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的願景,變革才有成功機會

Apr. 25, 2020

重新定義的人才力(MI,T)-VIII(願景與變革)

基本勞工薪資的問題可以看出領導者的價值與風範,只一句「經濟、景氣不好」,勞工薪資不該調整,就說出這些人沒腦漿,也無擔當。管中閔政務委員學甚麼的個人沒興趣,但提到工資上漲會傷到勞工這句話,就代表他根本不懂得管理。IBM的薪資高,蘋果的工資高、三星的工資高,這些公司有沒有垮掉?高薪等於沒競爭力是因為有這樣的官員,才會出現以低廉勞工來經營的企業主,才會出現微利與沒價值的經濟困境,台灣的問題在生產力,而不是勞工薪資,但行政院的財經小組卻只看到薪資,都不看生產力,陷入到一個沒有價值的思惟上。如果管政務委員說的是正確的,那行政院官員的薪水都該只付三成,這是他們的價值(遺憾的是,幾年時間過去了,人也換了,事情不只沒有改善,反而更形惡化,是台灣年輕人的宿命嗎?應該說年輕人必須覺悟,自行解決這個現象,而不能只有躲在暗處當婉君,喊爽!)

王主委辭職是正確的決定,因為他把願景搞混了,他不知道願景管理的意義,才會出現這樣的矛盾,今天就再來談談願景管理的意義。王主委的願景是「平等、人性、安全和尊嚴」,這是相當有概念的願景,可惜這個願景比較像是行政院長的願景,而不是一個部會首長的願景。喊的成分多,以勞委會的位階,要做到跨機能的運作,有其難處。行政院本來就欠缺跨部會運作的機制,本位主義瀰漫下,這樣的願景目標,只會帶來互相的矛盾,沒有實際的策略支持,最後只剩下口號而已,看不到任何的願景推動力。

願景中提到的尊嚴,如何描述與定義尊嚴,是願景最重要的一步。沒有願景描述,(Future status)都只是空談、口號。願景必須轉換成為可以被認知的詮釋,與明確的目標,才可能落實於日常的管理活動。尊嚴,是前面三個願景的最終表現,就是讓勞工有個可以抬頭挺胸,能夠在人前人後過著舒適、安定的生活。(當然舒適與安定的定義還可以更精細與擴大解釋)接下來就是設定目標,尊嚴的目標要如何設定,就看描述的境界高低。

要讓勞工可以抬頭挺胸,過著可以搬出檯面的生活,生活條件就是主要的指標。要達到這樣的指標,生活條件首推合適的薪資。這份薪資不只是在自己的國內,還要與外面有個標竿的競爭條件,由此來看,勞工薪資在亞洲四小龍中居首、居次或敬陪末座,就是目標的價值所在。

把目標訂在亞洲四小龍之首,還不是願景的境界,因為那與標榜資訊王國或是經濟大國的行政院的稱謂不搭調。如果只在四小龍中打滾,也只說明台灣還只是個開發中國家,這是高度的問題。相信行政院團隊從沒有人想過這些問題,才會出現調整薪資成了十惡不赦的問題。從陳冲院長今天的談話,看到他把自己貶了下去,殊是可惜,主管批評部屬,大概是最沒有品的官員,因為是他無能,才只能夠以公開談話來抒發己見。

一旦定調薪資目標,在與現況相比較,這個缺口可大了。要改善,只會提升幾個%;要談願景,則是要乘以兩到三倍,如何突破,沒有策略的支撐,只是海市蜃樓,自我感覺良好。要提升勞工薪資兩倍,相信一堆的企業經營者會喊倒閉,如果沒有動作,是萬萬的不可能。勞委會為企業人才訓練提供了很多的作法,但那根本沒有用。老闆的觀念與能力不提升,勞工再好的能力都無法發揮。勞委會該多辦一些經營者成長營,才是重點,TTQS面臨的困境也在此,只見人資忙成一團,老闆一句話:「我重視,但很忙,你們看著辦就是了!」

策略、轉型、是需要靠智慧的。有創意的員工是企業的福氣,有創意的老闆才是企業的幸福。員工創意很多,只是老闆沒創意,這才是台灣現況的困境。降低失業率,是任何人當政都必須擺在首位的目標,拿到可以尊嚴過生活的薪資水平,是為政者的高度,這兩樣指標本身帶有某種程度的矛盾性。如果不談產業價值提升,還是一昧的依賴微利產業,兩個指標要達到其一都可能是問題。

以願景來驅動的話,行政院必須透過跨部會的合作,以提升企業的獲利能力與擴大經濟基礎,才有可能同時降低失業率與提升平均薪資。方向錯誤就一著錯,滿盤輸,當行政院把重心放在電子慘業時,就注定這樣的衝突無解。變革刻不容緩,企業要變革,行政院要變革,老闆的觀念要導正,要打出策略來引導,而不是一昧地仰賴歐債的解決或是美國的復甦,這是行政院的唯一價值,但......變革路上多荊棘,傷害部屬保官位,「彼得定律」難突破,但做阿斗裝瘋傻,這就是陳冲院長。MI,T的培養,該是人資戰略的最大變革,卻是無人看到的盲點,MI,T在哪?(還好,不像當今「欺下民招順,瞞上官能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