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5, 2020

窮得只剩下錢的世界

窮得只剩下錢--談談法律素養

這幾天的台灣,不只是熱,應該說是熱鬧非凡。從塑化劑事件、超級股東會週小股東嗆聲、退休將領發言不當.....等等,幾乎佔據了媒體的版面,讓本已快熱昏頭的台灣人,血壓上升到都要腦充血的地步了。這些事情有好多的地方值得一談,塑化劑事件前面已談過了,不太想再多浪費時間討論一件本來就不該發生或者一旦發生,也應該可以很快解決的事情,卻如同連續劇一樣,沒完沒了,不知主事者的能力又如何。

昨天看到新聞報導,小股東嗆聲大老闆的故事,本來也只是小事一樁,卻成了茶餘飯後,甚至動用到主辦單位跳下來關注的事件,又是一個意識型態的翻版,看來台灣要談轉型,好漫長的路啊!

鴻海的股東會,一個小股東嗆郭董,沒想到郭董只以一句話:『那就請你趕快賣掉鴻海的股票.....』來回應。或許郭董是氣在頭上,或許是他的個性本就如此,但他大概沒想到,這樣的一個動作,對他的社會形象與企業的社會認知,傷害有多大。

要是我是這位小股東的話,我會回答一句:『如果當董事長無法給股東合理的答案,也無法滿足投資者的目標需求,更無法接受股東的建議與質問,那不如請您早點辭掉董事長職務,就不用受此氣了。』不是嗎?股東投資企業,讓經營者玩364天,予取予求,就只是在股東會這天(股東也只能有一天可以發言、監督),接受股東對經營能力的質疑,有何不耐煩的立場?

身為一家企業經營者,無法讓投資者滿意,本來就該接受質詢,又有何立場嗆聲股東?如果不希望股東質疑,那就不要上市,私人企業沒有人奈何得了您的。既然上市,就意味著企業用到社會資本,是有責任與義務為股東賺錢的,這種天經地義的問題,在台灣被扭曲了。甚麼叫做企業社會責任,都只是空談,還是一個心態,當權者的傲慢。

這個問題重點不在郭董的為人與個性,從事件發展的過程來看,牽涉到政府主辦單位的法律素養與處事態度、企業經營者的社會責任、社會大眾對於法律觀點的認知等等的層面,有好多的話題可談。

當權者的傲慢、主事者的顢頇、對法律認知的淡薄、意識形態掛帥等等,都是現況台灣品質沉淪後的表徵。凡事不求甚解,以偏概全的逢迎、歸類、抹色等等,讓真理無法在辯論下呈現更清楚的面貌,這就是法律素養不夠的表徵。很多的事情,只是淺層式的喊出口號,然後就一窩蜂的追逐,連自己想要甚麼都不清楚,結果自然是弄得人仰馬翻,四不像。

就拿馬總統一直強調英文與國際化的重要性,致力於國人英文能力的提升,大部分的學者、專家也都如此認為。這點毋庸置疑,英文很重要,但是硬把英文與國際化劃上等號,就值得推敲了。

日本人的英文是國際上公認的不好(說差難聽),但日本人的國際化程度卻是有目共睹,比起台灣那是國際化多了。法國人既不喜歡英文,也很自大,但法國人的國際化不高嗎?德國人對於英文也不是那麼的普遍(應該說整個歐洲),但國際化程度都不錯,為何?是台灣人迷失了方向,才會造成如此錯誤的認知。

有沒有國際化的胸襟、有沒有足夠的法律素養,有沒有更高的視野,才是國際化的問題重點。語文只是一種工具,任何大事,都無法單靠工具成其事的,特別是法律素養的嚴重不足。加上意識形態的蠱惑,台灣要國際化,路還長得很。

話說回來,今天要談的是鴻海股東會衍生的社會問題解剖,不是國際化問題(當然有其關聯性,留待以後來討論)。這件事有三個層面的問題要討論,分別為政府、企業與法律素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