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企業

Mar. 26, 2020

綠色企業(2010/2/7)

        前期談到綠色執政,有太多該做的事等著主事者來帶頭,遺憾的是還沒看到有人真正的覺悟。表面上綠能產業喊得天花亂墜,聽了能源局葉局長的一席話後,發覺到打的都是空包彈,是一個空架子,看不到有執行力的政策。

        不管那麼多了,那一塊畢竟是企業無法掌握的。為政者自有其政治語言的說辭,但執筆者卻有小老百姓的看法,天壤之別也是常態,不必太計較,倒是企業自己想要有個長久之計,那就必須開始思考如何做環保,否則早晚有一天會消失於環保浪潮。

        如何應付環境惡化的問題,是每個企業都無可逃避的社會責任。未來的世界,要做到綠色企業的境界,才可能有一席之地。今天就來談談綠色企業的概念。

        綠色企業應該包括綠色經營理念、綠色行銷、綠色設計、綠色採購(SCM Co2)、乾淨生產、綠色物流、綠色消費等領域。(另外一塊領域上也該包含綠色會計,是因為美國恩隆事件發生後,在有心人士的呼籲下,出現的新的企業社會責任的一環)

        首先談談企業的綠色理念。一個企業是否真有環保意識,主要看企業主或是經營者的經營理念。日本人在1980年代開始做環保,幾乎每個企業都有EF(Environment Friendly)政策(那時ISO-14000還沒有被重視),而且融入到經營管理活動裡面,如新產品開發的DR項目、公司內部的標準作業等等,...這就是一種經營理念。

        一個沒有真正用心於環保的經營者,公司既使拿到再多的ISO14001認證,都不能算是一個有環保意識的企業。經營理念闡述了一家企業的社會責任與企業價值,當面臨到利益衝突與矛盾的時候,經營者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會因為理念的差異,產生截然不同的做法。大部份的企業總是以經營存續作為藉口,選擇降低成本、眼前利益掛帥的措施,其他的都不再是重點。企業主或許會說,讓企業賺錢以後才可能有社會責任的條件,這就牽涉到企業是為了賺錢而考慮社會責任;還是為了盡社會責任而賺錢的邏輯思考了。賺錢是目的還是手段,決定了經營理念的高度。

        剛開始做環保,成本難免會有一些變化,但卻不見得一定會比較貴。問題是沒有理念的人,是不會花心思來解決此一部份的問題。Toyota在十幾年前就開始著手開發、生產Hybrid車,明知道那是一個不可能賺錢的車子,但基於社會責任與經營理念,還是砸下大筆鈔票,執行企業的經營理念;Canon在90年代初期,就以做到零汙染的工廠為目標,投入技術與金錢,只為一個經營理念;富士全錄公司以環保為己任,致力於開發沒有廢棄物的產品;以及現在最為環保人士稱道的,莫過於有機棉花種植的故事等等,這些都是因為一個崇高的經營理念。

        當時派柏女士看到棉花田因為大量使用殺蟲劑以後,棉花田只剩一個空的花園,因為生物都不再回來了,於是倡導有機棉花的種植。全球2.5%的農地種植棉花,但卻用到25%的殺蟲劑,為了殺掉害蟲,卻犧牲了大地的生命。有機栽培棉花,價格約為傳統種植的一倍,但卻會讓生態有喘息的機會。現在德州已經成立有機棉花交易中心,全世界也都開始蔚為一股風氣(現在是棉花產品的標竿)。在新墨西哥州有一家聖塔非有機棉服裝店,每天都有人排隊買小孩子的衣物。(棉花因為要經過很多處理,用了大量的化學物質與螢光劑,這些成分對小孩子的皮膚傷害比大人多得多)

        這些人不是別人逼他們做的,只是因為對環境的一份關愛,不顧價格比傳統種植高,而願意投入心力以改善環境,結果發覺到價格不見得一定會高。現在德州政府農業部也支助五十萬美金給這些公司作為行銷之用,這就是綠色政府帶動綠色企業的典型範例。

        再多的環保政策,沒有一個經營理念來支撐,都只是空口說白話,提出來給認證的稽核看看,為的只是要拿一個認證而已。真正有環保意識的企業經營者,會以經營理念做為經營方針,在邃行理念的時候,自然會為一個崇高的理想而奮鬥,也會因為理念的支持,在技術上有所執著,等到成績出來後,市場上的回報,才會看得到。

        當然此部分還必須談到綠色消費這一塊,容我們以後再談。這一塊不談,綠色企業的路是艱辛與漫長的。相對的要談綠色消費,就又要回到綠色教育的層面,這又牽涉到綠色政府的綠色施政部分。如此看來,要有效的做到為地球盡一份心力,是一個必須要全面性思考的問題,單單只談一個綠色採購是不足以成其事,有待諸位看官的共襄盛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