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喜歡

Apr. 29, 2020

一個表層化的社會-I

早上在俱樂部,聽到一位歐吉桑(大伯)對著一位ABC年輕人說了一句話。本來沒有甚麼特別的,也就沒特別注意,可是聽到那位ABC年輕人回的話,不免好奇了起來,再仔細地豎起耳朵,聽了一下他們的對話,心裡好沉重。

那位歐吉桑對著ABC說道:唉!領導無能,天候都異常!

ABC一臉狐疑地表情,沒有對接....

歐吉桑有點無趣的又強調了一遍,是對年輕人不關心國事,有點不以為然的感覺。

ABC操著生硬的國語,有點無可奈何地回道:我會聽一點國語,但不知道意思.....

歐吉桑聽了後,無趣的搖搖頭離開了。

在旁邊無聊透頂的自己,聽完了對話,陷入沉思,台灣人的表層文化還真的令人擔心,現在連天候異常都與選了馬先生當總統有關了。更難過的是,一個有心做好事的領導,沒想到得到的反饋,居然是最糟糕的滿意度,比貪汙的領導還低,這是怎麼一回事?真的就是那句話所描述的情境嗎?錯誤的決策比貪汙更可怕!.....

不,問題不該這麼的簡單,是馬先生忽略了施政的最根本目標--讓老百姓過個安居樂業、尊嚴的生活,只一昧地追求歷史定位所造成的結果。為了歷史定位,追逐的是一些曲高和寡、不見得有用的指標(KPI),而不是領導的使命。沒有使命感的公務員,那就如一台機器,只依據設定的程式執行任務,凡事依法行事,根本不用有作為,這就是現況的困境。

以企業管理的角度來談,這就是顧客導向與生產導向的差異。馬先生是典型的生產導向領導,從不想想顧客在意的是甚麼,也不去傾聽顧客的聲音,是一個沒有耳朵的團隊。聽不到顧客的聲音,就無法知道顧客的需求,端出來的往往是自我感覺良好的牛肉,卻得不到掌聲,這就是現況。

或許很多人會提出不同的看法,認為國家領導本來就該有高度,要看到未來,打出願景來帶領國家進步。短期、中期與長期的概念是正確的,但沒有短期的問題解決,只一昧地強調長期計畫,往往都是空談,而且是否老百姓所需要的,也都因為角度不同,加上歷史定位造成的供需落差,就難以避免了。

個人整理了馬先生施政上的一些作為,就顧客導向的一些問題,來談談領導的真諦。一般人對於滿意度的概念,總只是以滿意與否來判斷,這是很粗淺與偏頗的看法,要能做到不一廂情願,傾聽顧客的心聲是很重要的。要判斷有用的滿意度,應該要以重視度與滿意度兩個尺度同時評估,才可能看到真正的問題。

各位可以從上表看出,馬先生做了很多事,老百姓不重視卻很滿意的是右下角部分。這些都是馬先生認為在歷史定位上很重要的項目。是重要,卻難以得到老百姓的認同,只因為無法立即反應在生活上,老百姓感受不到(所以被認為自我感覺良好)。

而左上角很重視卻不滿意的象限,是屬於草民文化,生活上最直接感觸的部分。歷史告訴我們,國家動亂之所在,往往都由此一象限開始發酵,因為百姓盲目。這部分難以建立歷史定位,卻很受用,這是大學教授無法體會的部分。行政團隊太多的博士,剛好印證了此部分的問題所在,不知苦民所苦,如何不惹民怨(一群不食人間煙火的團隊)?

經國先生在其施政期間,不只會強調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的長期目標,而且很明確與有魄力的宣示,更會以專業來說服老百姓,打消老百姓的疑慮(這部分就是馬團隊自認為行,卻一點都不行的罩門,總認為老百姓該主動地去瞭解)。經國先生會關心左上角老百姓關注的議題,適時地端出牛肉,以解決民生問題,所以得到尊重。

GDP只是一個國家用來炫耀、無實質用途的經濟指標(虛胖),薪資水平卻是一個國家國民消費力的實質表現(實在),可惜行政團隊的那些博士們,個個都是沒有腦漿的一群,如何體會這樣的意義。刻意追求的歷史定位,反而是曲高和寡;不刻意追求的平民政策,反而可能得到更好的歷史定位,歷史還真會捉弄人,也難怪馬總統悶,全體老百姓更悶。

為了一個颱風假,幾乎所有的縣市長都卯足了勁,卻不是用在救災,只是在談誰的責任,要不要放假。台中市的某個官員談到,如果因為氣象局預測不準,放錯了假,氣象局要負責,這樣的官員,台灣如何有救?這是一個沉淪的社會。

台灣的沉淪可以從好多面相看到,政府官員不敢承擔責任,凡事踢皮球;老百姓不懂得感恩,放颱風假已成了必然的事件。只要雨勢下的大一點,或是風量大一點,不宣佈放假就是不可原諒。放了假也不知道感恩、惜福,這是個沒有正面價值觀的社會。沒有人要為自己負責,卻要別人為自己負責,一個放任、沒有公民意識的地方。

媒體是台灣現況最大的權力擁有者,根本不用談責任,只要媒體說你錯,就是錯,說你沒錯就沒錯,這點越來越有向大陸靠攏的感覺。大陸流行的順口溜說到:「說你行,就行,不行,也行」;「說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沒想到曾幾何時,台灣的媒體已完全具備這樣的能力,是幸或不幸?那就由客官自己判斷了,這就是媒體開放的必然,世界是平的3.0版的境界?再說自己畢竟不是媒體,也非法官,只能就事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