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民主-會演的是英雄

Apr. 29, 2020

一個沒有理智的國度--台灣

廖本全教授,似乎是這次818的領導者,卻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學者。苗栗大埔拆屋事件,從一開始縣政府沒有錯、卻不恰當,到後來對簿公堂,縣府還是沒有錯,但就是不合理。後來護農團體的出現,讓整個事件開始朝不理性發展,抗議團體成了不理性的一群,是一種想要以少數暴力來訴求個人利益的活動,縣府本來不合理開發科學園區的措施,反倒不再是問題的焦點了。

行政院丟雞蛋、塗牆壁,這就是正義之聲?還是非理性的行為(準備充分)?佔據內政部,只因為自己抗爭有理,卻容不得別人說兩句,這就是民主?口口聲聲理性抗議,連警察局都成了共犯,因為違反集會遊行法,卻不見得有人處理,就是擔心會暴動。如果會因此暴動,台灣人就不要以民主來標榜了。台灣人對法治觀念的淡薄,還口口聲聲說是民主國家,是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一個沒有錯卻不合理的縣政發展規劃,沒有錯是依法縣長有決定土地開發的權力,可以進行都市規劃。不合理是為何台灣需要那麼多的科學園區?一個沒有根據,只是要弄個科學園區,可以爭取更多未來發展的優惠措施,結果就是沒有科學園區。台灣的科學園區讓台灣經濟陷入胡同,地方政府還是明眼瞎子的追逐科學園區的美夢,結果只是空了一堆的土地,絕非明智之舉。但縣政府是依法行事,不能說縣長錯了,只能說縣長患了大頭病。

居民抗爭有理,是真的就是要守住那片田地嗎?還是因為價位上沒談攏?這應該是台灣在都更或是土地徵收方面的罩門。主其事者的自大與小格局,總是以施捨的心態來徵收土地,才會出現這麼多的抗爭。這些官員都不懂得他山之石之道,權勢讓「彼得定律」加速出現。

本來抗爭有理,卻因為多了一些人的加入,理直氣壯的聲勢,加上學者的加持,肥了學者的自我膨脹,卻讓事主反倒成了不理性的一份子,這就是「正正得負」的道理。這些抗爭的參與者,圖的是甚麼?真的就是正義嗎?還是找尋一條讓自己出悶氣的路子?

大埔事件如此,洪仲丘事件也是如出一轍,從一開始一個輕微的錯誤(死者違規帶智慧型手機進營區)到最後成了一個難以彌補的錯誤(一個年輕人往生,草率修軍審法與洪家姊姊主導審判),整個社會已陷入到一個完全失去理性辯論空間的狀況。幾個當事人要不要羈押,是洪家姊姊下指導棋對司法單位的公正性的判斷。只要交保放人就是司法不公,要繼續羈押才是家屬所想見的,這還叫民主社會嗎?

懂一點法律的人都知道,一旦被起訴,意味著已蒐證完成,檢察官才會起訴的。這時除了重大犯罪有逃亡虞慮的情況下,就開始進入到審判的階段,就是雙方的攻防戰。法官本來就不該有立場,也本來就不知道案件的來龍去脈,只是依照檢察官起訴的內容審案,當事者可以以證據來辯論,是個攻防戰的程序。以四個嫌疑犯的身分與職業來說,逃亡的機率與必要性幾乎沒有,那為何還需要羈押?只是怕串證?起訴前就已蒐證完全了,這種想法只是一種情緒化的反應,於法律上是沒有理性的行為。

當然,有新的證據時可以再舉證,起碼目前為止,看不到新證據,但洪家就以此做為司法公不公正的判斷,這樣的變化,讓人遺憾。律師的做法無可厚非,因為如此才有錢賺,才可能拱高自己的地位。更可惜的是,司法機構似乎有傾向滿足受害者家屬的想法,只因為輿論的不理性。

立法院更不理性,特別是那些沒有專業的立法委員,不敢站在正義的立場大聲疾呼,錯不在法條,是執行面的問題,卻隨波逐流的修改一個關係國家自衛系統的軍審法,而且還是在沒有充分討論過程,草率修法的程序下進行。這個案件告訴我們,立法院也可以廢,因為如此的效率,那為何很多重要法案過不了關?長期躺在立法院?只因為立法院的顢頇與沒知識。

當然死者家屬所持的立場是不信任軍法審判,但洪家姊姊大概沒想過,軍法審判的刑度比民法要嚴苛的多,轉入民法審判,等於減輕軍人的法律刑責,不知洪家有沒想過?這件事到底是制度的錯,還是人為的錯,似乎已不重要的。要以制度的修改來解決人為的問題,未來的問題就更嚴重,而且人為的問題還不見得能夠解決,不知立法院的諸公有無思考過?

司法被綁架、軍法被綁架、媒體被綁架、老百姓也被綁架、甚至連軍隊與總統都被綁架了,只因為洪家姊姊說了那句話:『只要審判結果不如家屬的意,不排除繼續抗爭....』這叫理性抗爭?這叫真理?真理不一定有正義!正義不一定有意義!如果死者家屬還是用這種態度來看待這件事,那注定他們要一輩子痛苦。又何必!

現在的台灣,只剩下熊貓寶寶圓仔的消息最正面了,看來還是多一點圓仔或是圓圓的故事,起碼小孩子沒有心機與被愚弄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