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害關係人

Mar. 30, 2020

TTQS該何去何從 -2

那天與會來賓的黃教授談了一個笑話,大意是說明本位主義與欠缺跨部會協調的問題,但這個笑話有多少的問題可以討論,不知黃教授是否曾經仔細想過?

這個笑話的大意是這樣的。有個老人家,年紀已到七十,牙齒掉得差不多了,就只剩下一顆。如果不再去看牙醫,那唯一的一顆掉了,不就真的無(齒)恥了嗎?不得不還是需要面對冷冰冰的醫療。去到牙醫診所,不幸的是那顆牙齒掉了,卡在喉嚨中。牙醫師看了一看,只告訴老人家,牙齒卡在喉嚨,那應該去看耳鼻喉科,牙科無法處理。

不得不老人家也只好去看耳鼻喉科,沒想到牙齒在走動過程,又掉到胃部了,耳鼻喉科醫師診斷後,也只好抱歉的請老人家去看胃腸科,因為牙齒已不在喉嚨了。胃腸科醫師經過檢查後,發覺到牙齒已隨著排便排出來了,這時只好請先生回去找牙醫,因為那已不再是胃腸科可以處理的問題了。.....

這個故事聽起來好笑,卻一點都不好玩,似乎每個科系的醫師,就只會看自己的那份專業,其他的當然往外推,本位主義讓一件很平凡的的事情,變得不平凡,但仔細想想,有誰能說那幾位醫師錯了?牙醫師不懂其他領域的技術,能看耳鼻喉科嗎?耳鼻喉科能越殂代庖的治療胃腸道的問題嗎?規章與法令限制了這些專業人員的雞婆行為,不出事便罷,一旦出了差錯,那責任由誰來扛?

在正常的組織運作中,類似的情形太多了,依照規章制度,沒有人有錯,卻沒有解決問題,那問題出在哪?這就是管理上常見的,所有部門都領獎金了,但公司就是沒有賺錢。這個故事有好多的面相值得探討,絕不是一個簡單的笑話而已。可惜的是,黃教授只把它拿來消遣一下公務員,卻沒有更深入的去探討為何,與如果碰到類似的情況,該如何?結果當然就只是笑話一則,可惜啊!

如果拿這個笑話來對比TTQS的現況,諸君不覺得有好多的神似!如出一個模子,職訓局、審計部、中小企協、分區單位等等....。.跨機能管理(CFM):Cross Functional Management)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是那麼的容易,制度、規章把很多的問題給限制了。

那如果一堆人一開始就被召集會診,是不是就沒有問題了?答案是不一定,大部分是否定的。因為如果牙齒還在,牙醫一個人處理就夠了,其他的人肯定罵死了,為何沒事找事!這種問題充斥在組織內部,是屬於系統化的問題,要以機能的角度來探討,答案是無解,那問題要不要處理?當然要,否則顧客早晚會轉向的。沒有顧客導向的系統設計,會出現專業的傲慢,而且會如賽德克巴萊的電影廣告詞說的一樣,要用野蠻來讓文明低頭

目的說,結果論是管理強調的精神,目的沒達到的話,手段都是枉然的。專業永遠只是手段,透過專業的運用,讓目的達成,才是任務價值的所在。TTQS的目的為何?恐怕已沒有人能夠談得清楚了。一個模糊不清的目的,手段自然難保走樣,變調的馬戲團就不容易控制。有創意或許可以稱得上好事,但消失了目的性後,或是目的已不再是原始面貌,所有的手段會因此轉變,TTQS面臨的也就是如此現象。

職訓局、顧問、委員、企業、人資、專辦與分區,似乎都有一個共識,就是應該要有TTQS;卻也都沒有共識,就是各有各的盤算。對於目的的理解,也各有各的解讀,現況造成的是一堆對教育訓練的誤解,L1~L4朗朗上口,卻不知為何!願景、策略滿天飛,卻不懂得如何揭露與意義何在!是該沉澱下來,Back to the basic的時候了。

從4M2S來檢視TTQS現況,個人有一些看法,簡單與諸君來共同討論。拋磚引玉,讓企業的教育訓練有效提升整體的競爭力,讓勞工的生活更有尊嚴,生活更美好、多彩,才是最重要的目的。經濟發展的指標不在GDP(這只是一個空殼子,只有政治人物會把GDP當成全部,不食人間煙火),而在於平均薪資(韓國為台灣的兩倍、香港為2.2倍、新加坡為三倍、日本為3.3倍)與生活品質,這些當然要依賴勞動力的能力資本,才有可能發揮該有的效率,這才是TTQS的主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