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引導不主導

Mar. 30, 2020

TTQS該何去何從 -9(解決方案

天下間沒有完善的系統,那意味著已經結束了。好比地圖上找到的永遠只有過去的,未來是描繪出來的。TTQS的現況,毋寧說是個契機,一個讓系統步入正軌,邁向永續的一個關口。為何這麼說,如果這個系統是成功的,那參與其中的利益關係人,應該都會有一種驕傲與愉悅的感覺。相反的,如果參與的人多,卻都各有各的苦水,那又代表著有期待,也有可為,只是還沒達到境界,是可喜的現象。如果讓人感受到政府就是拿一點錢,讓知識賤價出售,那就是TTQS的末路了。

如果參與的人都想退,有棄之唯恐不及的現象,那代表這個系統就可以告終了。哀莫大於心死的心境,是辛苦與沒價值的。還好,TTQS還處於前者的狀況,還是有可為,只是如何為?何時為?恐怕需要有個大破才可能大立。

要確認此問題並不難,請教一下目前參與的利益關係團體,如果職訓局把這筆補助款拿掉了,是否還有這份的熱心,願意為台灣職訓教育奉獻?答案是肯定或是否定,應該會很多元,畢竟靠這筆補助款生活的單位還不少,特別是學校教育出了問題後,這是給教授的另外一條路子。

TTQS系統設計上開宗明義的就是談願景揭露,明確的目標定義。企業或是單位談永續經營,對外,必須有讓客戶感受到價值感的使命或是理念,是企業存在的目的。而企業內部也必須有明確的願景,在內部塑造出一股無形的推力,以此推力來創造競爭優勢。既然使命、願景如此重要,那不彷請問一下,TTQS的使命與願景到底是否定義清楚,也充分的揭露了?似乎從來也沒有討論過這一塊,卻是最重要的一塊領域,是決定未來系統走向的結構性問題。

沒有討論過願景,自然不會看到願景的高度,就不可能會展開戰略規劃。沒有戰略目標,要盤點與現況實力的差距,只會流於形式。也只能在有限資源下,做最佳的戰術安排,這也是TTQS主事者的最大困擾。以這樣的系統結構,要讓在這個系統下參與的人,必須有宏觀的戰略思考,似乎是陳意高了些。也就因為在戰術上做文章,每年吵來吵去的東西,基本上了無新意,就是那一些枝微末節的小事,原因無他,戰術的問題本來就是這些。

一個列為國家級的大系統,當願景明確時,可能看到的是資源不夠,如何突破現況困境,策略是必要的手段,這才是重點所在。職訓局應該思考,如何引導TTQS的發展而不是主導TTQS的推動,這才是結構性問題的根源。只要是政府單位主導,預算制度、績效衡量指標、單位績效目標等等,都會出現不可抗拒的問題,整個系統就會成了跛腳鴨,顛顛簸簸的,辛苦自不在話下。(用一流的人才,創造一流的績效,而不是用便宜的工人,卻提不出成績來,用好人才的條件必須在系統上呈現,可以以策略來吸引)

當然資源還是很重要,所以需要政府單位的支持,只是支持一旦成了主持,其他的東西就反成了陪襯,揣摩上意、聽命行事,以及官大學問大的種種組織問題,都會層出不窮的出現。如果政府單位不支持,要由民間單位來推動,以台灣企業的型態,目前為止,是沒有這樣的條件與資源。有人會說台灣有很多的工、協會,那不就是最好的渠道了嗎?

這個部份我們還沒談到,此領域其實是台灣職訓系統很微妙的一塊,到底是得還是失,很難評斷,但絕對是問題重重。工、協會的能力、心態、與使命感,都存在些根本的問題,就一句話,各有各的盤算。這樣的單位要來推動與國際接軌的系統,我想路還長得很。

很多政府單位委託學、研、協會做的評審工作、或是專案,君不見都是問題多多,只是讓企業成為這些人練功的白老鼠而已,建設性的價值不高。職訓局引導,找個合適的單位,把主導權釋放出來。至於哪個單位有此能耐,個人具體也說不上口,應該是有方法的,如此才有可能讓系統走向獨立自主的一步。這是給TTQS系統的第一個建議。

其次的建議是,讓TTQS成為常態性的活動,而不是拜拜性的事件(Event)一個談永續的系統,每年必須受限於某個時段才能有所動作,系統的連續性自然存疑。建構一個經常性的系統,隨時接受輔導或是評核的申請,讓TTQS的運作成為常態性,才是根本之道。至於預算與資源的部分,還是必須建立使用者付費的觀念,才可能讓系統健全。職訓局可以以政府預算適度的提供補助,慢慢建立一個可長可久、也可以贏得價值尊重的系統,才不會走樣。至於系統採取開放或是封閉,那就以政策引導的方式,讓系統步入正軌,塑造良性競爭的平台,才可能看到人力資源的根本性改變。。

當然,只要第一個問題解決,此部分應該就迎刃而解,只是如果主事者觀念不改,這個問題還是無解,因為KPI會左右系統的運作。如何建立一個有效的績效管理(KPI)體系,也是Score card的精神之一。不容易、卻無法逃避,是系統推動者必須具備的認知,否則失真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