,沒有職位就沒有理念,卻忽略了,是有理念才得到職位的順序。資治通鑑是為王之道,歷史卻不斷地重演,只因為沒有比自己強的人在身旁。

國外的運動選手生涯壽命都比中國人長(包括台灣與大陸),只因為國外選手有個好的經紀團隊與教練。既使如老虎伍茲全盛時期,喬丹也都一樣,後面都有個教練跟著,隨時幫忙提醒與矯正錯誤。反觀國內選手,一旦拿個冠軍盃,就再也不需要教練了,結果得獎就是衰退的開始。歷史不斷的重演,算是世界上最公平的一種設計。個個有機會,人人沒把握,只有一個原則,世界上沒有大者恆大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