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感性設計思考?

Apr. 28, 2020

感性設計思考-I

今天抽空去參加中區創新園區由工研院主辦的感性設計聯盟成立大會,抱持著好奇與質疑並重的態度,想要了解一下台灣新產品開發與品牌價值觀念是否有改變。從台北下台中,開車子有點距離,倒也還好,主要離高鐵有點距離。

到台中時間剛好,看看日程表與一些資料,有點疑惑,難道感性設計有兩套?今天要談的感性設計似乎與自己理解的有點不一樣。既來之、則安之,就聽聽看主要談的內容,如果有新的,可以長智;如果沒有新鮮的,那也可以證明自己的資訊更新是否足夠快速。

感性設計的定義要如何下並不是重點,重要是對台灣企業有何意義,與如何提升台灣產業競爭力。中區創新園區成立感性設計聯盟的宗旨,在於協助中區產業轉型與加值,可惜弄到最後,只看到主持單位,強調設備與硬體的出租,與場地的提供,這不就是一般園區招商的模式,如何提升與協助企業轉型?

經濟部技術處越來越倒退,也是馬團隊不被認同的主因,只一頭熱栽進硬體投資,將硬體建設與產業升級畫上等號,一點頭腦都沒有。今天的22K與小確幸,都是政府咎由自取,把企業寵壞了,寵到根本無法自立,只能靠奶水過活。這樣地產業環境,如何加薪?

一個園區花20億建場館,看了只能說一句:「嘆為觀止!這就是綠建築?」這就是創新園區?有些點子,卻是一個難以維護地建築物,不久的將來,即可看到這棟建築物的老化,是一種強調標新立異的設計,要與提升創新靈感連結,太牽強了。

回頭來談談所謂的感性設計思考。感性設計思考,對台灣企業而言,是非常需要的思維改變的經營理念變革。習慣於代工的台灣企業,在自創品牌路上,跌跌撞撞的走過三十年,還只是停留在搖搖欲墜階段,特別是宏碁與明基,難兄難弟。Why?只因為跳脫不開成功經驗陷阱。

「機會財」、「管理財」與「創意財」的三個階段,拜日本陷入長期衰退的結構破壞期間,讓台灣企業在「機會財」上面搶到先機,接手了日本IC與LCD技術,賺進了第一桶金。有「機會財」的挹注,本可以藉此進入到「管理財」的領域,很多企業卻在成功的經驗陷阱中,老大心態逐漸形成,慢慢進入衰退局面。

輕則,讓產業成了微利的紅海戰場;重則,已有一堆企業消失在舞台上,整個產業只見碩字輩尚見活力,其他的也只能維持小確幸,這種情況下,企業如何調薪?「管理財」都尚且無法突破,但見產業大老的施XX登高呼籲台灣要走創新,再造台灣IT王國!

這是一個鴻溝,既深且廣的鴻溝,非只靠魄力就可以跳躍過去,戰略、戰術與戰技缺一不可。代工與製造優勢,成功成了最糟糕的老師,放手不了製造優勢,與代工魅力,企業打出來的願景與戰略,無法跳脫製造導向的魔咒,陷入成本競賽的困境,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為何有此認知,郤無法打出有效戰略?也就是經營思維的僵化與自閉,製造讓台灣站起來,也是把台灣綁住的元凶。沒有服務設計思考或是市場導向的設計思考,表面上戰略滿滿,只能看到一堆紙上談兵的東西,少了技術,空有想法還是無濟於事。但只要談到技術,一提到研發投資,台灣企業立即縮手,投資在不熟悉或是風險高的研究開發,是製造業最大的痛,因為直接反映到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