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正義?

Apr. 29, 2020

一個表層化的社會

最近翻開報章雜誌,水災的問題大概是拔得頭籌,佔據大部分的版面。其他的就琳瑯滿目,各領風騷,只是看到媒體的報導內容與選擇性的題目,心理好難過,這是個表層化的世界。

前幾天吧!有則新聞出現後,很快的就被淡忘了,畢竟台灣每天發生的事情那麼多,哪有足夠的版面來談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社會問題。是幾天前,有位盲胞搭乘公車667路線,上車後被一位婦人嫌導盲犬太臭,要司機把盲胞趕下車。

司機告知這是被允許的,婦人不服氣,報警處理。警察來了,只告訴婦人,司機都同意盲胞上車了,這屬於私人領域的事情,警察不管。結果在公車上一位高中生看不慣,就提問公車上的乘客,請問者之導盲犬臭嗎?認為不臭的請舉手。結果當場幾位乘客都舉了手,後來把這位婦人趕下車。

事情看起來結束了,當然婦人滿懷的不滿情緒,細細念的下了車,這樣的一件事,看起來輕鬆平常,要論嚴重度與重要性,遠比文山區淹水來得更重要,可惜卻沒有人繼續評論,只因為這不是媒體關注的焦點,應該說這不是國人關注的焦點(台灣人只注重一點光與政治問題,社會教育,那當不了飯吃,更對選舉沒有任何加分效果,何必浪費唇舌。這就是台灣)。

台灣人的淺層化思維,與社會的鴕鳥心態,是讓人孰可忍、孰不可忍也。官員更沒有想到,這件事透露出來的施政危機有多嚴重,社會教育有多失敗!台灣談無障礙空間已多年了,應該很多的殘障同胞都有很深的感慨,做個樣子,或是應付應付的心態,一直都無法改善。

首先先從這位婦人談起,沒有同理心,只是暴發戶心態,論私,少了水準;論公,社會公民課不及格,這是誰的錯。其次,那位警察大哥,素養與專業也該好好再教育,連法條與本身職責都不搞不清楚的警察,這是台灣今日社會亂象的根源之一。

在車上高中學生提議的表決與把婦女趕下車,看到的人都拍手叫好,大快人心,但深層的意義又是如何?別人殺人是別人犯錯,卻不允許把兇手殺了來維繫公義,這就是法治社會必須接受的無奈。台灣人常常會自己解釋現象與行為的合理性,忽略了適法性的問題。這位婦人的行為值得公議,卻沒有人可以主張她的罪刑,既使有錯,也只可以舉發,盡社會公民的義務。有沒有罪,那是法官的職責,並不是媒體與輿論可以越殂代庖的。

表層化的問題多嚴重,前期提到的有教授與外交部長對於國民所得的詮釋,認為台灣實質所得(從購買力的觀點來看)已到先進國家之林,這種膚淺的看法,還能在教堂上教導學生,也難怪師道不尊。如果人均所得已到三萬元美金,那相對的一家三口的年收入是270萬台幣,看看台灣的儲蓄與消費行為,那不是物價便宜,是台灣只能消費低價的劣級產品(商家強調的是便宜、跳樓,少了價值導向的廣告與行銷,結果黑心處處,防不勝防)。

先進國家的人民,外出旅遊是享受,住一定住好的,吃一定吃高級的,因為那是生活的一部分。反觀台灣的旅行團,只要能住就好了,吃也將就些,反正就是躺下去休息與填飽肚皮而已,便宜最重要,為何?有錢的話還需要如此的辛苦嗎?人家已到了馬斯洛層級理論的第三到四層級,我們卻還只是停留在生理與心理層次的生存領域,居然還大言不諂的認為台灣的收入已進入先進國家之林,官員與教授們能不汗顏嗎?

台灣物價便宜,那是犧牲多少的利益與價值,只能把價格壓低,把利潤放棄,以犧牲勞工的薪資來換取沒有用的GDP數字,這不是表層化又是如何?一個封閉的心態,如果不改變,賺低廉的勞動成本反成了英雄,只因為貢獻了一個就業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