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終為始的系統關

Apr. 24, 2020
Apr. 24, 2020

一窩蜂的台灣百態--被誤解的『當責』VII 

「當責」談了這麼多,但最主要的是「當責」帶來甚麼樣的效果,這才是經營者關注的焦點。「當責」並不是一句話,要員工「當責」,多做20%的業績,就會一帆風順。反之,如果公司沒有建立起一套「當責」的文化,領導只是下命令,其餘的甚麼也不管,要看到「當責」的成果,恐怕緣木求魚。

從九零年代末期開始,所有的管理系統,幾乎千篇一律的強調遠景經營的概念。從戰略出發來思考企業的永續,而不再只是一廂情願的談「努力」與「大則恆大」一句話所得以解決的。Nokia的衰敗(以後未必就此一闕不振,但起碼這四年的大幅衰退是不爭的事實),相信四年前,沒有人曾想過Nokia會出問題。(今年2020,十年過去了,看起來還沒回神)

還是敗在「成功是最糟糕的老師」這句話上,成功讓企業失去感度,成功讓企業不再思考策略(行銷麻痺症),守著飯碗裡面的米飯,就只看別人掏飯掏的多還少,每天只專注於競爭對手的動向,失去了創新的感度。一旦平台被顛覆,當Apple把手機真正做到3C整合,加上其App store的PDA成功案例的標竿運用,讓手機不在是手機的印象一下子顛覆了手機的世界。

加上反正就是大者恆大,小者永遠進不了殿堂之門的觀念,沉醉在成功經驗中,平台一旦垮掉,要再逐一個新的,等於重新來過,何其不易啊。如果說Nokia的衰敗,是台灣人造成的,或許牽強了些(並不是媒體上一堆人說的聯發科與宏達電把Nokia打敗了,那種思維太粗淺了,如果是這樣,那三星不該會是第一名,也應該下來才對,自我膨脹,否則聯發科的股價也不致於跌破三百元大關)。應該說是台灣人的大者恆大的說法,迷信數大就是美的規模經濟,讓與台灣人交往久了的芬蘭人,也慢慢失去了感度,被台灣人同化了。

民進黨怕統一,那是沒有信心的人才會如此想法,兩岸統一,最不利的一定是大陸,絕非台灣,因為學到的大都是不好的一面,很少有好的標竿,君不見台灣外銷的原產物(可以申請專利的話,絕無敵手),當首推詐騙集團莫屬了。哈哈哈!

「當責」必須與「執行力」結合,才可能得到期待的成效。談「執行力」的文章很多,也受到那本書的影響,特別在大陸,「執行力」的相關光碟片汗牛充棟。也不管有沒有用,反正閱卷有益,多讀書絕非壞事。對一個領導者而言,是否充分的了解企業與員工,應為首要,這是一種領導者風格的展現。個人魅力對領導者來說,是個看不到的影響力,絕勿疏忽。

其次實事求是、明訂目標、有效追蹤、論功行賞、經驗傳承與自我了解,也都是風格塑造的一些方式。所有的領導者,都是在於掌好舵、行好船而有所價值呈現,目標達成上的方向指引,應是重點任務。當此一部分落實後,戰術的執行是見真章的時候。很多人在討論計畫重要還是系統重要,其實都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執行,沒有執行,再好的系統與計畫,都將只見空包彈,於事無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