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 2020

近視眼看不到遠處的細緻

今非昔比--台灣競爭力的QBQ3

商品企劃,最怕自以為是,最後做出叫好不叫座的產品(正太黃金御飯糰的創業之初)。企業經營,重要的不只是策略,有好願景的企業一堆,無疾而終收場的一大堆,就是執行力不足所致。常見犧牲一個政策來執行另一個政策,美其名是面面俱到,其實只為了某種緣故,那是下策(決策是取捨的藝術),只因帶來的反彈會吃掉所有的價值光環。最主要的是主事者的顢頇,害怕媒體,不敢對政策負責與辯護,結果再好的政策都因為急轉彎而成了四不像

12年國教、都更案、土地徵收,看似神聖而且也可以寫下歷史定位的好政策,結果都是灰頭灰臉的下場,主要在於擔當與執行力。在管理領域打混了三四十年,體會出一切的績效,源自於一份的使命感(時下給了一個新的名詞--當責,其實就是使命感的意義延伸,換個名詞就好像一個新專利一樣,反倒模糊了焦點)。少了這份使命感,逢迎拍馬、投其(媒體)所好、依法行事成了最高指導原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場文化,成了明哲保身的密技,如何會有讓人滿意的結果。

免簽國的增加、兩岸和平簽署、公務員繳稅,那不是功績,那是目標(KPI),真正的使命感是讓老百姓有尊嚴、安居樂業,這才是總統的使命(讓老百姓活在恐怖陰影下,互不信任,也非領導者該有的風範,看來台灣真的需要有個總統學院。可惜,薪資倒退、黑心食品充斥、黑心企業昧著良心賺取不義之財,房價飆升、....都是最關鍵與日常生活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可惜焦點錯置了。兩部份沒有矛盾,只是那部份做出來與歷史定位有關,後者難做,必須有一套強而有力的執行力方可為之,這就是罩門所在,企業經營又何嘗不是!

企業經營如出一轍,願景滿天飛,卻是口號似的,喊得爽!也不管達得到達不到,要如何突破現況,反正願景就是要高不可攀,才叫做願景。最近碰到幾個企業,就出現這種現象,把願景當菜市場賣菜一樣,喊出來的。

偶然間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位大陸人寫的,主要是評大陸手機產業的困境,其標題為『國產手機將歷史重演』。整篇文章就是提到大陸手機廠,幾乎照單全收的以聯發科的技術為核心,說穿了就只是穿衣服而已。很多人也知道不投入技術開發,只靠關鍵零組件的Turnkey,與先進國家的技術落差將越來越大。(華為算是領頭羊,為中國大陸揚了一口氣!)

也有人曾經投入技術領域的開發,但不得其法無疾而終,因此感嘆技術開發大不易,也就再也沒有人談其此事了。這樣的結果,導致於技術落差益形擴大,是否會有一天山寨王(聯發科)受難,一堆人下地獄的困境?一旦大家都以同一個Turnkey為核心,那是否歷史重演,另一批的山寨公司倒閉?這是典型煮青蛙的故事再次重演。乾隆皇帝讓和珅賣小抄斂財,並非不知情,而是知道學子任仕後,會花心思賺回投資的錢,自然就不會有心思作亂了,這就是麻痺心志的可怕,清朝卻因此開始走下坡。

看到這篇文章,腦海中浮現出來的是另一幅畫,有異曲同工之妙,那就是TTQS。TTQS實施已進入第七個年頭,看到台灣中小企業亂無章法與漠視人才培育的教育訓練,加上經濟大環境的影響,職訓局本著提升人力資本為目標,請了專家學者,設計了一套符合國人的TTQS體系。

本來立意良善,卻受到教育訓練經費的補助措施的影響,TTQS隨著個別型、聯合型、人投、產投....等等的補助方案的接軌,整個精神徹底地被瓦解。現在的企業就如大陸手機廠,本身沒有能力開發技術,只是向山寨王買Turnkey,進行組裝的工作,慢慢地喪失了本該注意的技術積累,技術差距將日益擴大。

企業也是一樣,幾乎就是仰賴著職訓局的杯水,卻要救企業的那場能力資源匱乏的大火。失去了感度還算小事,本身錯誤的觀念才是嚴重。企業的辦訓能力與認知,將隨著對職訓局的依賴越深,越沒有站起來的一天,終究有一天要嘗受到人才變成奴才的苦果。一家年營收80億美金的企業,看上的是每年補助的區區一百萬元,另一家五十億營收的企業,重視的就是個別型的95萬元補助;以前一家國內被視為標竿企業,年獲利都在3、40億左右,卻在董事長被借調到行政院後,從此一闕不振,連年虧損都是幾十億。問題出在哪,很多,但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前董事長重視教育訓練,每年教育訓練投資超過千萬元。現在的當事者,只考慮成本,教育訓練主要就是仰賴職訓局聯合型的250萬元補助。這點經費,教育訓練自然無法落實,這就是TTQS惹的禍。人資還沾沾自喜地以為為公司爭取了教育訓練補助款,卻不知道卻斷送了人資唯一能夠在老闆面前,尊嚴的提出能力資本價值的機會。

一個人資每年只為了95萬元努力,扣掉薪水,價值實在太低了,這種生產力只配稱為人資助理。如果哪天職訓局的政策轉彎,抽掉教育訓練補助,那台灣企業的教育訓練恐怕又要重新來過。既使職訓局不可能抽腿,一年也不過區區十億元的預算,能夠提升台灣企業的競爭力嗎?那是自欺欺人。飲鴆止渴的結果,歷史還會重演嗎?