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與戰術

Apr. 20, 2020

遠景塑造與策略規劃 -IX(策略地圖-I)

策略是甚麼?常常聽到戰略、戰術,又與策略有何差別?相信這是很多人的疑問。其實如果以字義來看,以前並沒有策略這樣的用法的。從康熙字典或是辭海上,只看到戰略與戰術這樣的用語,並沒有策略的用詞。日本人則用到戰略、戰術與策略三種名詞,台灣人在日本人六十年的統治下,及經濟發展過程,承襲了日本人的很多管理思維,所以策略這兩個字也就不知不覺的成了共通的用語。

或許改用戰略會比較正確一些,但從字面意義來看,戰略是戰爭的方策,戰術是遂行戰略所採取的手段。企業經營又不是戰爭,何必談得那麼高,所以策略這樣的用語,自然會成為一種習慣用語,不足為奇。但還是難免有人會耿耿於懷,有策略、戰略的用法,就代表有其差異性,總該弄清楚吧!

如果你是在做學問、寫論文,或是在軍事領域做一些軍事戰略,那沒話說,嚴謹度絕對是必要的考量。但如果是企業內部的一些經營規劃,那也就不需要那麼在意,把策略與戰略當同樣的意義來看待也無妨。日本人用戰略這個詞是與中國人一致的,但用策略就比較有一點規劃的味道,就是承襲中國字策的意義--策劃與方策的擬定。但一般日本人在企業經營上所用的大部分是用戰略這個名詞,與戰術組合成一套東西;如果從英文的角度來看,字典上幾乎都把Strategy翻譯成戰略或是策略共用,也就代表這兩個詞是同樣的意義,那各位就不用太計較了,畢竟我們不在談漢學。

戰略,是戰爭的方略,是屬於方向性的東西。戰術,是完成戰略所採取的手段,是力道與執行力的表現。方向不對,做的再多都只是徒勞無功。一句俗語說的好:「方向對了,總有一天會到達」。同理,「方向錯了,那就沒有到達的可能性」。但方向雖然對了,如果速度慢、或是常出錯,那既使方向再正確,到達目標時,競賽早就結束,也都沒有任何意義了。

企業經營就如在沙漠賽車,如果沒有弄對方向,那後果恐怕就很難預料,甚至從此在地平線上消失的可能性都有(就如企業倒閉一樣的意義)。出發前擬定目標,借用指南針、看天象、GPS及有經驗者的指引等等,這些都是戰略的重點,目的只有一個,先走對方向(Do the right thing!)。一旦方向決定後,要得到冠軍杯,必須有甚麼條件,速度、降低錯誤等等。戰略目標引導出一些策略方向,這些必須付諸實現,否則只是一個夢想。夢想沒有行動的話,是不可能成真的,而且很快的就會因為夢醒而破滅。

台灣企業在戰略上大部分都比較不是問題,因為台灣企業老闆聰明、眼光很亮、賭性堅強,這是戰略思考上很重要的條件。一個欠缺賭性的老闆,很難有突破性的做為;相對的,只有賭性堅強,欠缺遠見與縝密思緒的話,那就是投機,只看到輸與贏的世界而已,因為是靠運氣的機會主義者。然,普遍台灣企業的戰術觀就不行了,也就是所謂的執行力不夠。

上至行政院,被歐洲商會與美商商會評為「領導者有遠見,執行面欠缺擔當的思維」。只求不犯錯,不求有做為,這就是典型的中國人組織文化。下至中小企業,遠景、策略目標都有,但卻只是聊備一格。老闆在、有交代,目標達成機率就高出幾分;老闆不在,沒有交代,目標修訂的難度比起目標達成的難度低了許多,只要老闆點頭就行了。結果就是雷聲大雨點小,這些都是因為戰術未能有效的規劃與執行所致,一般常謂的執行力不足。

要做一個好戰略不容易,但要有一個好的執行力更難。戰略規劃也不過就是花幾個月的時間,做有效的策劃,大致上就能擬定出好的方向。然執行力就不一樣了,那是每天、每人無時無刻都必須注意的東西,稍有疏失,就會產生惡性循環,最後偏離戰略方向,漸行漸遠。所以要有好的執行力,也是戰術管理的重點。前面提到過,戰略管理包括戰略規劃、戰略執行、戰略檢驗、戰略調整等部分,執行力不足往往就是只做到戰略規劃而已,戰術的訂定與展開反而被忽略了,或是形式化。那樣的戰術在老闆的看法,以為只要有戰略就萬無一失的觀念下,自然難以成其事。這就是為何很多企業都有遠景,但從來就不認為遠景與日常管理有何關連的怪現象

戰術的有效與否,涵蓋人員的素質、能力、士氣、手段與管理,在TQM的領域我們稱之為方針展開;在BSC的做法上被稱之為KPI,不管怎麼說,戰術展到最後應該會看到一份行動計畫書,其內容應該包括:做甚麼(What?)為何要做(Why?)何時該做(When?)誰來做(Who?)在哪裡做(Where?)有何產出(Which?)要花多少資源(How much?)如何做「How to do?)等元素,這就是所謂的行動計畫。這些元素還必須結合到戰略目標,有明確的目標(包含KPI(BSC)或是管理指標(TQM)、目標值(量化)、評估方式(公式與數據的來源、評估頻率及評估的目的,最後更重要的是要達到目標值擬採取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