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文化

Apr. 1, 2020

商品企劃-11--談談山寨文化

最近很多人在談山寨文化,連一些行銷專家都為之定義為一個新的行銷手法,一時洛陽紙貴,到處都是山寨的影子,這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文化?有何魅力?有何問題?今天就不妨就來談談山寨文化。

山寨文化,在一個未開發或是開發中國家,是一個快速擠近市場的有效途徑。如果把模仿當作是一個跳板,很清晰的知道目的為何,毋寧說是一件好事。日本松下公司被日本人戲稱為模仿公司(松下的發音為Matsushita,但大阪人都戲稱為Maneshita,亦即模仿的意思)。這是源自於1950年松下幸之助先生已為公司訂下長遠的戰略。松下的戰略是不做老大、做老二,是典型的老二哲學。但松下絕非抄襲,他是把別人的東西經過自己的技術再轉化成為一個全新的產品,而且比原創者強,所以能夠取得立足之地。

Sony當年推出Vata,松下馬上就推出VHS;Sony推出Memory stick,松下馬上推出SD卡,這就是松下老二哲學的策略。看起來很像山寨文化,其實有內涵上的差異。有自己的技術,可以從別人的產品上看到更好的解決方案,所以能夠歷久不衰,反觀今天所談的山寨文化,只有抄襲,別無新意,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倒也還稱,要擠進開發中國家,路還長得很。

松下的產品雖是老二,卻能夠在市場上有好的價格接受度;反觀這些山寨文化產品,只標榜便宜與低價格,至於品質與服務那更不用說,所以得不到別人的尊敬,等到有一天技術世代交替後,企業也就再見了。即使還可能轉換跑道,吉葡賽式的經營模式就如遊牧民族一樣,逐水草而居,卻無法有個定居之所。

品牌會跳腳,那只是表面上的必要反應,如果沒有裝模作樣,品牌的愛戴者會失去價值觀感,那就可能離品牌而去。蘋果牌的iphone的降價風波,曾經使多少粉絲為之心碎,這就是品牌的魅力與價值。品牌可貴的是在於品牌價值,也就是不需要打價格戰,因為粉絲要的就是這些。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山寨文化的人,是否會用自己的產品?這就是一個最好的觀察指標。

山寨文化是否也為品牌拱出一些新的使用者?因為有模仿,突顯被抄襲者有其價值所在。智慧財產權法律的嚴格實施,其實對品牌與原創者而言,某種程度不是最好的方法,這是往好的一方面的想法。

但是山寨文化如果只是標榜山寨,還沾沾自喜以為撈到好處,每天只看哪裡還有狹縫可找?哪些可以抄襲,那恐怕明天不再是你的了。從有人類以來,山寨到最後的下場是怎樣,各位不妨多看看歷史,梁山泊等英雄好漢,下場是悲哀的。山寨既然是過渡,那就必須從學到的經驗轉換到本身的內在,從而擺脫山寨的糾葛,才是永續之道。品牌有忠誠擁護者,山寨永遠只是一個讓人家炒一炒的題材。可惜,今天談山寨都在強調這些人的巧思與刁鑽,卻忽略了明天之後,這些企業將會在哪裡。永續如果是企業追求的目標,那山寨文化絕對是一個糖衣。

一個國家如果鼓勵山寨,那這個國家將永遠只有生產文化,無法有消費文化的出現。生產文化意味著只有做苦工,賺辛苦錢,把最好的賣給別人,把最糟的留給自己,中國大陸三十年的經濟發展,應該已嚐到苦頭了。一昧追求量與低價,企業永遠站不起來,因為投機與模仿反而受人讚賞,品牌難以出頭,自然沒有價值的空間,那要想成為世界市場,路迢迢也。慎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