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4, 2020

沈淪的台灣品質

窮得只剩下欺騙--台灣品質的沉淪

才談了沒多久的話題,沒想到又發生了類似的案件,整個新聞的版面,都被塑化劑與起雲劑所佔據。一個沉淪的品質世界,除了表面的經濟數字外,台灣還剩下甚麼東西?一個向下沉淪的台灣,換來的是國際焦點,只是這是一個不光彩的焦點。台灣真的窮得只剩下貪婪兩個字了。

為何台灣之光都只能靠這種不光彩的事件來曝光,阿扁事件讓台灣的知名度提升到國際皆知的層次,沒想到又是一個讓全世界為MIT傷心的案例,為的是甚麼?只因為迷失了方向,從政府到老百姓,似乎都瀰漫在一個無邊的大海之中,只要有東西抓就伸手撈上,哪管他三七二十一。

這件事情有太多的問題要談,其間最必須談的就是黑心與無知兩個問題。在這個事件裡面有兩種企業必須被討論,一種是明知道這是會害人的東西,卻只是為了賺取一點點利益(每公升0.15),不惜犧牲自己的良知,做起違背良心的生意,這種企業叫黑心。

另一種人是不知道這種東西會害人,卻貪圖一點價格上的方便而使用,這種企業就是無知。那無知是否就不知者無罪?不是的,如果以統一企業的規模,都還無法判斷這種東西的危害程度,那企業本身的社會責任與品質保證,基本上是無法拿出來現眼的。也就是一堆的道德良知,只是嘴邊肉,登不了大雅之堂,那又為何如此?

其他那些大企業也是一樣,連這麼一點問題都無法判斷,研發、採購的能力與價值是真的都破產了。國內企業一向標榜製造的優勢,卻以殺價的方式來進行所謂的成本控管,但身為專業採購經理人,必須以品質保證為最高指導原則,而不是一昧的迎合企業漫無目標的殺價需求,結果把該把持的基本理念都埋了進去,那是採購的不專業、失職,也就是採購倫理該面對的問題。

再說,企業如果真的有品質保證體系,這種問題也該在品保體系的架構下現形,不該輕易過關的。國內的企管顧問公司把台灣企業給害慘了,一種沒有理念、只會作文件的企管公司,讓品保體系市場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台灣企業根本沒有任何的品質保證能力。

一種只以品質檢驗的系統,如何察覺出這類問題,如果說QC pass就代表品質保證,那是自欺欺人的作法。對於進貨材料的品質保證,採購的供應商品質保證能力又跑到哪裡去了?身為採購協會的常務理事真為此事件難過,我們培育出來的採購就只會殺價嗎?難道就沒有真正專業的採購?

想當初歐盟剛推出RoHS時,採購為了滿足RoHS規範,那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相信大夥兒不會忘記,那是因為有個歐盟在把關,企業不得不做,既使表面文章也總是要裝個樣。國內的品質管理協會的功能,根本只是個框架,只會在文件化方面作文章,要不就是辦個研討會甚麼的,把學校的那一套套到社會上來,對企業的品質管理的協助,幾乎歸零,也難怪會發生此一事件。

這件事絕非偶然,只是冰山的一角,雖然已賠近了將近150億的商機,其實絕不只如此。原因只有一個,是台灣企業放棄了品質所致,一個向下沉淪的品質管理。八零年代台灣企業的全面品質管制,讓台灣企業紮下製造的根基。然而到了九零年代,ISO與電子產業的不品質取代了TQM,凡事只強調速度與價格戰,再也沒有企業訓練員工品質基本手法,有,也只是品質部門的同仁上上課而已,可靠度,那就更免談了。欠缺全面性的品質意識,不出事也算是幸運。

這輩子很幸運的學會了TQM,現在更體會出窮得只剩下品質的可貴。沒有BSC、沒有6 Sigma,更沒有TRIZ與PDM,有的只是一份最基本的QC七大手法與方針管理,可是這些東西卻教導自己,品質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品質也沒有妥協的條件,是一種對自己、客戶與社會負責任的唯一態度。

台灣政府的短視與盲眼症讓人擔憂,不管那個黨派,在乎的就是選票,甚至不惜操弄社會不和諧,那也是另一種品質沉淪的現象。這件事情發生到此,居然還無法有效的以政府的法令來喝止不法,只是一個鄉巴佬的依法行事的鄉愿心態,這件事情要找法律依據那簡直比鴻毛還多。

一個明知會傷害人體健康,還以商品來欺騙消費者,這已足夠構成蓄意殺人的條罪了,為何還苦無處罰的基礎?是這些公務人員的功能性障礙,欠缺系統化思考能力的原因所致。一個沒有流程、系統概念的政府,那自然成為有心者鑽法律漏洞的溫床,重點是政府無做為與無能。在美國斑馬線上有人的時候,雖然離的距離還很遠,如果就此轉彎,就是會被以蓄意殺人為判斷原則而起訴,塑化劑的問題不是比交通問題嚴重得多嗎?起訴一個違反公共食品安全,續意殺人的案例,才有可能嚇阻下一個事件的出現,否則沉淪的速度會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