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8, 2020

人魚線的迷失

再談TTQS--人魚線的迷失2013/03/28 09:40

台灣是一個外人很難理解的地方,一波波的變化,快得有點像海浪一般,對於慢條斯理,享受生活的外國人而言,要習慣是不容易。彈性應變是自己的說法,一窩蜂卻是比較學理的論調,總之就是快!快!快!

除了快以外,還有另一個特色就是表面化,對於不是長年居住台灣的人來說,是絕對體驗不出淺盤文化的意涵。最近大概『人魚線』可稱上是熱門話題,這個話題又與管理或是TTQS有何關聯?應該是研究破壞性創新的緣故,聯想力多了一些,如果把TTQS與『人魚線』聯想在一起,倒也有幾分的相近性。

這幾天的新聞提到,很多人為了『人魚線』,去健身房苦練,急於求成果的結果,就是差點沒把人給弄出毛病了。運動傷害的案件時有所聞,就是為了『人魚線』,『人魚線』的魅力,讓很多人趨之若鶩,是為了健康?還是另有所圖?這點與TTQS是否有些雷同之處?

健美,本來就是人類的天性,也是追逐的目標之一,當總統女婿的相片曝光,『人魚線』表現出來那份男性的特徵,成了話題。如果也是那樣的話,多棒!大概是很多人的想法。只是這樣的一個表象,代表的是一個怎麼樣的時代性特徵?倒也值得好好研究,這就是行銷手法的招數。

TTQS的出現與推動,本來是個深層的基礎建設,幾年的運作下來,包括到國家訓練品質獎的評選,似乎有慢慢表面化的趨勢。顧問存在的目的不是如何讓教育訓練紮根,而是如何的協助拿個牌;講師教的不是教育訓練的系統觀,而是做好拿牌的技巧;評核委員雖然有其不可為的一面,必須遵循指標來評核,卻總讓人有表面化的感覺。信度與效度是統計常用的觀察指標,是自己說的?還是市場呈現的結果?還是經過比對出來的證明?似乎不是很重要。

今天台灣最大的新聞應該首推自由示範區的辦法,看起來一片好景,也確實停頓了好一段時間了,依法行事的錯誤觀念,讓不做不錯成了台灣進步的阻力。能夠有一個變化,基本上都會是好的,只是這是個表面化的政策,還是真的有益於台灣發展的政策,就必須看內涵了。好的政策很重要,卻常成為空談,那就是執行力比高下。好的執行力,也需要有好的勞動力,開放白領勞工的限制條件就夠了嗎?老鼠屎定律讓很多歐美的高階經理人到了大陸都變調了,在台灣不會嗎?同種同文,中國人的感染力也是挺強的,不從文化著手,都會走調的,那教育要不要跟上?

最後的目標如果提不出來,兩兆的數字又是另一個夢饜(當年的兩兆雙星,有誰說不好?有誰懷疑過,可當今有沒有人檢討過?不會檢討的計畫只是歷史重演的證據)這樣的措施要反映出來的只是有錢的更有錢?還是民富、均富?如果是談均富,那就先談談平均薪資的目標是多少。現在的兩倍或是三倍?這個指標的達成手段,才可以看出政策的考量是否完善。

馬先生強調的是幸福指數,經建會強調的是吉尼指數與痛苦指數。反對調升基本勞工薪資的那位長官就是管仲閔政務委員(當時),犧牲勞動力的經濟發展是無法得到幸福指數的分數,那不又是另一個矛盾的開始?如何讓自由示範區成為幸福島,不會只是一堆的數字遊戲,是避免表面化的關鍵,那就是先提一個幸福指數的關鍵績效指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