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與魄力

Mar. 26, 2020

2012/6/25

下了青島機場,叫了一輛的士,給了地址就出發了。一個尋常的再不尋常的旅程,車子上了高速公路,突然間看到迎面來了一輛的士,這不是高速公路嗎?怎麼會有逆向行駛的車子?腦海閃了一個念頭,卻不敢大意的提醒師傅,沒想到師傅卻輕描淡寫地回答:前面好像有狀況,看來塞車了。....

喔!塞車?所以司機主動迴轉,就在高速公路上?看來挺有自動復原的能力。還沒回神過來,師傅卻問道:看來前面有狀況,我們要不要也回頭走別的路?

可以嗎?只能這樣問(悻悻然的)。

沒問題,要不然在路口要等一段時間,還不知要等多久。師傅的回答很乾脆,接著就直接掉頭,只見沿途險象環生,迎面而來的車頻頻打大燈示警,師傅卻老神在在地開了過去。等到回了神,才發覺到,啊!這是青島,一個還沒來過的地方,原來風俗各異啊!大陸之大,無奇不有。

偶而到處逛逛,看到一些新鮮玩意兒,也是人生的一種體驗,只是習慣於台灣的亂中有序,對於亂中無序的現象,還是有些不自在,這也算是習慣領域的一種,還無法做到快速反應的地步。

青島人還挺有個性的,很有山東漢子的粗曠與豪邁,居然有的士師傅挑客人,不想載客就是不要載客。然其中卻也透露出整個社會向錢看的轉變的一些縮影。途中與的士師傅聊天,談到青島的建設,到處都在施工,簡直就是一個大工地。師傅提到,青島的領導不行,只會種樹,工程慢半拍,已落後在很多城市之下,特別是種樹,不知為了甚麼。

心裡很好奇,這是有遠見?還是沒有方向感?現在種樹雖看不到經濟效益,五十年後卻是一座綠色城市,是高瞻遠矚的做法,還是沒有魄力的風格?還好大陸是個專制的地方,否則要是以選舉來定領導,恐怕這樣的人很難抬頭。這是魚與熊掌的問題,還是短期與長期的分界,總之對於大陸的改變,與民風的向錢看,是不得不嘆口氣,台灣落後了。

回到台灣,除了天氣的熱以外,另一股難以擺脫的燜熱,也讓人有窒息的感覺。政治舞台的跑馬燈效應,媒體界的紛紛攘攘,加上一些沒有作為的行政官員,是一股低氣壓,悶得讓人難以招架。馬先生的團隊,似乎還是陷入在泥淖之中,卻很自感的認為是在做泥水浴,不知是沒有神經,還是台灣人的健忘,讓這個團隊也麻痺了。

歷史定位是後人給前人的一種評價,而不是自己為了歷史定位而做出一些舉動來爭取。就如選舉中提到沒有連任壓力,意味著本身眷戀這個職位的心態,這就是典型的總經理徵候群。窮得只剩下職位,是可憐的高級官員,人生的使命只是為了五斗米。想當年有人提到的一句話:人無所求品自高,今天讀來,格外的感觸。

看到媒體報導,要提出釋憲,一年內罷免總統。時過境遷,物換星移,人生舞台的境遇,還真讓人有點難以適應,就只是換了一個顏色而已。這本是笑話一樁,不值得大肆喧嚷,對對於馬總統而言,真是情何以堪!沒有貪汙,就只是一連串錯誤的決策,居然落得有人提出罷免的聲音。

錯誤的決策比貪汙更可怕,這句話是成立的,因為受到傷害的很可能是普羅大眾。這件事是警惕當政者,如果無法找到有骨氣、有能力的團隊,那不如自動下台反倒輕鬆。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李登輝先生把國民黨的人才耗盡了,重點是國民黨並沒有因此出現危機意識,加速人才培育,反而只是以愚民政策想要搪塞過去,是咎由自取。

以前都說國民黨把人才當奴才用,民進黨把奴才當人才用,看來馬先生也可以準備去競選民進黨主席了,因為理念越來越接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