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檢討的程序,P是空的

Mar. 29, 2020

再談TTQS--內涵與表象-14

ADDIE的Evaluation與PDDRO的Review有系統上宏觀與微觀的差別。同樣都是評估,E是以課程為對象的有效性評估,但R除了針對課程設計(Design)的評估外,還包含了對系統整體性(PDDRO)的評估,與對辦訓整體管理績效的評估與檢討,是宏觀面的系統評核。

這不是好壞的問題,系統設計的著眼點不一樣,自然會出現不一樣的需求與做法。TTQS是以國家標準(能力資本)為基礎的思考,ADDIE是以機能性(教育)的技巧為重點,自然會有不同的訴求。任何評核都有檢討與改進的意義,而不只是評估分數而已,遺憾的是,現實中國式教育的評估重點在分數,讓很多教育的實質意義被破壞到幾乎蕩然無存。

TTQS不該局限於個別的課程,應該宏觀的以單位永續經營的最大目標為焦點,那就是企業經營的能力需求,這也是很多單位還未準備好的部分。需要這麼麻煩嗎?相信很多人會猶豫。如果企業以現況為滿足,或以為中小企業根本不需要談TTQS,那該從基礎談起。世界上的大企業,沒有一家一開始就是大企業的,都是從中小企業開始茁壯、成長,就看佈局的早與晚而已。

從小企業開始思考未來的經營藍圖,就是願景的由來,這樣的邏輯可以接受的話,企業大小不是重點,建構一個標準化系統永遠不嫌遲。百年老店與一般企業的最大差異就是標準化三個字,這也是中國人富不過三代的元兇。經驗法則,難以複製的人格特質,與因人而異的經營手段,自然難以百年長青。建立一套可長可久的系統,提升台灣企業的競爭力,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是職訓局每年花費數十億預算的主要目的,可惜沒有人體會到,連職訓局的人員都被模糊的KPI引導到一個難以預料的世界,結果失焦了。

或許很多人會說,第一季與四月份GDP目標頻頻下修,連基本的目標都達不到了,還想那麼遠。個人只想提醒馬總統與行政院長,是因為沒有標準化才這麼慘,還是這麼慘才無法標準化?微利是因為沒有好的經營效率,沒有好的經營效率,是因為少了好人才,沒有好人才是因為沒有好的系統讓人才發揮該有的價值,台灣落入到一個惡性循環的迴圈,卻老是在外圍打轉,也難怪連中研院管中閔院士都無法理解為何GDP腰斬了。

四月又變天了,進出口雙雙沒達標,而且出口歐洲衰退嚴重。所有官員都在打預防針了,預告今年目標3%經濟成長達不到,卻沒有人談如何做與要怎麼做。馬總統說的,證所稅不是唯一的原因,那請教甚麼是原因?如果只是日元貶值與歐洲情勢不好,那幹嘛要花那麼多錢養這些行政團隊,這是國中生都該懂的基本常識啊!不用勞駕總統大人開尊口。

為何行政院不依據TTQS精神辦個訓?公務員的教育訓練制度被破壞殆盡,人員的訓練每況愈下,已不再像以往文官體系的那套完整的培訓,也難怪公務員越來越沒有行政能力了。既然部長門的能力有問題,既然總統的領導有盲點,那就要透過訓練來解決國家治理上的能力落差啊!連個最基本的願景都講不出來,這樣的行政團隊,自然只會出現應聲蟲與粉飾太平的文化。

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孔老夫子說的話,馬總統應該不陌生吧!有點老調,卻也實在。管仲敏主委的這部分,個人就不敢說了,畢竟一個連勞工薪資的概念與意義都不懂的經建會主委,連GDP成長數字都要他部門公佈了,才說出:『怎麼會這樣?我沒想到會如此!!!』的經建最高主管的院士,認識不認識孔老夫子,個人不敢下判斷了!

KPI很重要,達成KP的行動計劃才是關鍵,這期今周刊的專題報導,護士假打卡的問題,又把這樣的怪現象凸顯了出來。一個粉飾太平,上行下效,沒有領導能力的行政團隊。每個護士平均照顧病人的比例,美國是1:4(聽說美國研究機構研究過,這個比率只要照顧多一個人,病人死忙率多7%),馬總統宣示過要做到1:7(台灣人命不值錢),但實際反映出來的是1:13(其實更高),卻沒有人為此提出改善對策,那與馬先生的歷史定位無關,結果就是假打卡,真加班卻沒有加班費的責任制勞動力(這是管先生最標榜的勞動力源泉)。願景、目標、策略才有KPI與行動計畫,管先生該回去好好的修一下策略規劃的學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