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6, 2020

計畫的定位

管理的基礎,計畫篇

又是一個新的年度開始,耗了太多的資源與時間在管理的定律上,似乎有點停頓的感覺。翻來翻去的審度這些定律,感覺到並沒有很特別的地方,那為何世事多紛擾?也嘗試地從各種角度來解剖,還是百思莫解,唯一比較合理的解釋是--太日常化與簡單的東西難以吸引普羅大眾,大部分的人追求突出與驚艷,卻把身邊的很多寶貝給遺忘了,殊是可惜,這也就是捨近求遠的道理。

不需要再浪費時間去研究行政院長的特質,也沒有必要為總統先生著急,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那就划不來了。要談甚麼話題,總是有寫不完的感覺。看來從最近邀課的內容來看,似乎計畫性的問題還是困擾很多的企業。經營計畫本來就是中國人很兩極化的東西,要不就是高來高去的,天馬行空,像古代的諸葛孔明、鬼谷子等;要不就是根本不想談,應該說不重視吧!對於只談代工與製造的企業而言,談計劃太奢侈了,老闆一個人都全包了,不需要計畫人員。

沒有綜合企劃部門的企業大概佔國內企業的90%以上有吧!從來就不重視計畫機能,自然不會培養這樣的人才,慢慢地見招拆招成了經營的主軸,那就是常被掛在嘴上的權變。計畫趕不上變化,所以不需要計劃,這就是做股票的人會虧錢的主因。做股票每天盯著行情的人,應該都不會有好成績,趨勢與大盤才是重點,那不也就是計劃的重點。採購看行情也是一樣的道理,是看趨勢,這也是計畫性的觀點。

計畫是企業百年的基本元素,好運氣很難百年好。花無百日紅,人無百日好的道理自古已存在,風水輪流轉,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那是宿命論的看法。好則跳躍,不好則養精蓄銳,也是百年不墜的模式,卻需要有好的計劃來引導,計畫的重要性如此之高,有何理由不重視?接下來就來談談經營計畫的製作,與如何從經營計畫展開目標,再展開到行動計畫。

經營計劃可分為短、中、長期三類,短期就是年度經營計畫,中期大概泛指三到五年內的經營計畫,長期則指五年或是以上的經營計畫。時代變化快速,做這麼長的計畫有意義嗎?看到杜邦一次長期計劃做200,很多的人會難以置信,卻是不爭的事實。請教那些企劃人員,200年後的是能夠算得準嗎?換來的答案更有趣,企劃人員答道:杜邦如果還要活兩百歲(當年杜邦慶祝200歲紀念時提出的計畫),就必須這樣走--『焦點化』.....道出企劃人員的價值與自信。

有了中長期計畫,面對變化的市場,還是需要常常修訂,這是正常現象,但是沒有中長期計畫,等於每天製作計畫,就應了計劃趕不上變化的窘境。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古有明訓,只是台灣人太小他人大自己了。修訂的幅度與內容越來越小,意味著計劃能力與對未來的掌控能力越來越準確,企業在應變方面的能力自然增強。

每天看股票的人難以有斬獲,因為行情變化讓人眼花撩亂,根本跟不上。採購看當天的行情,根本無法買到合宜的價格,只因隨時在變。掌握趨勢,掌握行情變化,從趨勢中看出方向,做出的決策才不會落入賭性堅強的困境。早上在電視節目上看到日本一個小區的一家雜貨店,很不起眼,主持人問歷史時,老闆娘說出,這是一家229歲的小店,著實讓自己嚇了一跳。歷經戰亂、時代(7-11或是流通)的衝擊,還能夠屹立不搖的經營下去,其中的道理耐人尋味。

沒有算計世世窮的道理,也不斷地出現在你我的周遭。今天最熱門的新聞應該首推年金改革的問題了。制度的規畫有其時代性,組織的活力與效能源自於不斷的改善與調整,以不變應萬變的作法,自然會被歷史淘汰。而只強調見招拆招的彈性應變,突然見看到盤性疲乏時,為時已晚矣!去年的經濟發展指標每個月調整,就是這樣的現象,那就是缺少長期計劃與執行力的必然結果。

並不是標榜大陸多厲害,很多看不見的東西還是不要亂猜忌,但起碼為了一個保八的發展目標,會以這個數字來調整施策手段,而不只是一句話:『大環境不好!可以塘塞的』。每五年的計畫執行了十三個,還有無數個五年計畫,反觀台灣,這些官員提得出五年經建計劃嗎?看來是悲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