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Q看清楚問題

Apr. 30, 2020

今非昔比--台灣競爭力的QBQ

台灣,「窮得只剩下驕傲的一個國度」,有趣卻無奈。國人最驕傲的,大概就是一些單位發表的競爭力排行。競爭力在哪?真的有競爭力嗎?問到電子產業,沒有一個當事者不認為台灣沒有競爭力;去問政府單位的主事者,只有這個時候沒有藍綠之別,幾乎異口同聲都認為台灣很有競爭力,這麼有競爭力的地方,那為何薪資水平卻是低的可憐?(停留於16年前的水準,是經濟發展停頓,還是返璞歸真,回到一個更健康的時代?)

一堆的國際大廠來台灣下單,是因為台灣企業競爭力高、技術好?還是因為這邊薪資低廉,人力便宜又好用?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最近一期天下雜誌做的創業能力調查,似乎也告訴我們一些有趣的信息,一個寧為雞頭不為馬尾的文化思想,從某種角度來看,是不是與國外的創業家是以創業來表現自己能力的思維,存在甚麼樣的差異?一個沒有邏輯思考能力的地方,太多的信息反而造成更大的以訛傳訛的現象,QBQ(The Question behind The Question),多麼的耐人尋味!

企業無法用更高的薪資來雇用有能力的人,只能找到普通的人力(不能談人才,人才不該被薪資埋沒)。能力不足,就無法出現生產力,只會聽話與賣時間,最後步入惡性循環的困境,慢慢邁入低廉勞工的經營競爭力迴圈。用高薪來吸引人才,以高目標來要求人才,創造高績效的經營環境。這種人才必須以績效來展現能力,而不是以聽話來奉獻時間,如此比生產力的過程,慢慢進入一個良性循環的人才經營戰,才看得到競爭力的火種。一個連基本薪資都不敢調整的國度,談競爭力會笑掉別人大牙。(美國是被公認最浪費資源,最會享受與最不努力的國家,可是一堆人想去美國,因為那才是生活的地方,只因為有個國家叫台灣,會幫他們賺錢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打開YouTube看看哈佛「正義的思辯」的短片,一個正反兩面各自表述,以自我的觀點來探索周遭的情境的短片,每次的觀看總是有一些不一樣的感觸。「人」是存在兩面特質的動物,有善與惡的本質並存。世俗的觀點決定了對與錯,而不是以永續的觀點來看事情的發展。被喜歡的不一定對,不被喜歡的也不代表不好,多數決不是對與錯的問題,只是代表者比較多的人接受此模式而已。

以顧問為職業的人,總是有好多的矛盾必須自我調整。對一個專業的專家來說,要面對非專家的要求,明明是錯誤的要求,為了一筆訂單,要犧牲專業嗎?還是堅持?是專業的內心論戰。業務的職業壓力可以體會,但專業的價值在於提升與解決既有的困境,一昧的迎合,只會傷到對專業的信任,無濟於事。看到坊間的一堆似是而非的觀點,連施政者都迷失了方向,只因為設計了一個錯誤的制度。朝令有錯,夕改可矣是當初郝柏村先生當行政院者時的一句名言。這句話對與錯不是重點,現在的為政者幾乎每天就是如此的施政哲學來做決策,也難怪無法取得信任。

師大針對12年國教做的調查,有一半以上的老師都不認為12年國教準備好了,甚至有四分之三的教師還認為12年國教無法解決目標。在這個重大決策中,身為最重要的利益關係人--老師都不看好的情況下,這個決策如何能成事?不代表決策的好與壞,而是沒有一個讓利益關係人都能接受的說貼,沒有教師的落實執行,再好的政策總是泡影一番,最後會不會又是油電雙漲的翻版、或是證所稅問題的故事重演,又是一個QBQ的問題。(現在好了,都統一成為皇民子孫了!)

最近有一個令很多有錢人高興的醫學報導,透過基因的檢驗,可以在20歲時,檢查得知五十歲可能得癌症的機率。名影星安潔莉娜裘莉在前一陣子,做了一件驚人之舉,那就是為了避免癌症,事先做了乳房割除手術。((中央社洛杉磯14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知名女星安潔莉娜裘莉投書媒體披露自己接受預防性雙乳切除術,表示6名子女不必再害怕失去媽媽,且這項決定讓她與伴侶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的關係更緊密。)

這件事本就是個人的事情,只因為是大明星,做了如此的舉動,自然引起關注與回響。有稱讚其勇氣、有驚訝其舉動、有感歎為人母的苦心,也有人罵其不懂得生命的意義,做了錯誤的示範.....如果要嚴格來說,我們只能說,這是她家的事,干卿底事,可這世界總是存在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怪現象。

QBQ,多麼的簡單不過,卻是複雜的難以解謎,只因為我等皆非簡單之輩,化簡為繁,製造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的局勢,才有話題性。如果人可以不死,那生命是否還有意義?如果以台灣的22K收入,要活到100歲,人生會是美好的嗎?這一陣子抬頭一望,進入眼簾的廣告,最多的大概就是與人魚線或是美白、美容有關的廣告。有一家知名的美容醫學中心,其廣告詞為「男人臉部的企業形象」,聽了不覺得莞爾,這位院長的企業形象未免太小我了些吧!

安潔莉娜裘莉小姐的案例,如果能夠拿到哈佛課堂來討論,應該會蹦出很多的火花。Michael Sandel教授不強調對錯,只希望學生能夠包容別人的看法,說出自己的觀點,自己來判斷。為何那個課這麼受歡迎,個人覺得,一般人要接受不同意見的時候,總是有被霸凌的不平衡心情,一股無名火總會隨著心境轉換,也因此,才會出現貞觀之治僅唐太宗一人的事實。無法接受一些不同看法,總以為被指謫的心態下,是無法得到更好的論點與思考,這也是台灣社會所欠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