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紮根的教育

Apr. 10, 2020
Apr. 10, 2020
Apr. 10, 2020

日本環保展參展心得-5 

一個ECO展,也讓自己看到很多的東西,角度與態度都不一樣,自然觀點就會有所差異。對於環保這個議題,個人發覺到一個有趣的現象,不同地方,在環保議題上,也有一些微妙的認知差異。先進如歐洲國家,特別是芬蘭、瑞典等,環保,根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沒有特別強調的必要。

個人從Discovery看過一篇報導,芬蘭人在環保議題的教育,不是學校而已,而是家庭與生活。帶著小孩做資源回收,購物逛街也都以環保為生活觀,給於適時的機會教育。日本人對於環保的議題,一旦國家政策定調,企業與家庭就是全力以赴,讓環保也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地球的永續,成了每個人的責任。不斷的努力,就只因為是責任,環保不是為別人做的。

台灣人看環保,很有商人的氣息,嗅到的是一堆的商機,其他的不管。應該說台灣人會作生意,只要台灣人加入的產業,就沒有那個產業的存在空間(蘆葦花特質,現在應該成了蓬黃菊,吃掉周遭的一切植物),這就是台灣企業的能耐。環保對台灣人而言,企業家的立場是能不能賺錢,老百姓的看法是關我何事,要不是法律規定,管他那麼多。政府的作法是,世界潮流,又不能不作,喊喊也是一種精神宣達(才會出現老百姓好不容易做了分類,卻在垃圾回授後又被混在一起,進了焚化爐的怪現象)。

至於落後國家的環保議題,干卿底事,只要我喜歡沒甚麼不可以,因為窮怕了。在這樣的有趣現象下,環保要成功,真正的達到環保人士的追求目標,那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台灣企業在LED與太陽能方面的努力,有那項是為了地球好?還只是為了一份商機,否則這個產業也不會暴起暴跌的。這些產業的不環保比起產品帶來的節能省炭的效果,要嚴重得多了。

製程不環保,壽命不環保,事後處理不環保,太多技術問題沒人想做,因為要花錢,看不到商機,只要有捷徑(Short cut),那才是台灣企業的唯一目標,各位不仿停聽看,環保議題還有得吵。在會場,看到日本化工協會,為小朋友解釋燃料電池的原理,更設了一個攤位讓來賓親自動手做水電池,真是感佩,這才叫做向下紮根。以下兩張相片就是燃料電池工作坊的現場,是一種社會責任的驅使,而不只是一份的商機的考慮。 

會場上看到一家企業,在群馬縣的山上蓋了一個工廠,整個工廠就是以太陽能發電為基礎,是個300KW的太陽能工廠。重點不在技術,與該公司的人員談論工廠的發電設施與成本效益的問題時,該公司的接待人員特別強調老闆對環保的執著。試想一個300KW的太陽能發電,所需的投資也不是小錢,對於生產工廠而言,凡事以成本為考量的思路下,這樣的大手筆是看不到了。除了理念的支持,還是理念(上左圖)。

花王,一直是一家很受尊敬的企業,不只在日本本土,在國外也都是受到尊重的公司。日本二十幾年的不景氣的景象在花王身上看不到,是日本鑽石雜誌連續幾年的標竿企業。無論在技術、商品研發方面,客戶服務(ECHO系統)的貼心,也讓人稱道,除此以外,在環保領域也不遑多讓,一個環保方針,提出來的是20年發展計畫(上二圖),這絕對讓台灣企業笑掉大牙了。

20年?對台灣企業而言,很多人或許會認為公司早就不知道哪裡去了,還談甚麼理念,這也就是有沒有中長期計畫的差異。策略規劃一直都是台灣企業的罩門,本著計畫趕不上變化的賭性原則,只是一昧的追星,如何複製賈伯斯、蓋茲、巴菲特等成了時尚。一旦複製成功,就一舉成名天下知,結果卻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四不像。

環保需要理念,才可能有正確的投資,也才有可能看到成果。(願景的概念是:人先有夢想才有理念,有了理念才會產生信念,有了信念才會著手計畫,有了計畫,實施後才會有成果,有了成果才可能體會夢想達成的喜悅,這就是願景)對於凡事都以立即的投資報酬率來看事情的台灣思維,根本看不到遠處,最多也就只能隨風飄揚,見招拆招。策略規畫這個議題,似乎很多企業嗤之以鼻,認為是浪費精力、金錢的活動,殊不知,策略規劃是企業經營之舵,邁向永續的唯一途徑。

各位請仔細看看上面這個宣言,這只是中期目標(20年),那花王的長期目標看多久?50年?100年?對於中國人的企業,這是不切實際的想法,連台灣政府的政策願景,大概也不過五個月罷了,又何來中長期規劃可言!如果此觀念不改,永遠的微利或許會成為管理書籍上的定論。

好多的東西想要分享,卻總是有一份遺珠之漏的感覺,也不急於一時,還有機會可以闢個專欄來談談環保議題,這次的ECO展的見聞錄就暫時告一個段落,還是回到BCP的議題上,繼續把BCP談個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