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5, 2020

窮得只剩下口號

窮得只剩下口號--談談法律素養-I

從何時開始已記不得了,出現了職業股東的這個名詞,一度風風雨雨的鬧到由政府介入,將這些所謂的職業股東以一平專案處理。這是一個很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如果這些職業股東沒有越矩,一切都是依照程序來,政府又如何能巧立名目,幟人入罪?但對於真正的作奸犯科的人,政府又有多少的正義伸張,台灣的現況,還是停留於弱肉強食的原始生態,一個表面法治的社會。每件事情都有其來龍去脈,也都有其是與非的兩面,法治社會要談的就是是與非,一切以證據為依歸,這是基本的法律素養。

談法,犯意與犯行是執法單位的依據,沒有犯行,只有犯意,執法單位如何能以一些可能的藉口,羅織罪名定罪於民,這是政府帶頭不守法的一個現象(電影關鍵報告的情節,事實就是以此為出發點的,消滅罪刑從犯意開始,採取預防措施,結果如何,相信看過的人都有其自己的主張)。為何股東不能以程序來主張權益,政府反而以此要脅,以維護企業的股東會的進行,似乎程序發言就是不對,那為何會議上要有這一項?如果股東有越矩的行為,那是犯法,自然要取締;反之,如果股東依照程序發言,即使股東會無法進行,那也是企業的問題,不關股東的事情,但遺憾的是,在台灣,政府並沒有先弄清楚狀況,卻以一平專案來處理,總以為這樣就大快人心,這不是公然違法嗎?也就是法律素養不足的第一個現象。

一個強調法治的國家,對於法律的遵行,如果只以社會觀感來執行,最後的結果,就是意識型態。走法律漏洞是實行法治國家必要之惡,那是訓練出來的社會精英的主要存在目的。對於專制、沒有法制的地方,就是看領導人的一個頭腦決定一切,問題的可怕,難以預料,才會有茉莉花之春的出現。一旦實行法治,就必須依法行事,不能夠以自己的喜好為原則,這才是法律素養。

在台灣,在中國,大人教導小孩不要與陌生人交談,不要管閒事,自掃門前雪,但法律本身就要求每個公民有義務檢舉不法,讓社會秩序得以維持。如果看過小鬼當家的那部影片的讀者,是否有印象,小鬼看到有人要犯科,報警處理,結果警察來了沒有發現問題,以為是小孩惡作劇。警長要求媽媽多看好小孩,不要浪費社會資源,小鬼頂了媽一句話:我只是在善盡社會公民的義務。.....這就是法律素養的表現。

情、理、法與法、理、情,的排序,一直是中國人與歐美國家的最大差異,同樣實施法治,也出現不同的結果。這種優先順序的差異,也就是台灣現況的問題總根由。平常都希望小政府,一旦有事又希望大政府來協助;當陷入糾紛當中,就希望借用社會同情心來取得最佳立場,社會對於弱者的同情,也往往與法治的精神有所出入,合情、合理再談合法,法務素養自然難以深植。談法治,只談是非,不談人情,法外人情是指是非斷定後,法律給于執法者的權限,並不是不論是非的。

並不是鼓勵作奸犯科,也不是保護壞人,重點是法律的層面,從法家思想來觀之,是以有無確實的犯行為執法的依據,絕對禁止以判斷(犯意)、或是個人認知做為執行的依據,否則又將是另一種文字獄。在台灣這樣的討論平台似乎難以生存,只因為媒體與名嘴會讓一些是非顛倒,一旦名嘴出面,就開始模糊焦點,結果弄到根本不知道問題的焦點,只落得口舌之爭,一堆人就隨之起舞,還振振有辭,這不就是素養的不足所致?

動不動就以一平專案伺候,意味著國家法律已無能為力了,只能以特別法為之,這不是法律素養不足,還能如何說之?不是說法家最好,但一旦要走這條路,標榜法治國家,就必須承認其中存在的某種不公平性。有錢人可以找個律師,窮人就無法如此瀟灑,那就是一種不公平。但如果以此做為法官判案或是執法的依據,就是典型的落入意識形態的陷阱。

社會觀感不佳是台灣很常被拿來批判法官斷案的用語,卻很少有個理性評論的平台,甚至媒體的種種錯誤言論,在在都引導著百姓對法的漠視,老百姓只希望能夠出個包青天,可以為民伸冤,這也是法律素養不夠的另一表徵。

會議有程序,股東依據程序發言,主事者只能依據程序給於必要的回答,沒有任何立場來嗆聲。遺憾的是,不只主事者不知道本身的立場,主管機關居然不弄清楚狀況,就強調要派人深入調查,是否有擾亂股東會的情事,積極蒐證以確定是否要移送一平專案。似乎在股東會發言的股東,基本上就是壞人的判斷,這不是主管機關的法律素養不夠的表徵嗎?

這種種的現象,主要問題根源在於教育失敗,一個沒有完整、系統化的教育制度,讓公民的基本常識不見了,只剩下一堆的鑽法律漏洞的精英主義,形成一個盤絲洞的複雜現象,該如何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