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系是永續的根本

Apr. 17, 2020

戴眼鏡就像經營一家公司一樣 –I

用水沖走清潔液後,相信很多人還會有點小苦惱,就是鏡片上的殘留水滴。此時只要用擦手紙把水滴沾起來就好了,不需要擦拭,擦拭反而又會帶來新的麻煩,這又為什麼?其實沖水也是有個小訣竅,如果洗得很乾淨,沖完水後鏡片應該是一點水滴都沒有(或是很少),原因是在于沖水的第二階段,要把水壓轉小。

這樣的情況乍看之下沒甚麼意義,卻有很多的道理,與企業再造過程有相近之處。執行企業再造的初期,先解凍後,就要大刀闊斧的執行改造活動,絕對不能手軟或搖擺不定。動作要大、力道要足,就如同用大水才能把清潔液與汙垢沖走。

那如果一開始就用小水來沖洗的話呢?是否比較不會有水滴反射?答案是不見得。小水沖洗的時候,如果鏡片塗抹不均勻,或是一些清潔液沾在鏡框上,小水很難沖洗乾淨,屆時在擦拭的時候,這些清潔液又形成另一種汙垢。這點也與企業再造一樣,剛開始在造的時候,如果只是以不傷和氣的方式,柔和的推動,很可能一些的舊勢力會藏在角落,無法徹底的推動新的作為,那後續的問題就很難預料。

一旦改造到一個段落後,就必須讓改造落實,讓新的管理辦法或是流程,成為新的習慣。此時難免還有一些疑慮與舊勢力,如果還是維持高壓與強勢作為,就會反彈而出現新的問題。人是最會製造矛盾來凸顯矛盾的不是的動物,以新系統的不是來證明新的方法的不好。降低壓力,讓系統沉澱,就如同把水調小,不讓強水壓沖盪出新的水滴的道理一樣。

雖然比喻上有點不是很恰當,諸君如果有興趣的話,不妨把你的眼鏡拿出來,依據個人的心得洗看看,應該會發覺到,原來要把眼鏡洗乾淨,還真需要有點小偏方,更有趣的是,原來管理的原理原則是共通的,並無所謂的行業別問題,你認為呢?

企業再造要多久來一遍,也是很多企業經營者的頭痛問題。再造,意謂著動手術,對正常人而言,常動手術絕非好事,身體難以承受,何況對一個病人。但如果都不再造,企業也將因為老化而慢慢的被市場的競爭吞噬,最後消失於競爭的浪潮裡。(PDCA是永續的法寶,這四個動作中,最難的不是建制一套系統或是辦法,而是事後的維護。難以為繼的主要原因就是維護能力的慢慢消退,最後系統的與時俱進能力消失)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不就是這樣的寫照。自古以來,歷史沒有甚麼改變,唯一不同的是戲劇裡的主角,一代一代的看到新人出、舊人退,讓歷史不留白。帶眼鏡有有這樣的味道,眼鏡帶久了,鏡片的保護膜慢慢的刮傷,也因為被磨掉了而容易沾灰塵,此時就該去找眼鏡醫師看看,換一副眼鏡。

先進國家百年老店多的理由就是會懂得運用專家(顧問),在必要的時候提供給經營者一個客觀的建議,避免經驗陷阱與管理盲眼症。帶眼鏡如果不定期的做個視力檢驗或是眼鏡的保養,最後傷的將是視力。再說,一段時間換副眼鏡,也是不被時代浪潮淹沒的方法之一。

企業經營也一樣,人員的流動是常態,那是一種生態-有生與死的循環。人員從年輕到老化,是一輩子的青春。加上一點一滴地消耗,體力與心智的活力會隨著時間而消退。適時的組織活性化,或是讓人才流動,也是保持活性化的重點,這不就與定期換副眼鏡有雷同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