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8, 2020

勞工正義的意義

一個扭曲的正義,從無薪假談台灣的勞工政策

這兩天最熱門的產業新聞當屬無薪假議題最夯,從立法院、產業界、新聞界到學界,似乎都在談勞動正義,但問題的真相又如何?該是還原真相的時候了--一個被扭曲的勞動正義。

立法院提議對放無薪假的企業,必須採取法律措施,保護勞工的權益。雖然立法院的提議有點不太合立場,卻也只剩下此一點聲音,其它的還有誰會為台灣的勞工發聲?一個被扭曲的社會,沒有正義還假正義,才是值得關注的焦點,可惜被表面化了。

當立法院提出此一提案時,學者、新聞界(NEWS98電台)、產業界(包括工總的頭頭),都大放闕詞的指謫立法院的不當提議,卻沒有人思考勞工的權益在哪裡,這是一個荒誕的社會現象。表面上為勞工好,真相到底是無薪假好?還是資遣才對?

無薪假是違法的行為,只因為選舉的因素所干擾,無薪假的勞工成了被犧牲一群。學者與新聞界對於無薪假似乎都以贊同的角度來批判立法院,今天經濟日報第四版,台大的辛炳隆教授就以此來批判立法院的不是,個人要請問的是,勞動基準法是不是一個不定期合約?勞工與企業間的合同既是不定期合約,勞工在沒有任何違法的行為下,是不能打折扣的。雖然新聞界口口聲聲說到,企業主在實施無薪假前,必須取得勞工的同意,在這種重視經濟的產業政策下,連主事者的勞委會,都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任企業的不當作為,無辜的勞工有發言權嗎?一個在號稱高科技產業內流傳,不是新聞的新聞,放了無薪假,只是不拿薪水而已,還是要到公司上班的事實,就是挑明的壓榨勞工。

學者與新聞界(NEWS98的陳鳳馨主持人)的論點,總以為無薪假起碼比資遣要來得好,勞工可以保住一份工作,這種論點才是問題的所在,一個表面化的想法,扭曲了事實正義。個人的觀點是寧願資遣才是正道,無薪假是旁門左道,基本上是個無法原諒的欺負勞工的作為。

首先的問題是勞工與企業的關係是一份合同,薪水是完整的,在勞工沒有違法情況下,企業不可以切割合同的內容。會出現經營困境,是企業經營者的經營策略發生問題,不是勞工的錯,為何要讓勞工來承擔經營不善的責任?

其次是在無薪假期間,勞工既不能領失業救濟金(喪失基本權益),又不能兼差打工,彌補不該損失的工資,只因為還是帶職勞工。對於上班族而言,房貸、車貸、還有生活費等等,在薪水縮水的狀況下,是否會帶來生活上的不方便?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三者,勞工在收入無法保障下,生活的困境隨時可能出現,帶來的社會問題,讓不安的氣氛更形加重。

再其次就是現在產業也不思考如何穩健經營,賭性堅強的經營模式,有訂單就盡量雇用員工,沒訂單就實施無薪假,反正台灣勞工最聽話了,配合企業政策是勞工的責任。這種作為帶來長遠的影響就是企業根本不想找有能力的員工,只要便宜就好,造成台灣勞動力低落的惡性循環。台灣的勞工平均薪資亞洲四小龍之末,有甚麼能讓台灣企業主感到驕傲的。

資遣才是正軌,當企業採取資遣的手段時,就必須為自己的不當經營付出代價,付出該給的資遣費,如此才能讓企業經營者,以企業社會責任為己任,小心經營。勞工也必須體認,勞動市場是以能力為競爭要件,必須有自己的貢獻價值,才能夠在社會立足,這樣才能建立一個良性循環的勞動市場競爭機制。日本20多年的不景氣,也都發覺到企業無法保證照顧員工一輩子,而改變終身雇用機制,這是一種現實、無奈的進步。

資遣會對社會帶來不安,這又是學者片面的看法。美國企業動輒資遣幾千人,那美國是不是一個沒有競爭力的國家?有個良善的社會福利機制,失業救濟金制度,加上勞工在勞動市場上,清楚的了解到自由競爭機制的殘酷,必須積累自己的核心能力,才得以在市場上生存下來。這樣的社會,才有動能向上提升,而不會向下沉淪。

一個只想討便宜的產業經營思維,加上學者的表面化思維,讓本來就該回歸到正軌的議題,成了過街老鼠,主要的問題還是出在選舉考量。失業率絕對會是選舉上的毒藥,但這是無法欺騙的事實。產業面臨困境,不能全然怪罪政府,更不能就以大環境來搪塞,景氣再差的時候,還是有經營成績亮麗的企業,那是經營能力的表現。對社會、對員工、對股東負責,企業經營者必須小心翼翼的看待環境變化,而不是只會搶機會財的短線冒進。

無薪假的蔓延效應已擴大到傳統產業了,意味著台灣的經營者的不負責任想法已成了常規。有學者與新聞界幫腔,又有那家企業不敢實施?讓自由競爭機制還原其面貌,才是台灣企業要立足世界的根本之道。工總頭頭的一席話,建議收回,那是最不得體的說法,其言:『政府保護勞工權益,那企業經營如果經營不善,政府是否要補助?』

這種話讓政府所有的部會養成要錢給錢就是做事的錯誤心態,像新聞局、文建會、職訓局、經濟部等等,只要有吵的就給糖吃,讓兩方面(政府與產業)都成了無能的一群。一群只會花錢,一群只靠奶水,形成台灣企業微利經營的必然。

該是回歸真相的時候了,好好的讓勞動政策的機制動起來,而不是訂一些辦法,或是鴕鳥心態的以無薪假保住一份工作的鄉愿。如何建立起自由競爭的勞動市場,不是只會用便宜勞工的企業經營,讓勞資雙方面都站起來,勞委會的勞動政策是關鍵,可惜,選舉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