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2, 2020

使命感是領導的風範

遠景塑造與策略規劃 -26(管理的真義)

(本期插播)八八水災,對台灣人而言,是一個不只要考慮受害程度的問題,而是要深入反省與自然爭地、自大狂妄的心態的背景。對馬總統而言,更是考驗其用人智慧、治國能力與個人風格的重大試金石。從昨天的記者會來看,只能說馬總統還不知甚麼叫「問題」;馬內閣,沒有一個夠資格當內閣官員,因為他們但求無過,根本不求有所做為,這樣的閣員如何治國?一個外交部,居然都無法判斷要不要接受援助?這麼簡單的問題,還需要公文往返,確認需要否?原因都只在一個沒擔當,沒頭腦,無法判斷。看來中國人喜歡用奴隸的大家長心態還是難以消除,只要聽話,聽命行事,沒有命令就不知道該做甚麼,現在的官員似乎就是這樣的寫照。

如果用ARCI模型來看,這個團隊就是只有C與I,欠缺A與R,那如何推動得了政務?一個只會說忙了多少天的副院長,代表的是無能與顢頇。從Value(價值) = Function(功能)/Cost(成本)的公式來看,因為只看到C,看不到F,那是國家之恥(請參看上期最後面的價值公式)。台灣人的悲哀是只會談努力,卻往往忽略效率與結果,一個沒有結果的活動,都只看到成本,看不到產出,那為何還說沒錯?這就是馬總統的最大治國危機。

孫子兵法中「為將五危」(將有五危,必死可殺,必生可虜,忿速可侮,廉潔可辱,愛民可煩。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將,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馬總統不知有否仔細研究過,他犯了幾危?

另者,莊子說道:

  • 用師者王
  • 用友者霸
  • 用徒者亡

如果只會用一些聽話,不犯錯的官員,那國家要這樣的團隊做甚麼?馬總統的危機在於「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也就是典型的總經理癥候群。治國在於賢與能,有賢無能,白搭;有能無賢,危險;無能者起碼還有一個補救措施,就是晉用賢人,舉才用才;但無賢者,就會亂。今天國家國難當頭,卻無賢者出頭,只因"為將五危"把領導人陷住了。只考慮和諧,聽話與揣摩上意比甚麼都重要,做事動則得咎,不做不錯,當然不可能有擔當,危機就在身旁。(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沒想到一代不如一代,台灣的總統學院真的需要啊!有人針對兩大黨做個分析,發覺到,國民黨把人才當奴才用;民進黨把奴才當人才用,這是台灣人的宿命嗎?)

這些都是管理的通病,也就是為何會出現BSC這樣的管理系統的主因。生存力一書中,彼得杜拉克基金會請了五位大師,針對比得杜拉克要主事者捫心自問的五個問題,做一個回答與詮釋,其實這五個問題是每個人都該自問的,因為那才是存在價值所在。這五個問題是:

  • 我們的使命是甚麼?(Why we are here?) 
  • 我們的客戶是誰?(誰會懷念我們,當我們不在了以後) 
  • 客戶重視的是甚麼?(期待與需求) 
  • 組織追求的成果是甚麼?(要努力還是要效率) 
  • 必須又甚麼計畫來實現以上的問題?(行動方針)

如果以這五個問題來檢視這次的風災處理狀況,一目了然,所有的問題都浮現出來了,因為這些官員回答不出這五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