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形態掛帥是誰的問題

Apr. 14, 2020

從王建民事件談台灣的一元社會的問題

一大早,大街小巷的都只看到一個畫面,美國洋基隊的球賽。好久不見的全民運動,一下子好像又復甦了起來,大家都在談論著王建民--台灣之光。或許今天寫這篇文章會換來很多的責難,但如果連這點問題都無法被拿出來討論,台灣這個地方還有明天嗎?

從王建民事件,可以看到台灣已經變成了一個一元化社會,所有的人都只允許一個思維。如果現在有人說松坂大輔好,王建民不行,相信一定會成為全民公敵。甚至有總統候選人還以能看到一場球賽,好像就是代表愛國似的,這個社會存在的問題,不知有沒有人注意?

一元社會的可怕在於當社會都趨於一元化時,社會沒有第二種聲音出現的機會,所有的事情會演變成為意識形態,而無法理性討論。由於一元化的發展,同質化的結果,社會不會進步,因為只有喜好,沒有是非。

一元化社會的主要問題有以下幾點:

沒有包容:一元社會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包容,凡事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社會沒有理性的辯論,只剩下對立與排斥。喜好沒有理由,只因為是同一國。一個不懂得去欣賞別人、不會去尊重別人的社會,仇恨與挑撥,會形成一股力量,占據了社會的版圖,進步自然看不到了。

一窩蜂:一元化常反映出來的就是一窩蜂,一窩蜂的追逐不知對自己有何意義的東西,反射出對社會正義的無力感。台灣的悲哀在於現在所有的希望只剩下王建民一人,哪天王建民如果倒了下去,那一堆的陰謀論,或是如喪考妣的好像世界末日來臨的現象,是否又將衝擊台灣社會的安定。

意識形態:一元社會反映出來的另一個現象就是不成熟。不成熟的社會,容易被有心人士操弄,結果對立與仇恨成了唯一的社會價值。沒有是非,只有喜好,只要自己喜好的,貪污都可以原諒,這樣的社會如何進步?

貧窮:活在一元化的社會裡的人,都是貧窮的,特別是心靈層次。沒有相容、腦力激盪的結果,無性繁殖會帶來同質化,特別是內心世界的貧脊,形成坐井觀天的的窘境。這一陣子很多人在研究生物多樣化,理由無他,造物者創造世界時,已經把自然的平衡發展考慮進去了。多樣化發展出來的自然,是和諧與生生不息的。相對的一元化的社會,只看到燒殺掠奪的煙硝,沒有競爭卻相容、辯論也理性的多元性。

一個進步的社會,成熟讓每個人有喜好、但卻會包容不同的喜好。理性是成熟社會的要素,但我們常都以中國人的人情味為驕傲,以為中國人的感性是西方世界所欠缺的,其實這是以偏概全的論調。台灣社會並沒有感性,因為到處充滿仇恨與攻擊的聲音,沒有建設性的主張,只有攻擊性的挑撥,就是最低廉的策略--混水摸魚(製造矛盾,從矛盾中找機會)。混水摸魚道出當事人的無能,只能模糊焦點來取得一些資源,所以用廉價的意識形態來製造對立。遺憾的是一個不成熟的社會,一元化讓意識形態成了主流,被愚弄了還無法自主的認知,以另外的一些看似冠勉堂皇的事件來轉移焦點,王建民事件就是這樣的一個社會現象。紐約洋基隊儼然已成了台灣國家代表隊了。哪天王建民一旦離開洋基隊,恐怕批評洋基對的聲音又會如排山倒海般的出現,這就是台灣的仇恨心態。

台灣並沒有感性,更沒有理性,只看到任性。體育活動中,人數越少的項目,中國人贏的機率越高;相對的人數越多的項目,中國人贏的機率就相對降低,這透露甚麼訊息?中國人的素質是優秀的,所以單打獨鬥會贏;但中國人是一個沒有Team work的民族,所以人數越多,猜忌與不信任的情形越嚴重,贏的機率就自然下降,這就是一元化社會的悲哀與無奈。

共產黨會消失的主要原因也就是一元化無法為繼,可惜台灣卻在這幾年內又回到一元化的社會框架內,沒有包容,只有對立與仇恨,讓一些有心人士予取予求。讓無奈與宿命論的老百姓,只能反射式的把希望放在電視上一個遙遠的他國,以此麻痺自己的權利與心智,中國人的宿命論,是進步的絆腳石。何時台灣才會出現多元化社會的成熟,期盼著下一代新新人類的無憂,帶給台灣一個沒有仇恨的社會。尊重與包容,讓社會多元的聲音可以自然的融入生活,是非與理性讓秩序成形,那才是21世紀該有的遠景。檯面上的領導人,您想過了嗎?

十幾年前寫這篇文章,很多人不以為然,事實證明了很多的看法。事隔十多年,台灣有進步嗎?網路霸凌、婉君表妹、酸民文化、145軍團等等,問題變得更嚴重,分裂得更厲害。這次的COVID-19事件,相信會讓台灣的不信任感加深,鄙視心態與一元化的問題更形嚴重(只要看看媒體生態就知道了,排除異己,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共產黨思維)。諸君如果打看電視,所有的防疫廣告,千篇一律都是威脅與恐嚇的口吻,似乎就是三、四十年前台灣家庭,大人教訓小孩的那種場景,這個社會已被形塑成非我族類即敵人的世界,台灣人太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