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錯方法後作用無窮

Apr. 26, 2020

重新定義的人才力(MI,T)-啟動變革的準備-VII

管理其實也沒有甚麼多大的學問,就是生活上的一點一滴積累下來的智慧,只是人是健忘與學不會的動物,歷史才會不斷地重演。如果人類能夠學習經驗教訓的話,人類歷史將須改寫。台灣在長期的低迷下,人心思變。薪資水平倒退到十四年前的水平(47,247元,薪酸),好多官員與名嘴都沒轍了,只好請了投資大師羅傑斯來到台演講,看看大師如何看待未來十年的投資風向。一堆人趨之若鶩的,就是希望也能快速複製成功經驗,一場演講聽下來,就可以翻個幾翻。

相信很多人聽完演講後還是霧煞煞的,或許有人會覺得這些論調與平常周邊聽到的也差不多,卻是花了大把銀子請來大師開講。外來的和尚會唸經,也是人類史上有趣的現象。不相信平淡無奇的事項,只追逐錦上添花的遊戲,慢慢地讓自己陷入失我的境界,這就是企業永續不易之主要原因之一。

由於政客與專家的錯誤決策,世界經濟王國英國從勝轉衰,經濟重心移轉到美國;美國政客與金融貪婪客的無知,也讓美國陷入經濟泥淖之中,接下來經濟發展重心,將轉移到亞洲。台灣、香港、中國大陸、印度、韓國.....等等。這樣的論調似乎不需要花太多的錢,只要去圖書館申請一張借書證,就可以得到解答。可是台灣官員與名嘴沒轍了,不花點錢,經濟如何復甦,不會反省的人,再多外來的智慧也無濟於事。

有洗過頭的人都知道,美容師會告訴你,不要用指甲刮,要用指尖按摩,但洗頭的時候,用指甲刮的那份快感,有多少人能抵擋得了?用指甲刮頭皮的感覺很棒,是一種享受,可是卻容易傷到頭皮。洗完後很舒服,頭皮卻受到刮傷,一段時間後會長肉,就會發癢,一發癢,洗起頭來就會刮得更重,就這樣越洗越重,陷入難以忍受的折磨。

企業經營也是一樣,嘗試用激烈的手法來突破,就如基礎不夠的企業,想要借重6 Sigma手法來變法,沒有全面、完整的系統調整,只靠幾位黑帶高手想要力挽狂瀾,結果就是留下一堆的傷痕(一條條的刮痕)。一段時間後,這些刮痕開始恢復長肉,系統又開始發癢,弄得企業內部人心惶惶。

管理就如洗頭一樣,要等到頭皮發癢再洗頭,自然用指尖按摩會覺得不過癮。一旦用指甲刮頭皮,短暫的快感將帶來無止盡的痛苦。這個生活點滴告訴我們,平常的養護工作不能省(日常管理),否則積累下來的沉痾(老化、衰退甚或面臨倒閉危機),就如發癢的頭皮,癢得讓人坐立難安。

同理,企業一旦面臨變革的時機,如果採取的方法不適當,或是把變革當三餐,就會如用指甲刮頭皮一樣,留下無窮盡的後遺症。短期的快感,可能會換來玻璃門效應,舊人去、新人來,失去的是企業的智慧(Know How),進來的卻是麻煩製造者(欠缺經驗與能力)。有效的方法,是變革必須、也是難度相對高的課題,經營者不得不注意。

前面曾提到過清洗眼鏡的訣竅文章,不知諸君還記得否?如果有興趣的話,不妨再翻過來看看,清洗眼鏡與變革的過程有很多的雷同之處,這就是個人強調的管理即生活的概念。戴眼鏡的讀者不妨注意一下,新的眼鏡很好清理,但越來越有擦不乾淨的感嘆,甚至越擦越模糊,這是因為周遭的空氣中與皮膚滲透出來的汗水,帶著一些油脂,附著在眼鏡上,單靠清潔布難以擦拭乾淨。

這就好如企業剛成立時,流程精簡,人事單純,凡事不難處理。慢慢的組織隨著業務擴大而膨脹,流程也因為管理而出現級數效應的增長,慢慢地就越來越難處理。要用力擦拭,如果鏡片上沾有灰塵,就會傷到鏡片(這是戴眼鏡的人難以抹滅的痛)。企業如果貿然採取激烈動作,可能就會傷到根本。要讓眼鏡隨時保持潔淨明亮,是需要保養,也需要有好的方法。

眼鏡擦拭的幾種常見的方法用來對照企業變革,還蠻搭配的,簡單說明如下:

不管眼鏡多髒,反正習慣了,這種人一般都是大而化之的,無所謂的煩惱,只是看事情都是霧裡看花。企業也有此種情況,但大部分是個體戶或是小公司,無所謂的變革需求。

第二種是眼鏡髒了,隨手看到東西(紙或衣服或....)就拿起來擦,結果越擦越髒,甚至傷了眼鏡(特別是衛生紙因為纖維質粗,用衣服或是其他擦拭布,也因為鏡片上沾有灰塵,容易刮傷鏡片)。這好比企業在面臨變革危機,也不管是否有效,請了一些不適當的顧問,或是方法不對,結果情況更糟。

第三種就是會用水洗,但越洗越髒,因為鏡片上沾有油脂,加上手指上也有油脂,結果再怎麼洗都無法去除那層薄膜,有越擦越模糊的感嘆。這好比企業變革時,雖也下了功夫,但方法不夠周全,本身很多的惡習沒有改變下,如何變都還是跳不脫既有的窠臼,結果自然無法徹底的改變。

要洗就必須先用大水沖一遍,去除灰塵。其次沾一點肥皂沫或是清潔劑(不是那種帶有潤膚或是潤髮的),用手指輕輕地在鏡片上塗抹均勻,以去除油脂。再用大水把清潔劑去除,此時鏡片應該光亮不沾水,意味著油脂已去除,再用小水把水滴帶走,根本不用擦拭,就是光亮潔淨的鏡片。

用大水去除灰塵,就是變革中先把不適當的頑劣分子拔除,避免成了變革的傷害者。用清潔劑是利用一些流程再造手法,把不合宜的流程去掉(這部分大多根深蒂固,不容易輕易消除,所以需要借重外力)。再用大水沖洗,就是變革中的大刀闊斧,讓組織乾淨的做法。最後領導者必須以輕柔的方式(小水去除多餘水滴),讓鏡片尚存的微弱水滴,隨著變革的腳步自然移除,就可以得到一個乾淨的變革程序。

一直用大水沖不會乾淨,因為會有反作用力,水滴會四濺,結果鏡片都沾滿水滴,還需要用布擦拭,就是變革常見的收拾殘局。都用小水也不行,因為油脂要去除,需要一點力量。變革就是需要魄力與很強的執行力,否則油脂沒去除乾淨,再擦拭還是會殘留一層薄膜,那就是失敗的變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