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SARS給台灣人寶貴的一課

Apr. 10, 2020

台灣防疫有成的KSF-SARSCOVID-19KM應用

        這次台灣在冠狀病毒(COVID-19)的控制上,交出一張不錯的成績單,博得全球的讚揚,可喜可賀,該感激所有線上努力的每個人,以及全體人民的合作與配合。但這次的成功的背後因素又是什麼(KSF),可能一般人不會太在意,只要不出事就好,這是台灣人的慣思維。(看表面與小確幸)

        管理的重點就是好還要更好,不好的如何改善,得到更好的結果。以此角度來看這次的COVID-19的處理,有很多的事情是一般老百姓看不到,也不會知道的,對未來卻是很重要的一些材料,這是知識管理(K/M)的重點,提出來就教先進。

        這次的防疫做得好,最大的功臣應該感謝SARS。SARS讓台灣政府從一個手足無措的慌亂中,累積出一套與病毒共生的SOP。今天談到隔離病房,好像本來就準備好的!隔離檢疫房間也好似天生就有的!醫療的負壓病房也好像本來醫院就有的設施!…其實這些都是因為SARS的緣故,台灣累積出來的資源與寶貴經驗。

        當時SARS剛出現的時候,根本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病。中央(當時是陳水扁總統當政)與地方(當時是馬英九先生任台北市長)在疫情剛開始出現時,出現不同調的現象。台北市衛生局長鍾局長建議要應該要採取隔離防疫,中央認為不需要。後來出現社區感染了以後,首當其衝的就是台北市市立和平醫院。爆出院內感染,大家才意識到SARS病毒的可怕。

        一開始連病毒是什麼都不知道,後來WHO才定調為SARS。因為當時SARS的傳染都在亞洲,歐美幾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不像今天全球性的爆發,因此並沒有引起歐美的太大重視。

        當時沒有隔離病房,也沒有負壓病房,初期也不知道傳染途徑,在一片恐慌之下,馬市長請葉金川先生負責總指揮,進駐和平醫院,採取封院的措施。那件事情想必大家都已遺忘了,被隔離的醫護人員與在醫院的病人與家屬,一時間有天要蹋下來的感覺。經過積極的處理,慢慢也發現SARS的感染途徑,發燒時才會傳染的特性,整個疫情才開始受到控制。

        這時中央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開始建立負壓病房,花了幾億元請工研院蓋了一個專屬隔離的負壓病房。(這個措施一直沒有被使用,是好事。如果當初沒有這個措施,相信這次的病毒傳染,問題沒這麼輕鬆)當時口罩風波也是一樣,因為不瞭解,那時最熱門的就是3M的N95口罩、醋、以及奈米光觸媒等產品,後來又出現電子口罩,很好奇為何這次的疫情,沒有人談電子口罩?

        各位老壯年朋友到了65歲時,是否都有收到一份衛福部寄來的口罩(五個),這也是剛開始衛福部在口罩的調度上沒掌握好,造成的恐慌。後來SARS結束後,衛福部繼續儲備了幾億個口罩備用,以防SARS的捲土重來,所幸SARS沒有再回頭,口罩就被用來防止流感。

        SARS期間為台灣的防疫播下一顆很重要的種子,簡單來說有幾點:

  1. 當時因為沒有負壓隔離病房,造成和平醫院的院內感染,後來才在重點醫院做必要的投資,奠定一個防疫網路。
  2. 當時台北市的醫院都屬於獨立的管理模式,馬市長有感於資源的共用,將台北市的市立醫院全部整合成為市立聯合醫院,以收資源共享的目的。
  3. 由於和平醫院的封院,加上葉金川先生的積極處理,總算穩定下來,累積了寶貴的疫情處理的經驗(K/M)。這部份對於這次的疫情,幫助太大了!
  4. 當時進機場開始的量體溫措施,也是投入架設紅外線量體溫的設施,一直沿用到今天。
  5. 醫護人員對病毒的防疫,戴口罩與洗手的宣傳,都是SARS帶給台灣人民的一堂寶貴的防疫課程。這也是後來雖有H1N1、腸病毒、MERS、非洲豬瘟、伊波拉病毒、流感等等的病毒,可以有效地控制的原因之一。

        這件事告訴企業經營者,善用經驗,他山之石的價值就是知識加值。用在防疫如此,用在管理也是如此。不管對管理認不認同,沒有這些K/M的SOP與資源的儲備,今天不會如此平安的。

        這次歐美為何如此的嚴重?主要原因還是在於SARS沒有在歐美傳染,讓歐美國家認為這種病只會在亞洲傳染,疏於防範與準備。有備無患的概念,對歐美先進國家來說,會認為這是自然循環的一個現象,與中國人還是有很不一樣的思維。

         聽到很多人在嘲笑歐美國家的防疫觀念,不戴口罩,不知隔離檢疫等等,好像這些國家都很落後。個人不認為歐美國家落後,是生死學上的思維差異。中國人總以為好死不如癩活著,卻在活著的時候,抱怨與為了求得一點溫飽而拼命。歐美人對生命的尊重與生活的追求,物競天擇的自然循環下,還是值得尊敬。

         但這次疫情的防護,事實上還是有些地方值得再研究、改善的。簡單提出幾點如下:

  1. SARS期間在和平醫院封院的重點,除了斷絕社區感染的途徑外,葉金川先生的使命就是積極救治,才將死亡案例控制到最小範圍。但這次的防疫的重點只在防護,採取的是圍堵政策,並沒有看到積極治療的部分。萬一真的出現社區感染的情形,可能會有嚴重的後果。
  2. 防堵過程的手法,採取的是專制式的作法。恐嚇與威脅,老百姓在害怕之餘,對於這些手法並沒有很特別的感覺,卻可能留下後遺症,而且是很深遠。如個資法(電影情節的手機定位)、法源根據(依法行事)、憲法保障的範圍、以及實名制的問題等等。這些問題對一般老百姓可能無感,卻是國家治理上,影響深遠的問題。(今日新聞已出現澳洲開始有為了防疫出現專制傾向的話題,那是後疫情時期國家治理必須面對的問題)
  3. 口罩的管理還是有點亂了章法,可以說是算計太多了吧!個人領過一次口罩,發覺到極不科學,排隊浪費時間小事,暴露在風險中才是問題;藥房的負荷太大(今天已有240家藥房申請退出賣口罩的消息,就是負荷太大,受不了)。天佑台灣,防疫中心規定要有防疫距離,請問排隊買口罩有照這樣的要求來嗎?如果要照這樣的要求,那隊伍要排多長?可能又是另一個問題。但是如果沒有依規定來,可能被罰款,這還算事小,萬一不幸感染,那才是問題的重點(為買口罩感染)。口罩的生產量本來就不是問題,只是徵收的過程,是否出現什麼問題我們不清楚,有些工廠沒有被徵收,卻又不能賣(卻沒考慮這修工廠的生計與員工的收入),這絕對不是民主國家該有的事情。
  4. 國家隊在很短的時間內建置起來,看似很好,其實問題重重。醫療用品基本上都必須經過認證好,才能生產與銷售的。醫療產品的認證流程冗長,國家隊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投入生產?如果品質出問題(最近網路上常聽見口罩品質不好的消息,只能自認倒霉再去排隊以外,沒人敢說,因為台灣的防疫是國際認定模範生的-還是不免要提醒,口碑好法治觀念還是不能破壞!)
  5. 防疫中心可能因為很多疫情資訊無法公開,卻不得不對應,出現三天兩頭更改防疫措施的事情,讓老百姓的不方便性增加不少。以及對於規定上很明確的戴口罩政策,卻看到防疫中心於新聞發布時,並沒有照規定來的情事,讓老百姓有點到底該如何是好的困擾。
  6. 接下去後疫情時代,經濟問題與失業問題,以及這段期間因為沒工作帶來的沒有收入的問題,對很多勞工階級來說,影響絕對不小。房貸、車貸、還有生活費等等。只看到有企業紓困方案,(其實表面上的金額並不如行政院長所提的1.5兆元,可能只有五六千億而已,數字魔術),對於這次企業的紓困,絕對不夠。但對於個人的所得減少衍生的問題,特別是房貸問題,可能會有不良紀錄與房子被查封等嚴重影響。雖然金檢會主委顧立雄先生有提到過,想要建議銀行貸款本息都可以延後,不列入記錄,問題是,都沒看到任何後續的措施…。

        整體而言,這次COVID-19的防疫,台灣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卻也看到還有很多的地方可以做得更科學與有效。不經一事、不長一智,SARS雖讓人難過,卻也為這的疫情帶來很好的學習效應,知識管理的價值不容忽視。90年代台灣大力推行K/M,卻在90年代中期就消聲匿跡,建議管理者或是企業經營者,善用企業資產-知識管理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