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體系從理念衍生

Apr. 13, 2020

經營價值觀與經營體系

最近老是聽到有人在感激勞委會,把退休年齡延後五年,讓很多本來面臨人才斷層危機的企業(大約都是在六十年上下),又多了一個喘息的機會。是德政?還是惡法?看來是短多長空,讓台灣企業陷入更大的人才斷層深淵,難以自拔了。

大數法則是統計的結論,常態分布是自然的法則,組織想要永續經營,維持一個常態分布的組織結構,是穩定經營的基礎條件。只能靠一些老人來支撐,等於是單邊型的組織,是N型社會;只有新人的組織,也是N型的另一種面貌,意味著不穩定;人才斷層呈現出來的是M型化組織結構,新人待不住,老人退不下,一旦等到人才凋零,一切都遲了。老人下不去的結果,意味著年輕人留不住,一旦M型結構出現,組織的活力就不再,自我保護的型態成了組織成長的大忌。

一個好的常態分布,有進有出,維持中間支持力道的穩定格局,是永續的條件之一(任何一個社會,人口紅利都是指20~40這個級距的成分,組織也是一樣,在公司裡中堅幹部是關鍵族群,M型化組織就是少了中間族群)。一個只有靠80歲老人來支撐的企業;一個只能靠一堆老人來維繫的社會;一個只能靠80歲老人才有所做為的政治,如何談未來?死亡是上帝創造出來最好的機制,只因為有死亡,生的價值與活的力量,才得以突顯。江山代有人才出,年輕就是本錢,企業如何規畫與運用這股力量,靠的就是戰略人資,與組織的新陳代謝來維繫。永續路迢迢,回首來時路,經驗的引導很可貴,未來的創新更重要。台灣整體陷入的困境是:『現代的老師,以過去的經驗,教導現代的學生,要去管理未來的事情』。在這樣的情境下,如果少了創新,結果就是經驗陷阱與同質化,慢慢陷入老化的僵局。

『永續』這個話題,一直被當做是時代話題,被提出來討論著。老天爺喜歡開玩笑,這種越是大家喜好的話題,意味著隱藏著更多的問題在裡頭。企業經營談永續,國家治裡談永續,自古來以、古今中外,皇帝登基下的第一個詔令,大概就是建黃陵,為的就是找個好風水,庇蔭子孫,永世傳代。

可惜百年老店難尋,台灣人最津津樂道的大者恆大邏輯,是邏輯上不存在的東西,只是鴕鳥心態讓台灣人熟悉於自我感覺良好。百年老店何其少,人類是種很奇怪的動物,在人類史上,搞破壞再建設的影子,似乎就是跟自然循環一模一樣,歷史老是重演,卻學不會再發防止的精神。17年前的SARS,現在的COVID-19,不都是自然考驗人類的習題!

談永續、談環保,3R理論早就過時了。創造垃圾再來回收,製造問題再來解決,根本就是自找麻煩。環保的概念只有一個R--Reduce,減量才是唯一的環保。Reuse有其使用上的必要成本、Remanufacturing的可靠度與品質問題等等,都不能忽視;Recycle更是天下間最不建康的環保做法(現在再也不談再生,而是談減塑)。製造一堆的廢棄物,再來再生使用,期間耗費的能源、資材與再生的過程破壞的物理特性等等,都是問題。如果Recycle的觀念正確的話,餿水油是該被鼓勵的,那才是最好的再利用,一個化腐朽為神奇的技術。那為何台灣人無法接受餿水油?沒人能保證其品質是主因。

減量(Reduce)設計的概念,在電子產業幾乎看不到。君不知是否注意到,電子產品常常會掛一顆大大的線圈在電源線上或是信號線上,那是因為台灣工程師懶惰,也沒有足夠的能力從根本的線路設計上著手,只好在外部加一個Core來降低EMI(電磁波干擾信號),結果一條信號線上有兩顆Core的設計比比皆是,但卻沒有人會認為這是不良(不環保與浪費成本)的設計。

綠色概念也是這陣子很熱門的話題,只要談到綠色產品,很多人都是眼睛一亮,只是曲高和寡,叫好不叫座者居多,為何?還是那句老話:綠色本來就要花錢!.....綠色概念如果只靠勇氣與口號,那不如不談,因為會造成誤導。

如果綠色概念是以Reduce為出發點,綠色代表的就是低成本、低耗能與低浪費,那不是該有更高的利潤空間嗎?沒有創意就沒有綠色,不是在太陽能技術、LED技術上談表現(這兩個產業對環境汙染與製程成本都被忽略了),而是更有系統化的創意。台灣企業嚴格講都只有技術員,還稱不上工程師。沒有創意、沒有技術研發,要做到Reduce難度自不在話下。研發階段決定80%的成敗,綠色概念如果老闆都只是應付性的宣示一下,技術員如何會放在心上。理念引導態度,態度決定高度,要有CSR(真正的社會責任,不是虛晃一招,只要有無薪假的措施,就不夠條件談CSR),先從企業文化及價值觀談起吧!

老闆、夥伴、顧客三方面對於綠色概念的接受度,各有其壓力與喜好。法規、遊戲規則與道德良心,又會讓這股壓力更加膨脹,經營理念與價值觀隨時都可能走樣。毒奶粉事件還方興未艾,起雲劑事件又掀起波瀾;連這方面都要比較有沒有,兩岸的難兄難弟還真的有骨氣,是企業社會責任與價值觀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