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7, 2020

新時代的新思維

談談封閉與開放 2010/04/29 08:08

一趟大陸西南行,一口氣悶了十天,就是無法上到部落格。大陸對「.com.tw」與「Yahoo」這兩個字的封鎖,已經到了滴水不漏的境界了。是擔心甚麼?網路的力量,加上人類的盲從本質,沒有主見與欠缺理性思考是促使網路世界的成功關鍵。每每看到網路上的一些流傳,與看到偷窺狂的那種點擊次數,都會變成靓點,意味著「現代人都很忙,卻很無聊」;「當代人朋友很多,卻很寂寞」的時代特有性質。沒有自我的時代,藉由網路來打發時間與創造一份可以避免尷尬的自由空間,沒有臉的世界,成了另一種成功的商業模式(大陸QQ網的成功,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

有人喜歡,有人討厭,也有人害怕.....但這都不是重點,如果不去面對,有些事情只會讓盲從更加嚴重,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人本來是一種感性的動物,為了生存,群居與眾力是存活的一大關鍵。慢慢的社會化的發達,已經存活下來的人類,改變的是另一種需求--「控制!」。於焉而生的種種行為與模式,再再說明了為了避免回到從前的卒子心態(有去無回)。隨著商業模式的複雜化,理性反成了一個最重要的元素,欠缺理性的思考,感性化的結果就出現了「恩隆」(財務作假)與「雷曼兄弟」(次貸危機)事件。世界是公平的,正久必反,反久又匡正,循環不已,沒有一個模式到底。今天的網路只意味著一個時代的過程,二十年,對光陰而言,只不過是一霎那,不值得為此大呼過癮,更不需要為此感嘆世界末日。

大陸對網路的管制,特別是部落格的封鎖,讓很多外界好的資訊進不去,當然也檔掉很多不喜歡聽到的聲音。硬要說的話,這只是鴕鳥心態,改變不了事實的存在。沒有信心的人,往往是躲在自己潛意識的保護傘下,看不見不代表事實不見了。當然以平民百姓一介,要評論國家政策,似乎有自不量力之嘆,但趨勢難檔、潮流無情也是不爭的事實,敢去面對趨勢與潮流的人,是一種勇氣與智慧。封鎖,讓問題像是裹在紙中的火苗,只等熱度到了,還是無法避免燃燒的事實。開放,有多少的不安與難堪,卻在於好奇心消失後,終歸於平靜,反倒讓理性有點空間的出現。

平常總感嘆被網路綁架,每天花在網路上的時間難以計算,既感嘆又無奈,怕的是退步、跟不上時代;慌的是,人生的理性思考已蕩然無存。為了期待網路上的那份關注,為了想要得知朋友的一點信息,為了看到一份想要得到的回音,是多少的時間代價堆累而成。短暫的喜悅喚不回時間的消逝,親子之間的感覺只剩下網路世界的一個符號,就當作是活在當下的一點無奈人生,可事實如此單純嗎?

一個沒有網路的晚上,不是付不起費用,只是不想在香港飯店浪費那幾十塊港幣,更重要的是想要嘗試看看,一個沒有網路的夜晚,生活是否會出現變化。時間有點難挨,在沒有打開電腦的時候,索性打開電視,是許久未見的畫面,似乎好遙遠。生命中如果只是工作,人生是無趣的;生活若只是享受,生命也是無意義的。吃、喝、玩、樂,織畫出人生的多彩與多姿。生物多樣性永遠是組織強壯的關鍵。看到蜜蜂突然消失的故事,究其原因就是因為同質化讓生存能力下降。改變之道不在於如何防止死亡,一個讓近親繁殖的現象消失,就是競爭力提升的最佳手段。

蜜蜂急速消失的故事,是否能夠作為台灣經濟發展的一個借鏡,恐怕很少人會注意。高度同質化的電子產業經濟,哪一天也會像蜜蜂一樣突然不見了。可惜政府官員沒有一個有頭腦,產業大老更是經驗掛帥的暴發戶,看到問題的學者卻永遠只是不想入世的天才。當這三種人在一個世界出現的時候,那就意味著自求多福的應著自然法則活下去,讓宿命論不斷的應驗。是命,就像是北三高走山事件,對中國人而言,萬般皆是命,一點不強求。生命的脆弱可見,但一個經濟體卻不能以宿命看待之,否則那就是老百姓的宿命了。

十天沒上部落格,有感而發的一點牢騷,請諸君見諒。看似牢騷,也蘊含了個人的一些領悟,「開放」與「封鎖」之間,不在於要不要,而在於不知不覺之間。能夠與別人分享的快樂,在於沒有門可關;把自己鎖在白晝的黑洞,是因為少了門可開,開與放之間,又是一個兩極化的觀點,不在於對錯,就是一份生活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