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不難,難在沒有目標

Apr. 9, 2020

從無薪假談管理的本質

目的說,結果論,是TQM(Total Quality Management)全面品質管理的核心。做任何事情,要呈現其價值,就必須有效率與效果。可惜,管理會讓人迷網,到了後來,目的不見了,只看到手段站上主角位置,一堆人忙忙碌碌的也不知追求甚麼,就是一般所謂的本末倒置。

現在國際上的政治人物,幾乎都身陷於國家治理不善的困境。滿意度低、問題叢生,碰到問題也只好見招拆招,亂無章法之下,問題背後的問題沒有被有效的發現與處理,問題帶來的問題將更形嚴重,最後只看到飲鴆止渴的結局。

都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嗎?不見得,那又為何?民主政治走偏了的結果。是民主不好嗎?也不是,是生活無法得到尊嚴與安定,產生的民粹主義抬頭,被邪惡力量運用上後,世界就好玩了。很像卡通影片所描述的劇情,其實就是生活的翻版。

目的與手段,凡事先談目的,手段才得以判斷其有效性,沒有目的的手段,就是常聽到一堆人所說的:為管理而管理。法律規定如此;公司規定的,我沒辦法做主;這是我們公司(貨店裡)的規定,沒辦法改變;.....等等的對話,充斥於你我的周遭,這些人大概沒有想過,所有的規定都不是與生俱來的,是人訂的,為某種目的而訂定的,那有何不能改。只要確認手段已不符合實際需要,就必須進行改善,這才符合永續路上的持續改善的原則。可惜一動不如一靜的思維,綁住人的進步思想,有創意反而不見容於社會的現象比比皆是,是一種偶然的必然。

台灣的無薪假吵得沸沸揚揚的,政府與知名的學者都把台灣捧上天,認為台灣的經濟是一種奇蹟。也是,確實是奇蹟,國民所得四年成長50%(2000年US$13,000:2011年USD$19,500),勞工薪資十年只成長2%(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小姐在九月份發表台灣平均薪資,她沾沾自喜的提到,平均薪資已達42,240新台幣,比起2008年金融風暴,提高了240元,卻都不敢提到韓國的平均工資已到達新台幣78,400的水準。一個國家級的經建幕僚長都只是這樣的格局,如何期待會帶來尊嚴與安定?),卻還有勞工甘願接受,這就是奇蹟。

台灣企業都標榜產業前景一片光明,自己經營能力有多高,在市場上吸進了大把的銀子,只落入個人口袋,一旦經營出狀況,就把爛攤子往政府身上丟,這又是另一個奇蹟(這個問題才是GDP高度成長,卻不敢動薪資的主因)。高鐵、兩兆雙星產業(慘業)、太陽能、LED等等,吸引了大把的銀子,落入個人口袋,卻拖個油瓶,要政府收拾,這都是奇蹟。

台灣為何落入如此地步,馬政府一直標榜GDP成長傲人,兩位數的成長在台灣已是十多年未見的榮景了,卻得不到掌聲?選舉的時候還要大費唇舌來說明政績?馬先生大概還不知道原因,智囊團更不用說,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沒那麼難,問題就出在原點,目的不見了!!!

經濟發展的目的為何?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又為何?國家治理的目的又為何?都只有一個目的,讓老百姓有尊嚴的過個安定的生活,連這麼一點微薄的目的都達不到,如何談論政績?經濟發展是手段、產業政策是手段、做了一堆的手段,卻沒有反應出目的,意味著方向錯誤了卻還不自知,才會有今天的困境。

美國的霸占華爾街運動、金融危機的出現、歐債危機等等,不都是把目的與手段弄亂了的結果?談管理沒有那麼神聖,彼得杜拉克先生的核心理念就只有這個:目的說、結果論,目的、手段弄清楚了,方向自然就明白,路就不會走偏了。表象讓執政者失了焦,才會出現無薪假的困境,如果無法回到原點,從目的來整理問題,這個問題將無解。問題沒有那麼糟,比較糟糕的吳院長的那些評論。無薪假可以拿諾貝爾獎、無薪假的員工可以短期雇用.....這種連三歲小孩都會笑的玩笑,冷到極點。

治理國家沒那麼難,難的是執政者患了總經理症候群,一旦當了總經理,職位的捍衛已經凌駕在理念的實踐上了。美其名不在其位難謀其政,其實是眷戀職位上的方便。理念的實踐是一份自我的管理,不怕世俗的挑戰,長期而言會得到尊重,卻是選舉的最大問題所在,因為選票無情也沒理智,特別是教育制度不夠健全的地方,台灣就是代表性的例子。

教育的目的在台灣,只剩下分數與上個好學校,不是健全的人格培育與建立和諧的社會。校長不吸菸就是好校長的邏輯成了論點;補習班充斥也算是奇蹟之一;體罰成了必須以法律來規範。如果一個老師連體罰的意義都無法理解,只迷信體罰的效果,那不是教師養成教育的失敗嗎?目的都無法釐清,手段自然就荒腔走板,目的、手段的關聯,是管理的核心所在。

當然,很多的時候立場不同,目的本來就是不一樣的,主事者的目的與使用者的目的難以同調也是常態,誰是顧客才是關鍵。顧客導向只是書本上的名詞,實務上還是老闆滿意度與職位保衛戰,理念這樣的東西可貴也在此,不做會後悔這句話,似乎再也沒有人會提起,但一提到將經國先生,少有人不懷念的,因為他很清晰的知道自己的使命與老百姓要的是甚麼。

如果經國先生還在世的話,相信無薪假會讓他老人家吐血的,因為執政者已無能到必須犧牲勞工的生活,來換取資本家的口袋,這是最難以讓人接受的無奈,近代台灣人的悲哀!輝煌的經濟成果卻只有為三餐發愁的勞工,整個體系的失衡,都出在目的不見了。經濟發展的目的不在數字,在於生活與感受(全世界老百姓的快樂指數最高的是小國不丹),尊嚴與安定,看來台灣的政治人物找不到如此人才了。國民黨無能(眼前只見競爭,卻看不到真正的競爭對手是老百姓,而不是民進黨),民進黨無能卻有用(可以製造很多法律的學習素材,如何貪卻不受罪,如何掰,卻討好;如何騙,卻讓人願意附和),該是回歸管理本質的時候了,目的說,結果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