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性與一致性

Mar. 29, 2020

再談TTQS--內涵與表象-IV

Plan的問題屬於深層、形而上的層次,所以很多人會誤以為公司有願景,也都有策略,卻說不出願景的意境。只要人資講不出來公司的願景描述,甚至不知道願景談甚麼,顧問或委員就必須注意。如果人資連公司的願景與策略都無法說出個完整的架構(願景、願景描述、Goal、總體策略與年度經營目標),如何能說公司的願景有充分的揭露?如果連績效檢討的資料都看不到(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輔導過的企業,有一半的公司人資無法看到上述的資料),你認為這樣的人資,可能會有好的連結性嗎?會看到公司經營上的能力需求嗎?連能力需求的資料都看不到,如何分析出能力缺口,又如何規劃出適當的訓練需求?這是教育訓練的第一步,沒有這一步,其他的都是多餘的。願景就跟數據一樣,數據會說話,卻也會說謊話;願景沒生命,是靠願景描述與Goal來賦于生命與價值,否則就只是口號。

其次TTQS還有一個、也是目前為止被誤解很深的一個領域,就是Design這個環節。只因為TTQS系統架構上有註明Design的程序,很多的人就是認為,所有的課程都必須在開課前,進行課程設計,於是一個框架式的思維又把很多人框住了。似乎很多的顧問與委員都認為,課程應該都是客製化的,特別強調課程的設計與利益關係人的參與。事情是這樣子的嗎?當然不,一個真正好的教育訓練體系,反而客製化的課程不會很多,大部份會是標準化課程才是常態,這樣的企業代表著本身有能力提供能力需求的解決方案,也意味著這樣的單位,有專業課程開發能力,這也是指標第六項要強調的部份。24小時的基礎課程是否證明辦訓單位的辦訓能力?恐怕是顧問與委員必須仔細斟酌的重點,教育訓練的專業能力指的是甚麼?範圍與領域,都有好多的專業待澄清。

標準化課程是維繫一個水平上無差異化的必要條件,標準化的概念,如果用一句話來說,就是任何人在任何時間做同一件事都會得到同樣的結果。A處理的狀況很好,換個B就不行了,這就是沒有標準化的現象。要達到這樣的境界,如果每個人所理解的東西不一樣,如何做得到?標準化是中國人企業最大的罩門(標準化只剩下ISO、指標,指標上沒有的就不需要也不該做的表層化現象),也是西方強盛的道理。

譬如:以階層別的課程來說,課長級的訓練,只要是課長就該懂那些中階管理的技巧,所以課程內容應該是一致的。每年的課長訓都訓練不一樣的教材的話,課長間的共通語言就不一樣了,那公司的主管間如何有共同的認識與價值觀?職能別與階層別帶出來的課程,理論上都大部份都是標準化課程。這種課程,只要有定期檢討與修訂即可(如台灣目前最盛行的MTP,是日本顧問公司開發出來的課程,一直被沿用,但開發小組會依據時代需求做必要的改版,這才是設計的精神,而不是每次上課都要設計一套新教材,目前已改道13版了)。

誤導的結果,太多太多似是而非的觀念充斥,讓台灣的職場教育成了一個老闆無奈、員工無心、主管無意、人資無效的花錢拜拜活動。沒有把教育訓練的觀念導通,只靠一些技巧的傳授,根本無法改變事實,反而可能會以形式化收場。TTQS為台灣低迷的經濟注入一點希望,卻也無形中傷害到整個職業教育訓練市場的規則,整個產業的遊戲規則被公務體系的僵硬制度給破壞。

沒有得到經營者真正的認知與接受,單靠人資這個體系,在中國人社會是起不了作用的。ISO是老外要求的東西,非做不可,才可能全面普及,卻也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思維下,精神蕩然無存。知識無價是真的沒有價,只因為公務體系不懂得知識可貴,只把知識當甘藍菜賣,自然不會尊重。

Design還有一個爭議很多的部分,那就是ADDIE這個系統。看到兩極化的爭論,要不就是把ADDIE與Design畫上等號;要不就是全盤否定兩個系統的相容性,其實這只是課程開發的一個程序,無所謂的一樣或不一樣,只是對象與目的上有所差異罷了。

學術界運用ADDIE這樣的系統其來有自,也用了好一段時間了,毋庸置疑的,系統的存在自有其價值。然ADDIE比較是偏向局部性的課程開發,個別性與針對性比較強的課程開發系統。以學術界的存在意義在於培養基礎知識的角度,這樣的系統在目標達成上自有其必要。

然TTQS的Design雖也是個別性的課程開發,範圍卻比較侷限於開發的部分,ADDIE後面的I與E的部分,TTQS將之歸到R&O。目的不一樣,ADDIE的Analysis與Define的作法也是侷限於課程本身,並沒有考慮到整個企業經營上所需要的,這也就因為目的不一樣,設計出來的系統自然會有所差異。把Design與ADDIE的ADD相對照應該就很清楚,TTQS中的Design就是ADDIE中的ADD。但ADDIE並沒有Plan的框架,所以無法取代TTQS的PDDRO。

簡單一句話,ADDIE是PDDRO大架構下的功能子系統(Sub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