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7, 2020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從日本大地震學到甚麼

一個8.9的大地震,任誰也沒料到,發生在我們的鄰居--日本。不敢想像,如果這次的大地震發生在台灣或是大陸,會是一個甚麼樣的情況?亂成一團應該是毋庸置疑的景像。反觀日本這次的大地震,怵目驚心的畫面,從媒體上一幕幕的呈現,有些地方幾乎已可以用人間地獄來形容了,但看到日本人的那種處於危難中,卻還是井然有序的畫面,不得不說一聲:『日本人真有一套!』這是一個有文化底蘊的社會,表現出來的是一種發自本身社會公民該有的認知,這就是『秩序』。

在這次的大地震當中,沒有一個人不擔心,卻沒有一個人有甚麼特別的抱怨,就如一些民眾說的:『天災已夠難過了,不要再被人禍傷害到!』天災難以避免,人禍卻是可以控制的,成熟的社會不會在此形成一種看不見的禍害,口水與指責,對於救災於事無補。沒有指令,也沒有強迫,超商與飯店會發揮人飢己飢的精神,伸出援手,免費的供應民生必需品,幫助難民渡過難關,單單這一點,就值得我們好好的捫心自問,我們所學的儒家思想到哪裡去了?囤貨積奇是最近台灣出現的嚴重社會問題,哪管你的死活,賺錢最重要,看到日本企業的那種自動自發的社會責任感,那才是企業社會責任的表現。

日本人不是沒有壞人,也不是沒有問題兒童,社會問題也是一籮筐,但表現在國家面臨危機的時候,那種世界大同的思想情操自然湧現,這是教育成功的典範。日本的教育與台灣與大陸最大不同的地方是,台灣與大陸的教育只剩下學校教育,沒有家庭與社會教育。而日本教育則是學校、家庭與社會教育一體成長的教育。

這牽涉的因素很複雜,日本人一旦結了婚,生小孩後,一定會辭掉工作專心照顧小孩,直到小孩長大成人為止,這點就是第一個不同之處(不是好壞的問題,而是社會制度的一個選擇)。台灣與大陸企業,賺的錢都是微利,所以無法提供勞工照顧家庭的必要條件,必須依靠雙薪來維持家計。因此生小孩後的家庭教育,只能仰賴褓姆或是隔代教養來維繫,結果家庭教育幾乎歸零,把所有的教育責任丟給學校老師。加上膚淺與不負責任的自由與人權思想作祟,老師與學生、家庭間就只剩下買賣關係,根本沒有傳道、授業、解惑的使命,只有分數與賺錢為唯一的目標,這樣的教育體系如何教出有社會責任的學生?家長視老師為幫傭,動則得咎,不爽就提告,哪還有什麼尊師重道的一絲絲心意?

這絕對不是教育部門一個單位的事,牽涉到國家的經濟發展與勞工政策,試想,一個連基本勞工薪資都不敢調整的政府,這樣的結果是必要付出的代價。沒有家庭教育的社會,是對立而不是包容;是仇恨而不是諒解;是貪婪而少了感恩,這些都是台灣社會的現況,您認為呢?

其次看看媒體,這樣的大地震的出現,媒體沒有嚴厲的批評,都是以鼓勵與如何讓大家得到正確的訊息,快速的讓民眾脫離苦難為首要目標,這又是另一個社會責任的表現。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台灣,第一件事大概就是媒體會發起追究責任的話題,接下來政論名嘴大概又是荷包飽飽的,因為有跑不完的通告,也說不盡的個人觀點,卻沒有人會想到災民該如何善後,因為那是你家的事,不是我家的事。一個社會成不成熟,這部分是重點。台灣人就是因為缺乏人溺己溺的愛的思想教育,喜歡聽一些腥風血雨的話題,也因此造就出一堆有錢的名嘴。NHK的使命感真的讓人佩服,不愧是一個國家級的媒體。

另外在防災的應變上,也是一個最值得觀摩與學習的機會。這種事情絕對沒有人希望用真實的情境來學習,代價太高了。他山之石,如何透過別人流過的血來積累自己的智慧與經驗,是知識管理最重要的觀點。日本人的防災演習,雖只是一個防災日的演習,卻是有模有樣,煞有其事的。個人曾經有幸的參加過一次防災演習,對台灣人而言,總以為就是打哈哈,虛晃一招罷了,沒想到那種臨場感讓自己大大的吃了一驚,從那時起才真正的虛心學習TQM,也奠定自己對品質的執著的根基。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台灣人見忘的習性,是一堆因素所堆壘,難以一一剖析,重點是欠缺一份社會責任感,事情是政府該做的,卻又不懂得監督與要求,結果讓公務員虛應故事的心態,形成堅不可破的壁壘。出了事再說,責任往外推的事情比比皆是,台中夜店火災不就是這樣的歷史重演的故事?社會責任不是一個人或是一票人的事,每個人都該思考這個問題,TQM強調要有好的品質,就從抱怨做起,抱怨是進步的原動力,但我們是否真的有抱怨,還是只見一堆的牢騷?又是一個值得深思的領域,只因為沒有被教育好如何有效的抱怨,結果在有心人士的推波助瀾下,就成了意識型態的牢騷,問題更嚴重了。

日本企業有一種企業內行之有年的制度,叫做『在宅待機』。在企業面臨不景氣的時候,工作量不夠,但不想遣散員工,就請員工待在家裡等待機會,公司付薪資。這種做法的精神是不希望因為企業的經營問題,帶給員工生活上的困擾,演變成為社會問題。公司節省下員工上班衍生的開銷,也算是降低成本的方法。這種制度主要的著眼點在於一旦訂單有了,熟手的員工立即可以上陣,不用再為新手的訓練發愁。(在宅待機公司還是負擔基本薪資,避免造成員工生計上的困擾)

這點台灣企業高明多了,發明了一種叫做『無薪假』的名詞,美其名不遣散員工,其實是卡員工的油,走在法律邊緣,只考慮企業的利潤,造成的社會問題,根本不管,社會責任的差異在此。

無薪假的員工不能在外打工,又沒有收入,對於剛入社會的年輕人而言,房貸、車貸、生計問題…等等,馬上陷入困境。加上無能的政府機構,無法解決就業問題,反正一個願打,一個不得不願挨,那就昧著良心,不管法律問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閃了過去,讓「無薪假」成了合法的措施,這也是台灣整體的社會責任不夠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