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3, 2020

組織管理談什麼?

談談組織管理

一個最穩定又有效率的組織,相信是所有領導者所期盼的一件事,古今中外皆然,那為何組織最終都必須步入終結之路?日本企業平均壽命三十年,台灣企業平均壽命十三年,大陸企業平均壽命3年,這是企管界所公認的一個數據,又為何?聽到日本有千年企業(金剛組),讓人不免好奇,一個百年老店尚且如此不易,千年老店那不是天方夜譚嗎?今天不妨來談談組織的盛衰。

一個穩定又能長久的組織,必是系統在運作,這是眾所周知的道理,但事情就是如此單純嗎?應該還有一些看不見的東西才對。中國幾千年的歷史長河,年代最長的朝代當屬漢朝,如果從管理的觀點來看,漢朝的組織規劃是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一個穩健的組織不是很容易,但也還不是絕無可能。但要一個既穩健,又有效率的組織,恐怕就不是那麼的容易了。要達到這個境界,必須有一個基本的架構來支撐,才可能做到穩健。但單單穩健卻是遠遠的不足以支撐一個組織的長久發展,畢竟時代在進步,不進則退是千古不變的真理。加上虎視眈眈的競爭對手,優勝劣敗是殘酷的事實。所以要有效率才得以拓展。

問題又來了,效率又常會讓主事者忘掉我是誰,結果又會回到動盪不安,因循苟且的困境。由此觀之,一個有效率的團隊必須要能做到各司所職,權能區分的境界。才得以建奇功。

要達到以上兩個境界,組織的基本結構應該是在上面有一個王(「王」絕不能有兩位,否則一定亂,君沒聽過一山不容二虎之說?),最近很多公司流行有甚麼Co-CEO, Co-CFO等等的職位設計,其實問題多多。「王」負責整個系統的運作操盤,是舵手的角色。旗下要有三種職位,分別為:「參謀」、「幕僚」與「帥」三個主要執行者。

這三種腳色各司所職,其所職簡述如下:

首先先談「帥」。「帥」是負責衝鋒陷陣的主將,幫助「王」來完成其霸業,在公司裡就是一般所說的總經理。「帥」要有畏上不畏敵的特質,衝鋒陷陣不畏不懼,但就是必須服從「主公」,否則一旦功高蓋主,那下場就會跟韓信一般。面對敵人,縱使千軍萬馬也無所擋。一般組織會不穩大都是因為「帥」與「王」之間的動盪引起,一個自認為甚麼都行,天下唯一人也,如是想一出現,早晚會觸及問題的核心,那就是Game over了。

其次為「參謀」。「參謀」負責組織的謀略,做一堆的計畫,就是讓「王」來裁決。「參謀」要有一種特質,就是要有前瞻、膽大心細,往前看。所以「參謀」必定是主動積極、洞察力強,資訊能力高的角色。但「參謀」必須有所覺悟的是不能帶權,否則會亂了分寸(諸葛孔明在劉備死後,就再也沒有打過勝仗,為何?)。一個負責決策的人,做起計畫會患得患失,甚至容易落入經驗陷阱的窠臼,走死胡同,所以「參謀」是「王」的不帶權的右手。這種人聰明,宏觀,是因為這種職位不用負全責,所以可以很前瞻的點出趨勢與方向。但這種職種又因為看全局,缺少執行的微觀,所以只能以第三者的立場,提供更客觀、全面的方策供主公選擇。

最後就屬「幕僚」。「幕僚」是組織中沒有臉的一位。「幕僚」不能浮現檯面,是執行主公決定的方策下所必須遂行的後勤補給工作。「幕僚」也是一個無聲的職位,對「帥」的支援,是其最重要的使命。「幕僚」如果在乎權勢,必定會與「帥」爭功諉過,屆時打起仗來,那就是扯後腿了。

或許有人會說這是老掉牙的思維,現代的組織,每一個部門都是獨當一面,各司所職,都是重要人物。其實各位只要想一想,就是因為平起平坐,每個職位都是獨當一面的功能,所以誰有不服誰,才會出現本位主義的組織現象。

那「王」要如何駕馭「帥」,才能夠讓其不俟才而嬌,這就是組織管理的問題。話說楚漢相爭,最後劉邦得天下,韓信仗勢著打天下功臣的旗子,對主公多方不敬,種下後來的下場。這裡面有一段故事,道出帝王學的有趣。

故事的原由是這樣的。劉邦本是一個地痞,靠著個人人格特質,加上時勢造英雄,得到天下後,還是本性難移,那種草莽氣息為臣子所厭惡。每天只要下朝,劉邦總會找幾個臣子來喝茶,聊聊當年勇。喝茶本就無趣(與主公喝茶是世上最無趣的事),劉邦總會在茶過三巡後,問道:『你們都說項羽比我強,那為何現在坐在九龍玉座的卻是我劉某。』臣子們都為此行徑倒盡了胃口,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有一天,陳平就很不服氣的回答說:『主公,您這人沒品德,要口沒口德,您唯一的好處是賞罰分明,所以士兵願意跟隨您。』據說項羽當時以嚴厲出名,既使打勝仗,也不見褒獎,只是苛責勝的太少,所以每打贏一場仗,總會失去一些兵。

原以為劉邦會勃然大怒,沒想到劉邦哈哈大笑三聲,道:『陳卿,非也!爾不知其理。論驍勇,吾不如韓信;論運籌帷幄,張良比我強多了;論後勤補給,蕭何遠非吾得以比,他們三個人都比我強,但卻甘心為吾所用,此即吾之所以王乎!』這段話道盡了為王之道。今天檯面上的人物,諸君不彷套看看,挺有趣的。

其中又另有一段故事,是劉邦與韓信的對話,留待明天再談。(待續,明天依此原則談談台灣政壇現況的問題點,馬政權的問題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