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只是一個數字

Apr. 9, 2020

從無薪假談台灣的經濟怪象

馬總統已宣示明年國民所得將超過20,000美金。從停頓在13,000美金一段很長的時間,總算看到經濟成長的實質效果,是可喜的現象,但個人不免要請教馬先生一個問題,一個最基本與必須面對的問題。國民所得從13,000美金提升到20,000美金,名目上提高了30%以上,可是這些數字的意義在哪裡?

勞工平均薪資十年來只提升了多少?基本勞工薪資十年沒有動,最近也不過動幾百塊(企業老闆都歇斯底里的喊著活不下去了),與GDP的經濟成長,根本不成比率,那問題出在哪?如果這兩個數字是正確的,那意味著企業賺了錢,根本沒有分配到員工的待遇上,也就是貧富差距擴大的主因。台灣的勞工平均薪資42,240NT$(經建委主委劉小姐在九月份發表的數字,劉小姐還沾沾自喜的提到,比2008年成長了240元),比起韓國的78,400NT$,不知道馬先生與劉主委的感受如何?這反映出台灣經濟發展被扭曲的現象有多嚴重,也就是貧富不均的問題,與企業社會責任的喪失,有直接的關連。

無薪假的問題,只能怪企業經營理念的沉淪,絕不是勞工不努力,或是環境因素不佳這麼簡單的問題。在台灣曾經被奉為最佳產業的明日之星,幾乎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從DRAM、LCD,到LED、太陽能等,為何都會落到如此田地?經營理念的品質向下沉淪所致。

諸位如果有興趣的話,不彷去研究一下LED產業的經營模式。良率低得讓人難以想像,只要有訂單,就靠買機台,反正把量衝出來再說,良率低的結果,該賺的錢沒賺到。加上大陸12五計劃與世界環保議題的發酵,幾百萬支的路燈要更新等空中閣樓的假象,讓這些企業把產能規模拉到一個無可挽回的地步。供過於求,加上機台設備投資攤提的問題,成本居高不下,讓這個產業普及化的腳步也跟著慢了下來。錢都投資下去卻看不到春燕,侵蝕掉的是企業的獲利,又不想承認事實,那就來個無薪假,隨時還有得拼,這就是這個產業的經營理念。

LED是沒有明天的產業,不是這個產品的問題,而是以IC製程的角度來看LED,環保、成本絕對降不下來,要取代傳統的螢光燈與水銀燈,那就慢慢熬,問題是看誰的氣長。這是一個根本的技術問題,沒有從材料與製程著手,根本是無解,可惜的是,台灣的LED產業是個沒有根的產業,只能靠買機台(花大錢)、拼數量、躲專利來經營,如何不辛苦?

更可惜的是,政府主事單位也是睜眼盲人一堆,獎勵的是一堆沒有附加價值的後段加工,而不是根本的材料科學,主要原因還是在於經濟數字的美化,要投資材料科學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與時間,都不是電子產業那樣,立即可以掰出很美麗的數字,這種現象不利於台灣的政治發展(老百姓也被教育到只會看表面)。連工研院這樣的國家級最高研究機構,也都只看立即可以商業化的後段技術,就知道台灣的技術瓶頸有多嚴重。

國家的科技政策,都是向錢看的怪現象,當然無法引導企業走向未來。技術的未來性與前瞻思維,是必須有更高的勇氣與魄力來支撐的,更需要有更高的跨機能管理政策來實現。創意人才何處尋?無薪假就告訴我們,人才遙不可及,只有各取所需,沒有培育與發展(HRD)。

該是思考人力創新,人才投資的時候了。韓國三星的Specialist program(選出中堅幹部,以兩年的時間來栽培。這些人派駐海外,一年學當地語言,一年在地進行市場調查,基本上兩年期間都不需要工作,是早期日本商社最厲害的一種情報蒐集與人才培育制度)培養了四千多位的未來人才,台灣的LCD產業卻還停留在無薪假的層次,競爭力如何比?TTQS是台灣政府單位唯一比較有概念的做法,卻得不到企業主的青睞,原因無他,台灣的人力資源太便宜的緣故,殊不知,無知的代價就是台灣產業微利的根源。

沒有人資戰略的企業才會走上無薪假的地步,不重視人力資源與能力資本的企業必然走上微利之途,土法煉鋼起家的台灣企業,除了機會財外,管理財與創意財都看不到,也難怪就只剩下此一招,否則就要把三十六計演完,走為上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