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而上,觀念先打通

Apr. 15, 2020

管理的首要--成本控制-II 分類:經營管理2012/01/2

過了一個陰雨綿綿的新年,揮別兔年的跳躍,迎接一條雨水豐沛的金龍,該是「財運當頭及時來,坐擁智庫滿室香」的一年吧!祝福各位有錢又有閒。

談管理,台灣的企業或是顧問,似乎都會以技巧為無悔的最愛。能不能夠找的一個祕方,一貼萬靈丹,立即生效,財源滾滾才是正道的想法充斥左右,最後讓創意有如曇花一現,一窩蜂的模仿與抄襲之下,還是回到了原點,紅海戰略的殺戮戰場。

技巧很重要,卻不是首要,如果觀念不改,再多的技巧也只不過是耍耍招式罷了,發揮不了作用,因為欠缺深厚的內力支撐,也不知道所為何來的東施效顰,自然難以奏效。有個正確的觀念,能夠充分的理解,也願意以此做為目標(Goal),如此一來,須要如何達標,如何達成任務,自然會有效的去學習技巧,而且也會正確的運用,結果就出來了。

觀念要改容易嗎?太難了!今天早上在車上,聽到徐薇老師(知名英文補教老師)與一位主任談到12年國教的問題,聽了半天,心裡好難過,一個有趣的觀念似乎已根深蒂固了。這絕非第一個這樣的看法,大部分只要有新的系統導入,就會有人為那些接受新系統的人叫屈,稱之為白老鼠。

白老鼠不是問題,會有白老鼠的想法才是問題,因為徐薇老師口口聲聲的只說到一個重點,就是學生不知道要如何應付12年國教,如何準備與如何選擇。這就是問題的所在,只因為我們的教育都只是為了應付上個好學校,而忽略了教育的理念。所以補習班就會很關心的去了解系統的內涵,再來設計產品,以滿足家長的無知,卻不知道害了白老鼠更累的要去應付未知的世界。

教育沒有告訴小孩子為何要學習,而只是告訴小孩高分數才是好學生,好學校才會有前途。在現實社會上,是這樣的一個現象,但不可否認的,所有的專家都認為這樣的現象是不健康的,也就是說明了理念原本就是個虛擬、高高在上的東西,卻不容易去實踐,畢竟現實沒有人想去改變,那裏面蘊藏著更多的現實(商機),也因此塑造出現代的社會百態(口口聲聲教育改革,骨子裡還是擺脫不了考試引導教學的魔咒,因為那才是精英份子的舞台)。

從一些國際媒體看到的消息,似乎很多人(海、內外都一樣)對於科技影響人類生活的話題特別感興趣,也充滿了疑惑與擔心。IBM的5 in 5,十大科技新聞等,都在談論一些科技的趨勢。在這裡面,看到的人都一樣,解讀上,卻有很大觀點差異。

一些人看到商機,一些人看到危機,也有一大部分的人看到趨勢的改變,也找尋到趨勢帶來的機會,只有台灣IT產業看到的是一堆的無奈。為何?因為PC世代已過去了,就如彩色電視之於黑白電視一樣,當彩色電視成為主流的時候,黑白電視就是夕陽產品,今天的PC也正處於此一尷尬階段。

那又與觀念有何關係?與台灣IT產業有何關聯?關聯很大,關係很深,因為台灣的IT產業從來不談趨勢,也不談未來的中長期佈局,習慣以供應鏈的優勢,隨著別人起舞,結果是博得掌聲,去也累出半條命。沒有好的經營理念,只著眼於眼前的股價與市場佔有率,自然緣自於觀念的錯誤,因為對自己沒有信心,所以只能攀附在需求鏈的尾端(供應鏈的前端)。

這種情形就像舞龍一樣,舞龍珠的人最有價值,但這種人會察顏觀色(洞察市場需求),深知要滿足市場觀眾的青睞,就必須舞出好戲碼,這就是商品企劃的階段。一旦龍珠動了起來,龍頭跟著起舞,整條龍就跟著起舞,最累的是誰?自然是舞龍尾的人(台灣的IT產業)。

Intel的一句話,決定台灣IT產業的中長期計畫,只因為沒有Intel的CPU,台灣企業都不知要做甚麼。Google一聲令下,要做出Android,所有的廠商都如遇到了上帝般的興奮了起來,只因為又有東西可以做了。Apple概念股、Windows phone概念股,谷哥概念股.....等等,這樣的問題透露出來的訊息是甚麼?還是觀念上的問題。習慣於短打、搶短線的台灣IT產業,是不可能知道需求鏈的意義遠大於供應鏈;對客戶需求了解的意義,遠重於對技術的跟隨,更不要說製造了,那是龍尾,最辛苦的一群。不知道台灣的IT產業與台灣政府何時才會想到舞龍頭或是掌龍珠,看來不太可能,因為那要花上十年以上的工夫,不要說產業經營者的意願,連教育這個環節都無法思考十年後的世界,如何培養出研究所的人才與市場端的商品企畫專才?看來要導正觀念還是條漫長的路。

一樣,談成本也是必須從觀念談起,效果才可能顯現。成本意識,每個人願意為利潤盡一份管控成本的信念,絕非一個SOP可以達成的,是企業文化慣穿出來的成本意識,全員理解到每一分錢與利潤的關連,塑造成TCC(Total Cost Control)的組織文化,成本的控管才會進入到第二層次的議題--創新與創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