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質不再的元兇-降低成本

Apr. 6, 2020

一個向下沉淪的世界--毒奶粉事件的省思

        這陣子翻開所有的媒體,充斥的版面就是幾個頭條新聞,駭人聽聞。其中包括:雷曼兄弟破產事件、阿扁前總統洗錢風波、日本的毒米事件、美國布希總統提出7,000億美金救金融市場、以及毒奶粉事件,其中又以毒奶粉事件影響最大、最深、最廣。

        這些看起來都不相干的事件,其實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整個世界都在向下沉淪。一家158歲的金融巨擘宣告破產,經理人卻還拿高額的退休金;一位退位的元首,全家人深陷洗錢與貪污的官司,居然還大言不慚要競選總統;為了讓企業活下去,放棄原來執著的品質形象的日本企業;一個只為了短暫的事業名聲,不顧世界未來的走向的美國總統;及一個無知又愚笨的國家,只以賺錢為目的,其他的不管消費者死活,這都是品質向下沉淪的現象。

        盲目的國際化大帽子下,低成本的迷思,讓世界上找不到MIC Free(Made In China)影子。低成本下的迷思,是有意、還是無意,都不是重點,不向中國買就是早死(沒有成本競爭力),向中國買,至少短期間死不了(以後再說吧!),成了向下沉淪的藉口。 國際化、世界工廠、西進成了吸盡(精髓)世界的理想的機器。(十年風水輪流轉,當年寫這篇文章時,所有的管理學者還是以MIC為唯一的思考,曾幾何時,一切都改變了!)

        世界上再也沒有贏家,失業、品質低落、M型社會等等都是一堆學者鼓吹出來的產物。世界是平的(曾經聽到很多人推寵這本書,包括檯面上活躍的人物,現在呢?),那只是另一種沉淪,一種假象,因為這樣的做法,讓世界生活與經濟失去平衡。 千頭萬緒,罄竹難書,今天就從毒奶粉事件來談談,品質意識與品質已死的問題,好好的解剖一下,全世界向下沉淪的前因後果。

        毒奶粉事件是無知,還是黑心,這是第一個必須被拿來討論的問題。此事件的問題是出在中國大陸,還是其他世界的消費者也必須負擔某種程度的責任,也是一個討論的重點。向大陸採購毒奶粉,價差30%,只以為買到便宜,卻不作任何的思考,採購的職業道德又跑到哪裡去了?幾乎每個國家、公司都已是ISO認證了,那為何還會有這樣的事件發生?是ISO根本就無法規範這種事件,還是ISO只是一個虛有其表的標準化文章(做給別人看的,果然30年的驗證,ISO也不得不承認出了問題,才在2015年做了一個大變革,回歸到品質的真諦-「企業社會責任與永續」)等等....種種的問題,必須以更宏觀的角度來看此問題,否則又會陷入民粹的陷阱。

        首先先來界定一下黑心與無知的分野。明知道有問題,為了個人利益,做出不利於社會大眾的事就是黑心。如台灣常見的病死豬;民粹式的意識形態;假酒事件等等。而無知卻是根本不知道,是一種愚昧與自大的表象。本次毒奶粉事件,明顯的廠商是黑心,當地政府卻是無知的一群。以蛋白質含量來界定市場價格,又不知道這種物質對人類身體的傷害,特別是質檢局居然會以免檢的方式來處理,以致於讓廠商有機可乘,這不是無知又是什麼?

        問題是為何黑心企業會存在,而且還日漸茁壯?是因為騙術高明?還是買方本身的低價格迷思使然?在動盪的時代,沒有「生活」的空間,世界上的每個地方,都存在為了「生存」打拼的情緒下,「笑貧不笑娼的價值觀」因應抬頭,這也是為何黑心食品充斥世界的各個角落的主因。品質管理自此必須重新解構,這個世界必須好好的思考生活的品質與深根的價值,才可能有改變的一天,否則毒奶粉事件結束後,不知還會有多少的類似事件出現,任誰也不敢保證。

        從品質管理談此事,就必須先從品質意識談起,今天先談到此,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