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與斜槓

Apr. 24, 2020

重新定義的人才力(MI,T)-I

跳躍式思考,是創新的必要,似乎台灣人在此方面沾沾自喜。所謂的跳躍式思考,簡而言之,就是不墨守成規,不踏著一步一腳印的規矩,不是線性思考。未來不必然是過去的延伸,過去可以的,未來不見得適用;過去不可行的,未來卻可能成功。有跳躍式思考的人,思維總是有一種不被既有所束縛,會去找出不一樣的路子,可是這與台灣人認知的跳躍式思考,是有一大段距離的。

以教育訓練來說,每個領域都有好多很好的工具,如QA體系的:FMEA、8D;問題分析與解決的PSP、QC story;管理領域的PM、Goal setting、等等。在台灣學過的人不少,卻無法發揮應有的效益,讓人感嘆工具無用論(要不就是教育無用論,這點台灣人的跳躍式思考倒是很強,做不好,不該是自己的問題,那自然就是別人聽不懂的話術囉!),真正的原因就是沒有學會(學習有三個層次,學、會、對。學了不代表就會,會了不代表做出來就一定對,KSA的貫穿,方得以看到學以致用的效果)。台灣企業在辦教育訓練的時候,有一種現象特別嚴重,就是好高騖遠。基礎的東西不想學,就想要一步登天。學員如此、人資如此、老闆更是如此。(沒有QC基礎的人,要學會6 Sigma是事倍功半)

欠缺基礎功的情況下,直接進入到實務的訓練,馬上跳躍式的思考又出現了。老師安排的是一步一步做,可是學員都不想要那麼麻煩,就是希望直接進入結論。人資也一樣,就是希望老師用最短的時間,讓學員學會工具的應用與未來的產出,老闆更樂得花少一點錢,得到多一些…。(有一次,台灣最大的IT公司要上PM的課,學員約200人,人資特別交代,必須有案例演練Case study,但時間只有三個小時,晚上的6:30~9:30。聽到這樣的需求,很是高興,因為這個課太好賺了,只要Case做好,演練一遍,不就下課了嗎?老師太輕鬆了...只是覺得這樣的企業,這種人資還混得下去,不簡單!)

沒有一步一步做,走過一遍的訓練,根本體會不出系統的設計精神,自然無法完全吸收,一旦回到工作上,看到同樣的工具卻不知從何下手,這時就會怪老師給的案例與自己公司的有出入,這些都是錯誤的跳躍所造成。再說,公司的人事更迭時有所聞,以前上過的人中有一部分離職,新來的又沒有學過,但老闆與人資的印象中是這個課上過了,應該都懂才對,結果自不在話下。

老外專家在設計課程,一定會有個進階的程序。從基礎的K學會後,再談進階的S,再以A來貫穿學習文化。但台灣式的跳躍式思考則不然,人資要的是包山包海就是三個小時,基礎的課程不屑一顧,而且要穿插案例演練,這樣的課程,如何有效?(就像當責這樣的觀念,一堆人被一本書引導到以為只要上過課,每個人就會提升超過5%的績效,卻連最基本的目標管理都還沒弄通,上完(玩)了課,連老師都迷糊了,因為不知道他教了甚麼,就是照書本念了一遍,回去後還是不當責)

最近接到大陸一個課程邀請,是去年幫忙上PM的課的一個單位。本來研發提出要上課,人資還認為這個課已上過了,為何還需要。弄清楚後才知道,這一年來當年上過的人留下來的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那個課的意義已不存在了,人資卻還是這麼認為。還好最後總算弄清楚了,如果要想讓PM的文化生根,這個課要成為體系的一環才有可能落實。有時一步一腳印的作法,在某些領域還是有其必要,特別是教育訓練,也因此才需要有TTQS。

系統觀不足,說是台灣人才力最大的問題也不為過。個別領域的專家很多,執行專業的事情幾乎就是手到擒來,一旦碰到系統流程的問題,就只能原地踏步,形成一個颱風眼的耗著。是垂直型思考的文化,欠缺水平思考的邏輯。這種問題不是幾個人的狀況,是普遍存在的事實,原因來自於基礎的教育訓練體制。強調標準答案與分數的教育,思維是一元的,人生歷練過程,只看到不斷的往下紮根,專業越強的結果,橫向的部分就越薄弱。

一方面是專業的自尊不容侵犯,一方面是真的不知道流程的意義。Apollo 13電影中有一幕,Failure is not option。當太空船出問題時,專案經理人要求科學家想個法子把他們安全的救回來,其中有人說到:我們可以想出解決方案,但無法保證。(我盡力而為)....專案經理好像回答道:那不就是你們的價值嗎?(我不希望失敗,相信你們有辦法的)....沒有人想要失敗,專業卻讓失敗不斷的出現,就是少了系統與邏輯。有系統觀的人,看到問題會以跳躍的方式來找答案,結果大多是再造與破壞性創新;欠缺系統觀的人,一談到跳躍,就可能飛到外太空去了,因為對於目標的定義不一樣。

MI,T的人才,需要有跳躍的思考,要有系統的觀念,更要有快速學習與應用的能力。在多元的環境下也不會覺得憋扭,不像專業、單元思維的人,只對有特定的族群,有特定的感情,自然無法與不同世界、種族、文化的人共事。重點是21世紀除了這種人外,似乎找不到合適的國際化人才,只因為地球是平的3.0即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