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 2020

真正的4A是無所不在的圖書館

商品企劃--漫談電子書-電子書的應用-雲端圖書館 4A的展現

今天繼續來談談電子書的應用,這是個人的發想,如果看官有興趣要走這條路,個人的發想可以應用。今天的應用主題是行動數位化圖書館的應用。

現在的資訊科技已發達到一個必須改變的十字路口了,傳統的處理需求已都不是問題核心,把虛擬與真實連結,數位與類比的結合,讓很多電影情節以此作為題材。在硬體設施上,大概已不再是問題。應用方面,人類習慣以人腦的思維來控制電腦,所以電腦有時也不見得多聰明。如何將虛擬與實境結合,是雲端運算的基本概念延伸。

常搭飛機的人都有一個印象,上飛機要搶報紙、雜誌等。呆在飛機上無聊,再說離開家鄉一段時間,總是迫不急待的想要知道一些訊息。遺憾的是,航空公司有其時、空的限制,無法無限制的提供所有的報紙與雜誌,因此難免有遺珠之憾。其次乘客看報紙、雜誌,也會干擾到左鄰右舍,看完後放在位置前面,又是一個髒亂。事後的整理,廢棄物的處理,.....都是不環保與費事的問題。

另外如果常去歐美的人士,都有這樣的體驗,從國外回台灣的班機上,看到的新聞其實都是舊聞,只因為有時差的緣故。而且如果有些不一樣國家的乘客,也不見得都能看到自己國家文字的報紙,了不起就是新聞線上的一些片斷資訊。這是現實的無奈,看似無解,其實電子書的數位閱讀應用上,可以幫得上這個忙的。

將來在飛機上,不用準備報紙與雜誌,每個座位前面不是一台電視顯示器,而是一個電子書。乘客一旦上機後,就可以利用這個電子書,直接進入數位圖書館伺服器,可以點選想要看的資訊。這部分包括要看多久前的資訊都可以看得到,任何語言、任何時刻的出版物數位資訊,都可以用電子書來閱讀。當乘客閱讀完後,航空公司再與數位圖書館結帳,可以以資訊閱讀量為計價單位,這對於航空公司、數位出版社與讀者而言,是多贏的局面。

這個模式看似簡單,其實運作的難度很高,簡單介紹如下:

以後在飛機上,航空公司不用準備實體出版物,所有的資訊都在雲端上,由一些公司(或是一家公司)提供。飛機座位上,有一個電子閱讀器,乘客需要閱讀任何的資訊時,只要打開閱讀器,點選要看的資訊即可隨時閱讀到任何想閱讀的資訊。譬如你人在美國要回台灣,可以點選立即的資訊(中國時報2010/4/7),政治版或是社會版都可以自由點選,把時間軸拉到一個四A領域的Anytime,不再受到時間與空間的限制。當然,要選日文、俄文、法文.....,隨君方便,達到Anybody的層次;要看雜誌、圖書、新聞等......也都可以隨選即讀,做到Any information的意境;這種等於把一家世界圖書館包容在飛機上的雲端數位資料庫,提供給任何旅客在必要的時候,做到Anywhere閱讀或是學習的效果。世界是平的並不是產業的特色,從生活面來看,電子閱讀器可能改變人類擷取資訊的另一種模式,讓世界成了一個沒有空間限制的平面。

這裡面有幾種技術必須突破,首先電子閱讀器會以甚麼樣的型態出現,將是改變閱讀世界的重點。單純的閱讀器、多功能的閱讀器、還是關鍵報告中的那份電子紙型態的閱讀器.....等等,都將決定這個商業模式的規模大小。

其次是數位圖書館的建置,看似容易卻有其一定難度。要把全世界的出版業、媒體產業整合,除了財力、物力還有資訊智財權等等的問題,都必須面對。這恐怕不是一家兩家公司的能力所及,也會牽涉到很多國家的言論自由的層次,以國家或是區域性的聯盟方式,比較看得到一線曙光。Google從大陸撤退,絕非表面的問題那麼單純而已,當我們習慣於用Google搜尋引擎,或是用Google輸入法的時候,使用者的使用習慣,對資訊的喜好與瀏覽網路上的一切資訊都賣給了Google而不自知。一旦Google如果把這些資訊提供給美國政府,那後果如何,看官就自己想想吧!

未來的世界,資訊擁有者將擁有一份可怕的力量,商機、政機、所有的活動都會在資料庫中受到操弄而不自知。以後可能不會再有電話調查電視收視率的問題,只要機上盒(Set up box)全部上線,收視習慣在伺服器端一目了然,無所遁形,相對的Google的生意也是由此展開的。所以要把數位圖書館建立,最有可能的做法是成立聯盟,各取所需。

至於商業模式方面,反倒單純,就是擷取、計價、付費等問題。純閱讀與需要購買資訊(或是書籍),都可以在線上完成交易,就看航空公司提供的服務等級。這種模式也不見得只用在飛機上,任何俱樂部型態的場所,或是公共場所,都可以沿用此一模式。

至於商業模式,航空公司與這家數位圖書資訊提供者間的計價,就以旅客的點閱時間或是資訊量的大小為計價單位,看多少資訊(K Bit)由航空公司買單。這是屬於Business model的層次,有待商業規劃。其實要做好這件事情,這個數位圖書館的建構,是難度最高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