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能的政府不懂人才力

Apr. 24, 2020

重新定義的人才力(MI,T)-V

變革,要不然就被淘汰,這樣的觀念似乎有點過度的被宣染。現代人短視,都以一個產品或是幾年的成敗來定江山,其實那是最膚淺的看法。歷史給我的教訓就是大者不會恆大,而失敗能再站起來的都是英雄。豐田在前一陣子因為品質的缺失,很多人都認為豐田大概沒有機會了,甚至認為豐田已不行了(這個案子總共賠了超過50億美金),兩年時間不到,豐田還是世界第一的汽車廠,這才叫做能耐,能夠耐得住短暫的失敗,不會一敗塗地。日立連續虧了幾年,也在一個勵精圖治之下,很快就回到基調上,這是百年老店的風範,也是台灣企業無法體會的經營力。

如果Apple沒有iPod的出現,今天的世界還是一樣嗎?iPod的出現,對Apple而言,是一場商品戰略的變革,也奠定了今天的iPhone霸主地位。Sony正處在谷底,是當初Walk man的成功讓其失去感度,而陷入困境。不要忘了,iPod其實是抄了Walk man的點子,只是換了一個平台--網路世界,差就差在這裡,您說變革需要嗎?

當然,Apple的成功是策略與變革的合體,利用策略的力量,把焦點集中在技術的突破,才有今天APP這樣的社群部落概念。反觀國內很多公司,策略是策略,其他的一概不談,也不懂得投資,結果就是空談,又是一場上課遊戲,最後還可以把失敗推給策略。

麥克波特在策略與競爭中說過,台灣人只想要做大,也只會降價來競爭,結果把產業的利潤都給犧牲掉了,重點是沒有人感激,只創造更多的社會問題(低薪)。當企業大自己、小他人的時候,就犯了策略的大忌,成了無限的目標。資源有限,物大必自腐而後蟲生,當看到世界最大製造廠的場內,消防器材被隨意遺棄,就可以算命,這家企業榮景難過十年。

人在國外,聽到行政院擱置勞委會提出的基本勞工薪資調整方案,心裡好難過,這樣的行政院如何有救。這件事件透露出行政院已無藥可救,在此願意談談管中閔政務委員及陳冲院長的三大罪狀。管政務委員斬釘截鐵地認為基本勞工薪資不該漲,患了三大罪狀。

第一,管先生提到,基本勞工薪資調漲,企業每年會多出五十五億的人事成本,看似有理,其實無知,五十五億,對台灣企業而言,每家企業一年只增加五千五百塊錢的支出。如果連這樣的人事成本都無法承受,台灣企業早點倒閉好了,行政院也不需要了,因為太沒能力了。

其二,管政務委員最大的罪狀,他小看了台灣企業的能力,以為只要薪資調整,台灣企業就會倒閉,這種官員,不夠資格在政院拿薪水,只夠資格拿鐘點費八百塊的教授薪資,不食人間煙火。

其三是,行政院還是以薪資來看企業競爭力,口口聲聲低薪資無法吸引人才,卻在薪資上摳住,這種矛盾的思路是在一個神經衰弱的人的身上才看得見的,沒想到行政院的政務委員,居然還存在這種矛盾思想,難以原諒。

政務委員無能與無知,難以原諒,但院長的無能更可怕。陳冲院長的三大罪狀是:第一,身為院長,不想要得罪人(主子與所有的勞工),找個部屬來墊背,讓政務委員去亂砍(當今義和團)。如果出亂了,就把罪降到政務委員身上,自己可以全身而退,是一個十足沒有擔當的院長;

其二,台灣的經濟發展已失去方向了,只是為了GDP的數字,完全沒有明確的(勞的生活與國家未來)願景,這樣的行政院,不要也罷;

第三,最近的很多數據已都顯示出,台灣的基本勞工薪資與平均薪資在四小龍墊底,而且有擴大的趨勢(韓國已是台灣的兩倍了)。也知道人才外流嚴重,是低薪資的原因造成,結果還不敢調整薪資結構,明顯的只是應付短暫的企業經營不振的壓力而已,欠缺長遠的人才政策,是完全不負責任的院長。

「人才力」,鼓勵產業回國投資,眼光只放在開放外勞,都不談「人才力」的提升,這樣的政策,只是飲鴆止渴,對於長期的經濟政策,是糖衣。MI,T的思惟,行政院的那些空有博士文憑的博士,又起了甚麼樣的作用。短期無作為,長期畫大餅,萬般為選舉,台灣多悲哀。MI,T人才的培育,要的不只是遠見,還要有作為與魄力。協助企業轉型(Upgrade),而不是幫助企業不被淘汰。日本二十年的不景氣,其中之一就是還有很多的企業,經營了不該經營的企業所致(沒有競爭力與附加價值),把資源拖垮了。

套用一句選舉的口號:『笨蛋!台灣的問題在官員的擔當!』(以前的人笨,沒想到現在的行政院更笨。都已有例可循的事情,結果還是一樣,鼓勵廠商回流,卻從不談人才力,看來行政院不是人才的問題,是基因的問題,看來行政院是第一個要變革談MI,T的一個單位,特別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